韩湘子十二度韩愈(2)哑童开口

作者:杜若
  人气: 14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韩会为韩湘的事整日忧愁,以致抑郁成疾,不治身亡。

一日,韩愈心想:“侄儿韩湘都已经四岁了还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韩家就这么一点骨血,都指望他长大成人,接续韩门香火呢!”于是吩咐仆人张千找一个算命先生,好好推算一下韩湘的八字。吕洞宾站在云端,把韩愈的心思看得真切,于是就化成一个算命先生,沿街高叫:“算命!算命!”

张千一听,心想真是奇了,家主刚刚吩咐找个算命先生,街上就有算命的了。忙开门把算命先生请到家里。韩愈请他算算韩湘的运程。韩湘是建中元年二月初一日午时生,即庚申年己卯月辛酉日甲午时。吕洞宾说:“庚申乃白猿位居蟠桃之位,己卯意为玉兔归蓬岛之乡,辛酉为金鸡入太阳宫畔,甲午为青驾飞玉殿之旁。这八字不是凡胎俗骨,不出二十必定名登紫府,姓列瑶池,全家证圣。只是此儿眼下正逢墓库之运,因此昏蒙暗哑,如废人一般,但到了七八岁,脱运交运,自然会出类超群。”

韩愈叹道:“他现在就像哑巴一样,不是读书的料。至于说他将来修道学仙,我只听说过世上有天仙、地仙、神仙、鬼仙,最下一等才叫顽仙,哪里有什么哑仙?”吕洞宾说:“他面目清奇,形容古朴,且心地透明,天资聪颖,一旦开口说话,任凭颜回、子贡重生,也赶不上他。”

听着二人的谈论,站在云端的钟离权也来凑热闹,他化作一个相面先生,直接在韩家门口叫道:“我鉴形辨貌,能识黄埃中天子;察言观色,善知白屋里公卿。即便是仙子下凡,我也洞晓他前因后果、来世今生。”

张千听后,忙跑来禀告韩愈。吕洞宾心知钟离权临凡,心自莞尔一笑。

钟离权算完韩湘“定做蓬莱三岛仙”的运程后,韩愈也顿时兴起,也请先生算一算。钟师见韩愈颧骨插天,知他日后必掌威权于万里。但是他露骨露神,终会招一场险祸。对他说道:“龙虎难分别,鸾凤要失群。风霜八千里,接引有呆人。”并告诉他这首诗是他一生的结果,日后定会应验。韩愈叫张千取来二两白金送给两位先生。两位先生分文不取,在耳边叮嘱韩湘一番后,就挥手而去,一出门就杳然不见了。

钟、吕二仙离开前交给韩愈一粒药丸,吩咐他于五更时分,取无根净水调了药丸给湘子吃。湘子吃过药丸,一时间,吐出许多顽涎秽物,吐完后,开口叫了一声:“叔父!”韩愈一听满心欢喜,韩湘终于会讲话了。

不久,韩愈辞别家人,进京赶考。韩愈离开后,湘子又闭口不言了。韩愈因科考名落孙山,羞回故里,只得漂泊在外,等待下一次科考机会。韩愈在外漂泊,直到湘子十四岁那年,方喜中进士。韩愈日夜兼程赶回家乡,刚到家就撞上湘子,湘子彬彬有礼作揖道:“恭喜叔父,恭喜叔父!”

韩愈见侄儿聪睿,就想为他请一个教书先生,以便日后成就功名。但是湘子不喜欢读书,也不羡慕功名,一心向道。不过令韩愈惊讶的是,没有人教湘子读书,湘子却能出口成诗,讲话都是引经据典,天资甚高。于是再劝侄儿一定要读书考取功名,荣华富贵之人大喝一声,黄河之水就会倒流三尺;朗笑一声,上苑鲜花就会烂熳满林。

湘子说他会去读书,但是终究他爱的是山水清幽,柴门谨闭;爱的是清歌小曲,静茅庵底。他喜欢待住山林,整丝纶,在山中草舍茅庵做一个道人。

韩愈一听有些心急,说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心甘情愿做这些沿门求乞的勾当?”

湘子说:“叔父,您把我当成神童来对待,希望我成就功名,成为达官或大儒。那些富家郎岂能与我韩湘相提并论?您说身穿紫袍金带,口嚼山珍海味,来往有高车驷马来接,侍寝有歌姬舞女,就是人生之极乐,但只怕一朝马死人亡,黄金散尽啊。”

韩愈听侄儿说得犹如天花乱坠,担心韩湘哪天会突然悄无声息地离家出走,于是赶快为他定了一门亲事,娶学士林圭之女芦英为妻。他想,湘子的那点修道之心,从此会如石沉大海。@#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话说凌霄宝殿前有一个左卷帘大将冲和子,因在蟠桃会上和云阳子醉夺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盏,冲犯元始天尊圣驾,玉帝大怒,把冲和子、云阳子二人贬到人间。其中,冲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韩家,即韩愈;云阳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林家,即林圭。而时正值大唐年间。
  • 韩愈因为谏阻唐宪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韩愈贬去潮州(广东)当刺史,限日动身。潮州当时开化较晚,距离京城又遥远,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韩愈仓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却遇到一场大雪,凛冽寒风之中,大雪积累了数尺深,连马儿都无法前行了,前后看不见道路;韩愈困在荒野中,又饥又冷,不禁绝望:“难道我今日要死在此处。”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有人冒着严寒扫雪而来,韩愈又惊又喜,一看竟然是韩湘子。
  • 腊月梅桩忍寒冬 辞岁犹近草木春 绕庭飞花屋檐白 板桥谁留踏雪痕
  • (shown)韩愈惊魂未定,良久才说:刚才梦见一神人,身长丈余,穿着金色铠甲......
  • 〈师说〉是唐代韩愈在古文运动中的一篇力作,阐述从师求学的道理,讽刺耻于相师的世态,教育了青年,起到了转变风气的作用。
  • 韩愈过去不信神佛,这次遭贬,来到潮州,心情抑闷,在痛苦的反省中,开始了由无神论向敬信神明的转变。他在潮州写下了这篇〈祭鳄鱼文〉,劝戒鳄鱼搬迁。他在溪岸上,向神明祈祷后,烧焚了这篇文章,算是向鳄鱼寄发了过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