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的柠檬树与宗族故事

作者:尘埃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日,和父亲回到某一处的乡间,这里是我们宗族的所在地,即使经过百年,我们在这里仍有千分之几的土地持分,宗族的人一直叫父亲回来一起弄点什么,父亲便选了一块土地种起了柠檬树。

对父亲来说是回来,对我而言是新奇,这百年前宗族的土地,我的爷爷奶奶是从这里分出去的,在那近百年前,古老的没有公路没有铁路的时代,这里的人们相报,远方有一大片无主的土地可耕种,于是宗族内的一部分人开始大迁移,其中包括我的爷爷,而一部分人则留在了这个乡间,从此相 隔遥远。

在那时候,想要见面需从村庄行到码头,再坐两天的船,才能到达对方的村庄。即使如此,也挡不住两地宗亲的交流。古时穿梭的船只与书信的往返,似乎比现代科技带给人们的距离更亲近。

父亲说从前,爷爷常回这里来,常常带着他,尤其每年清明祭祖的时候,总不会没有地方睡。

为什么不会没有地方睡呢?那简单了,这里的房子都很大,祭完祖后,看跟哪一家比较好,就睡在那一家的屋里,每家分一分,就差不多分完了。

在那我几乎未曾谋面的叔婆的百坪以上的两层洋房中,父亲亲切的叫着婶婶,行动自若的彷如走在自己家中一般,就像一般晚辈对长辈撒娇般的要水喝、要蜂蜜吃。反而是我这位几乎没踏近过宗族所在地的孙辈显得拘谨得多。

而叔婆还对我稍稍有些印象,她是几十年以前铁路开通之后,便常常从这里去那遥远的、爷爷奶奶那村的人。叔婆问了一点我的现况,人总是在生命中会经受一些挫折与沧桑,她从父亲口中约略听出后,便不再多问,眼神表示理解,亲切的拉着我,和父亲一起去附近的小店吃汤圆。

而这一个眼神和动作,我彷能从中看出古时宗族对个体支撑的力量,觉得十分幸福。

乡间小店没有华丽的外表,口味实在而道地,一碗汤圆吃得非常有饱足感,叔婆看我吃得开心,便说,下次还让父亲常带我回来吃,而父亲则想念叔婆的手艺,觉得叔婆做的更好吃。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那感觉熟悉的如同走在岛的另一端、爷爷奶奶的村庄,屋外器皿摆放的位置、人的形态和口音,都是那么形似。父亲在这里和经过的人打招呼。都认识吗?不,不全都认识,反正都是宗族。

那块柠檬树田,变成父亲的休憩,对他来说,因为每几个月才回来一次,虽然植了树,这次回来杂草都已没过正在成长的柠檬树。需先将草除掉,才能看见田中十几株小小的柠檬树。

杂草除与不除,对农人们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至少需将柠檬树周围的杂草除掉,才能保障它们有足够的养份成长。

如果心是一块田,而自己就是农人,那么杂草不就是那负面情绪,也要时时注意,一思一念,随时清理它们,才不会让那心中的杂草,没过心田中的柠檬树。

除柠檬田的草需要体力和耐力,需要定时。

心田的草同样需要毅力与耐力,需要定时,直至波纹不生。

乡间的风吹过了宗族的土地,吹过那其中的柠檬田,也拂过了除草人的心田,在那一片柠檬田中,对比著除草人小小的心田,仿佛在暗示着人的身体,就如同宇宙万物的缩影一般,是个小宇宙,而除草的方式是一样的。想到这儿,更觉能到乡间走走,真的是一个能该自己更贴近宇宙脉动的机 缘。

再说说一个曾发生在宗族的故事,许多年前,曾经有两位互不相识的年轻人,在火车上大打出手,回去跟家人抱怨,我今天遇到了一个混蛋,没想到好巧不巧,在不久后的宗族聚会,这两个“混蛋”又见面了,在这么多宗族面前互相指着你你你……就是那天那个混蛋,结果长辈说话了,都是兄弟,吵什么吵,两人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两家的父亲压着自己的儿子,向对方道歉,听说最后结果还满圆满的,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而这件事,也成了许多年前,在宗族间流传的笑话。

故事里人们解决矛盾的方法还满神奇的,如果同样的场景,换成其他的现代人,就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快心无芥蒂了。

也许多多除除心田的草,那芥蒂就自然烟消云散了。@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早前的石岗菜园村反拆迁,到近期元朗横洲事件、屯门公屋风波等等,新界土地问题,近年屡成为社会焦点。是继续保有屋地,还是出售给大地产商?是坚持原有的围村生活方式,还是让“非丁”入住?“生来就拥有丁权”的新界原居民各自取态不同,令新界每一个家族、每一条村都出现不同的生活圈。尤其是近期多宗在特首梁振英主导下,政府和乡绅“摸底”交易,被指“官商乡黑”勾结,备受诟病,亦令新界原居民饱受困扰。
  • 2016年9月26日晚间,云林文化处表演厅人潮爆满,云林的观众沉浸在神韵磅礡乐音中。纯朴的农业大县对于神韵交响乐艺术的热爱强度,颠覆了城乡差距的认知。环球科技大学应用外语系主任张增治盛赞神韵交响乐,“气势磅礡,有的(曲目)听了还会飘飘欲仙!”
  • 有科学家认为,在含有无数星系的宇宙中,人类不可能是唯一智能生命。图为哈勃望远镜18年来观测的部分新星系。(NASA网站)
  • 在中秋节那天,笔者从新唐人报道中得知:天津工程师周向阳案日前在天津东丽 法院 开庭。余文生、张赞宁、常伯阳、张科科4位律师为周向阳夫妇做无罪辩 护。据悉, 余文生律师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辩护词震撼人心。
  • 十七年来,周向阳、李珊珊多次身陷囹圄。为了营救彼此,夫妇二人以及为了营救他们的父母共同谱写了一曲曲感人壮歌。
  • 而看似局外人,其实也是局内人,都在这个大局之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此,反躬自省、警戒惕励,也不失为意外的收获。
  • 不论是龙还是皇帝,不管是显贵还是平民,每个人都有不愿被触及的痛处、缺点和隐私,只要被直击揭露,都是件令人伤痛和气愤的事。如果你懂得以慈悲宽容对待他人,就更该用加倍的同理和善心,尊重自己最亲近的伴侣。
  • 不论是男是女,都曾在步入礼堂前有过种种困惑,为了让婚姻走得长长久久,也许两人都该在婚前认真思考九个问题,不仅是对另一半负责,也是诚实面对自己、相信对方的好机会。
  • 在《晋书》编修过程中,太宗以万乘之尊,亲自动笔制成《晋宣帝论》、《晋武帝论》、《陆机论》、《王羲之论》等四篇史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