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自然界是原文 创作是翻译总会漏一些

诗人的语言

蒙古草原(GettyImages)

    人气: 2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12日讯】(中央社台北12日电)诗人席慕蓉今天在台北医学大学演讲,她提到,自然界是原文,作家的所有创作都是“翻译”,而翻译总会漏掉一些。

席慕蓉的父母都来自蒙古,诗作中也经常描写草原景色。她今天起在北医大举办“有人问我草原的价值”诗稿摄影展,展品包括24幅她亲自誊抄、拍摄的作品,包括3幅首度展出的“夏日的风”、“月桃”、“新绿”3篇散文手稿。

席慕蓉今天同时在北医大演讲,吸引满场师生聆听,其中许多都是中国大陆学生,听说席慕蓉要演讲,从全台各地搭车到台北,会后签书活动也排成长条人龙。

席慕蓉在演讲中提到,所有创作都是“翻译”,原文是大自然,原作者是地球,偏偏很多东西是翻译不出来的,必须到现场亲眼目睹。

既然是“翻译”,总是会漏掉一下,有人说“诗”正好是漏下的那些。席慕蓉则认为,诗的目的是引导人们去看“原文”,也就是大自然。

席慕蓉说,诗不只存在于诗集,生活周遭都是诗,只是有时你走得太快、不想停下来,或是注意眼前的事,诗则是“眼角余光”,事隔二、三十年后突然跑出来,回头才写下。

她说,其实创作者和自然是一体的,只是一个是原文,一个是翻译,翻译可能达不到原本的感觉,但可以加进一些自己的意思,可以有一些曲折。

席慕蓉认为,诗让人感动的,不见得是内容主旨,而可能是那一两段字句,或是字句没有说出来的感觉,会让人读过之后思考很久。

蒙古草原的羊群(Gwanhae Seong/大纪元)
蒙古草原的羊群(Gwanhae Seong/大纪元)

席慕蓉的演讲中,传递对蒙古草原的浓厚情感。她说,“草原上没有建设,正是他的建设。”人们逐水草而居,是疼惜土地,藉由不断地搬迁,给予草原再生机会。

政府觉得草原不值钱,为了煤、釉、稀土,大幅开发,使草原遭到毁坏。席慕蓉则认为,挖矿顶多几十年,迟早会挖完,但草原本身却养了当地人民几千年。

席慕蓉说,文人的力量没什么用,无法阻挡开发,但她仍然要说,“唯一的用处就是让大家知道,(草原)不是心甘情愿地被消灭的。”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九日九日重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登高望远勾乡思。王维、苏辙、丁鹤年和崔颢登高思乡关,诗怀情致各一方。又逢重阳登高,追索生命真乡。渺渺瀚宇,世世轮回,千载悠悠,白云背后何处是真乡?万古过客上下追索,万里天涯莫作乡关。返本归真可有道?…
  • 孟浩然年长李白十二岁,当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诗人了,而年轻的李白才初出茅庐呢。他们一见如故,时相往来。李白仿佛像见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亲近与登攀;孟浩然的胸怀磊落,恬淡自然,让李白写下了“吾爱孟夫子”的满腹钦仰:
  • 〈罗唝曲〉可能是方言。方以智在《通雅•乐曲》中解释说:“罗唝犹来罗”。“来罗”,有盼望远行的人回来之意。所以当采春唱起此曲时,“闺妇行人,莫不涟泣。”
  • 忆江南 中原逐鹿谁争先 三国鼎立看孙权 舌战群儒叹诸葛
  • 4月28日晚,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加拿大密西沙加表演艺术中心(Living Arts Centre)成功上演第四场也是最后一场演出。来自安省尼亚加拉区最大城市圣凯瑟琳斯的诗人Marlene Koiter女士观看了演出,不仅赞美神“韵绝对引人入胜”,还表示神韵启迪人们思考生命的来源,她想了解法轮大法是什么。
  • 诗人许其正应印度新德里作家出版社(Authorspress)之邀,将其近年发表的自译英文诗作,都为中英对照集《拾级》(Stepping),交该社,已经出版。
  • 3月9日晚,法国现代诗诗人Gisèle Sans和她的先生Bernard Certain一起观看了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艾克斯-普罗旺斯市举行的第一场演出。她表示,她十分喜欢神韵展现天人合一的意境。
  • 武侠小说中,黄金家族的后裔拖雷与郭靖是生死之交的好“安答”(结义兄弟);在史籍中,他是比小说更为传奇的风云人物。拖雷有一位伟大的父亲成吉思汗,曾经一统蒙古草原,建立了大蒙古国;他还有四个伟大的儿子,曾经统领了蒙元时代的巅峰。
  • 人们熟悉新疆的天山,西藏青藏高原上的珠穆朗玛峰,但对中国北部横贯东西的蒙古高原可能所知寥寥。这里的大草原举世无双,蓝天白云下风吹草低见牛羊,风景如画,加之蒙古人的豪爽热情,吸引著四方人前去做客。
  • 据说宇宙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几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相互之间达到了精确的平衡,恰好有0.7%的氢元素被转换成了恒星的光芒,否则,哪怕比率出现微小变化,生命元素就永远不会形成,没有别的可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