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3)长生与功名

作者:杜若
  人气: 1586
【字号】    
   标签: tags: ,

数月之后,韩愈进京会试,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担任四川监察御使,不到两年,又升为刑部侍郎。韩愈把窦氏、韩湘、芦英接到长安居住。

一日,韩愈下朝,经过洒金桥时,看到桥东坐着一个豹头暴眼、虎背龙腰的道人,手里拿着一支铁笛;桥西也坐着一个道人,看他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完全不是桥东道人的那般光景。韩愈看着两位相貌奇异的道人,不免神酣心醉,料想他们必是奇人,于是上前搭话。桥东的道人说,他和韩愈同辈不同朝。韩愈一听摸不着头脑,问道:“什么叫‘同辈不同朝’?”

道人说:“大人你是唐朝刑部侍郎,老夫是汉朝一员大将,担任总兵,坐镇帅府衙门,难道不是和你同辈不同朝吗?”韩愈惊讶不已,继而说道:“既与王家效力,开疆拓土,当与国同休,为何弃家修行?”道人回答道:“因我王暗害三齐王韩信、大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这三贤帮助刘邦夺了楚秦天下,后来却都凄惨而死。因此贫道弃了官职,奔上终南山,勤恳修道。老夫就是汉朝河间府任邱县的钟离权。”

桥西的道人说:“贫道乃是本朝士子,祖籍是河中府夏县。生来喜读诗书,颇有文章冠世之才。我曾和李子英同往东京赴试,在邯郸的一棵垂杨树下,幸遇钟离师父,他几番苦心度我,但我始终不肯回心。后来,钟离师父就把一片芦席化作一座地狱,把我的一点真性收在葫芦里。因亲见地狱十位阎君方才梦醒,因晓得为官者不到头,为富者不长久,于是弃儒修行,得成正果,我便是两口先生。”两口先生,就是吕洞宾。

韩愈听了两位道人的话,就有意聘请两位道人教授侄儿韩湘诗文和武艺。于是说道:“两位先生真是文可胜孔孟,武可超孙吴,一文一武,世所罕见。学生家三辈好道,七辈好贤,诚邀两位先生来贫舍,不知二位尊意如何?”两位道人欣然应邀。

道人看到韩湘当面走过,钟师转头对韩愈说道:“天地人称为三才,为何天地久经风霜,也不会改变,会这么长久?而人含阴抱阳,生在天地之间,为何有的长寿犹如彭铿,有的短命犹如颜回?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韩愈沉吟半晌,默无一言。稍后,韩愈对他们说:“家中有一座睡虎山,山内建有一座九宫八卦团瓢。”他恳请二位道人留下屈居团瓢屋内,教韩湘研文习武。钟、吕二师就答应了。

一日,钟、吕二师问湘子:“你叔父请我们教你,我们怎能不尽心?只是不知道,你是愿意学长生二字,还是学功名二字?”湘子说他愿意学习长生。若学功名,虽然通晓经书坟典、韬略阴符,上可以保国安民,下可以勘凶定乱。身为王侯,居于高堂大厦,出入有轻裘肥马,这令万人喝采的日子,终究敌不过无常,无常一到,万事皆空。所以湘子说他愿学长生,他希望两位师父能把金丹大道传授给他。

钟、吕二师连日教给韩湘修炼之法,第五天,两位道人叮嘱韩湘一定要勤恳炼习,因为今日他的叔父就会赶他们出去了。湘子讶异,但还是讲道:“不管叔父怎么责骂,弟子都不会后悔。”他担心,师父一旦离去,他应该倚靠于谁。两师对他说:“靠坚心定志。我们自然助你。”

韩愈请二师教湘子,一连几天过去了,他想知道韩湘都学了什么内容。于是,把侄儿叫来问他。湘子不敢欺瞒,一一如实汇报。韩愈一听侄儿学的都是打坐修炼、打渔鼓、唱道歌,陡然一阵心头怒火,拿起竹片就暴打韩湘:“你父母早亡,托我收养你、看护你。现在教你读书,指望你长大成人,光耀祖宗。谁知,你性情这么痴呆,非要学什么道、打什么坐。真是气煞我了。”为了再断韩湘修道之心,韩愈一怒之下,就把二位师父赶出去了。

二师离开前唱道:“有一日削禄祸难逃,蓝关雪拥阻道途,那时你才知晓。”此为韩愈因为迎佛骨一事遭贬,当然此为后话。

二仙走后,韩愈把湘子锁在书房,不许他出来。湘子也没有嗔怒哀怨之气,只是昼夜勤修苦练,心中自在、有感而发时,便坐唱道歌。

几日过后,韩愈问湘子这几天在读什么书?湘子答道:“仲由说:‘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韩愈一听,气得提起竹片又把湘子暴打一顿。他说:“你这个痴呆的蠢子!你也听说过孔子说的‘是故恶夫佞者’(意为花言巧语之意)吗?”

湘子说道:“孔子问礼于老子,老子便是仙人的宗祖,道侣的班头。叔父怎么就把一个‘佞’字加到我身上?”韩愈说:“知雄守雌,知白守黑,这就是老子之教。老子何时会文过饰非?你既要修真学道,就必须先要读书明理,为何丢了黄金去掰绿砖?”说着,对着湘子又是一阵乱打。

窦氏跪着劝韩愈:“不要打湘子,哥嫂临终前再三叮嘱要爱护湘子。今天这么暴打湘子,相公不是负了哥嫂的嘱托吗?”韩愈一听,也跟着流下眼泪:“人家养儿子,都是指望成才,求取功名。可他不肯读书,非要学云游乞丐的把戏,白白耽误青春。俗话说:‘桑条从小捋,大来捋不直’,你怎么不让我好好教训他。”说着,他又仰天哭起来,他是真的怕对不住早亡的哥嫂,不禁悲从心生。@#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韩会为韩湘的事整日忧愁,以致抑郁成疾,不治身亡。
  • 话说凌霄宝殿前有一个左卷帘大将冲和子,因在蟠桃会上和云阳子醉夺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盏,冲犯元始天尊圣驾,玉帝大怒,把冲和子、云阳子二人贬到人间。其中,冲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韩家,即韩愈;云阳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林家,即林圭。而时正值大唐年间。
  • 韩愈因为谏阻唐宪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韩愈贬去潮州(广东)当刺史,限日动身。潮州当时开化较晚,距离京城又遥远,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韩愈仓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却遇到一场大雪,凛冽寒风之中,大雪积累了数尺深,连马儿都无法前行了,前后看不见道路;韩愈困在荒野中,又饥又冷,不禁绝望:“难道我今日要死在此处。”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有人冒着严寒扫雪而来,韩愈又惊又喜,一看竟然是韩湘子。
  • 万古神传修仙道,九度文公古今晓。 隔代同室道不同,人道神道相距遥。 为救文公出仕途,韩湘九度方入道。 可见世人度之艰,湘子慈悲真不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