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寻找卖肉粽的青年

文/王金丁

(李贤珍/大纪元)

    人气: 359
【字号】    
   标签: tags: ,

自悲自叹歹命人,父母本来真痛疼,给我读书几多冬,卒业头路无半项,暂时来卖烧肉粽。
要做生理真困难,若无本钱做袂动,不正行为是不通,所以暂时做这项,环境迫我卖肉粽
物件一日一日贵,厝内头嘴恁大堆,双脚行到要铁腿,遇到无销尚克亏,认真再卖烧肉粽。
要做大来不敢望,要做小来又无空,更深风冷脚手冻,谁人知我的苦痛,
环境迫我卖肉粽,烧肉粽烧肉粽卖烧肉粽。(张邱冬松《卖肉粽》)

历史来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战后的台湾百业待兴,经济萧条,年轻人面临就业困难的窘境。一个冬天深夜,在学校教书的词曲家张邱冬松正在批阅学生试卷时,听到巷口传来苍凉的“烧肉粽”叫卖声,深受感动,于是谱写了《卖肉粽》。歌曲悦耳感人,在台湾各阶层一直流传到现在。

那年,在一个黄昏里,就读小四的我第一次听到了《卖肉粽》这首歌。

站在大水沟上搭建的杂货棚里,我背著书包,手里握著一张五元纸钞,仰头望了一眼大铁夹子夹着的《自修》参考书,就低下头贪婪的看起漫画书,就是每周出版一集的《真平与四郎》,看得高兴时,忽然耳边传来“卖、肉、粽”的歌声,一字一字唱得用力,低沉的声音一层层拉高,我从书里凝住眼神,注意力迅速跑到耳朵去,准备迎接那浑厚的声音时,“粽”字却被吊在半空中一圈圈摇晃,上不去也下不来。

一时心生不忍,阖上《真平与四郎》,走向盹睡藤椅里的阿福伯,慢慢抬起握著纸钞的手,伸出食指,轻轻触了一下唱机上的唱针,唱盘瞬间转了起来,男低音过了关,“粽”声顺利的唱了上去,拉得好长好长,直到声音消,我还在倾耳聆听,阿福伯已睁开眼皮瞧着我。我指著头上的《自修》,将手里那张捏皱了的钞票交给他,他移动身体走过去,伸手摘下金色阳光里那本书。

回到家里,对着缝纫机后面的母亲,我将书抱在胸前,缝纫机声音慢慢停了。母亲的眼珠在翻飞的白发里亮了起来。在母亲心里,这本《自修》就是我下次月考一百分的保证,踩缝纫机的辛苦也有了代价。

自从那个黄昏听了《烧肉粽》后,我开始寻找起歌里卖肉粽的青年。

一天早晨,上学经过菜市场时,看见南北货铺前的菜摊子围了一圈人,从人群里传出来《卖肉粽》的歌声,走近时,婶婶阿姨们歪著脑袋,慢条斯理地挑着菜,卖菜阿婆将脚边收音机的音量放大,婶婶阿姨们的脑袋才转正了,收音机里男人的声音正唱着:“物件一日一日贵,厝内头嘴恁大堆。”磁性的歌声带着酸楚,阿婆正用草绳捆起一把青菜时,我看见一个阿姨斜著脸,抓起衣袖,轻轻拭着眼泪。

歌还在唱着,我跟着同情起那卖粽子的青年来,干脆坐到一旁大石臼上。那宽厚的歌声像慈父谆谆善诱,悠悠流过来。细听着,有时像严师屡屡告诫,遇着困顿时,又像兄长拍著肩膀,殷殷鼓励。歌声如和煦春风吹过大地,抚慰著工作没有着落,暂时卖粽子的青年。我手掌拖着下巴,久久沉醉歌声里。等到石臼凉透了屁股,才发现阳光已照上了天空花花绿绿的店招,心里惊叫一声“迟到了”,赶忙抱起书包往马路跑去。晨风中,那歌者还在耳边唱着:“认真再卖烧肉粽。”一路唱到了学校。

后来,我更努力寻找卖粽子的青年了。原来,镇上那家最大的唱片行,早晚都播放着《烧肉粽》。午后,骑楼廊下,修鞋师傅也放起唱盘,让《烧肉粽》歌声的暖流,陪伴困倦的时光。马路上,脚踏车上的少年哼著《烧肉粽》,吹着口哨,呼啸穿过街道。街尾溪边的妇女,手里握著木棒捣衣,口里清唱着《烧肉粽》。

那天,经过妈祖庙旁的打铁店时,锻铁喷出的火花中,《烧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声已变成师徒手上两根大铁锤打造的节奏了。

一个春天早晨,我骑着脚踏车经过田边时,几个戴着斗笠的农妇跪在田里挲草,我清楚的听到齐声哼唱《烧肉粽》的歌声,唱到尾声时,她们还挺直身子高声唱着:“卖烧肉粽--”,远远望去,惊起一群白鹭鸶,纷纷飞离碧绿的田野。

《烧肉粽》歌声领着岁月的脚步前进,我继续寻找著卖粽子的青年。那个夜里,庙埕上来了几个游唱歌手,一曲《烧肉粽》赢来了许多掌声,我看见一个年轻人提着一篮粽子,钻进群众里去,准是歌里卖粽子的青年了,歌曲才唱完,他已坐在庙前石阶上领先鼓掌叫好,身旁的竹篮里放着叠好了的白布巾,我才看清楚,是庙前面摊的阿祥伯的儿子。

后来,我就不再寻找卖粽子的青年了,应该说是找到了,就是自己,中年失业的自己。

选了一个更深风冷的夜晚,我给大牛、二牛的肚皮盖上被子,挑起担子,来到巷口,冲着寒风大声喊著:“烧肉粽--”而且将尾声拉得好长,片刻,也不见张邱东松出现,整条巷子阒无人声,抬头望向天空,只有一弯孤寂的下弦月,心里不禁呐喊:“世间无情啊!”低头看着担子时,顿时醒悟,那歌里不也唱了,不正的勾当使不得吗?担子里没有粽子,发不出腾腾的热气,叫出来的声音怎么能感动作曲家呢。

想到这里,心里充实了起来,拉开嗓门,我大声唱了出来:“不正行为是不通,所以暂时做这项。”声音宏亮而饱满。感觉自己的歌声里充满了奋发、真实与温暖。@*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着虹吸壶里的水滚了,从冒泡的圆肚玻璃壶里望过去,他用缓慢的语气说:“我们都打拼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是该休息了。”阿飞点着头。他继续说:“我已经找好了寺院,我们去山上静一静,一起去禅修。”
  •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
  •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