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海涛:答案在风中飘,而风里是雾霾

人气: 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16日讯】宋冬野涉嫌吸毒被抓的那天,鲍勃.迪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吸毒当然是不可原谅的。据说缉毒警察的亲人,有遭到毒贩残酷报复而杀害的。所以,吸毒者哪怕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也要在即缉毒警察极其亲人的生命。

所以,宋冬野被抓,不应该被同情和原谅。

可是,柯震东也曾吸毒被抓,但你去他的微博上看看就会发现,他的粉丝大多原谅他。另外一些人,就觉得柯震东这样的明星,应该被禁,因为他太对不起那些牺牲的缉毒警察了。

柯震东的粉丝不要来骂我,我坚决捍卫你们原谅以及永远喜欢柯震东的权利。我至今也不清楚柯震东长什么样有什么作品,有什么必要得罪他的粉丝呢?

一个人犯过吸毒这样的错误,是不是该原谅,我是没有答案的。

我知道,宋冬野其实是个歌手,鲍勃.迪伦其实也是个歌手。

我知道,在歌手宋冬野出事的那天,歌手鲍勃.迪伦获诺贝尔文学奖了。我觉得,这个诺贝尔文学奖,足以让全世界的作家蒙羞——他们可以放弃写作了。

可是,有人就说,其实鲍勃.迪伦也吸过毒。嗯,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就有人说,如果吸毒不被原谅,鲍勃.迪伦哪有后来那么多音乐成就以及今天的举世瞩目的“文学成就”?

是啊,从这个角度说,宋冬野、柯震东,以及房祖名等等若干因为吸毒被朝阳群众举报被抓的明星,都应该被原谅。

嗯,宽恕是一种美德。如今,一个大学教授嫖娼,那基本上他就名誉扫地前途堪忧了。可是,当年北大教授陈独秀干那事儿,学界共知,也没有影响他的当时的学术地位和后来的“历史地位”。如今,如果一个官员包养二奶被曝光,那他基本上就名誉扫地前途堪忧了。可是,旧社会,官员有若干个小老婆那是无伤大雅的。所以,教授和官员应该都比较怀念旧社会。嗯,旧社会好,旧社会吸鸦片,也是时尚。

当今社会的一个重要矛盾是,人性还停留在“旧社会”,而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社会”。人性亘古难变,社会日新月异,于是,冲突不断。关于吸毒的人应该不应该被原谅而引发的争论,也是这种冲突的表现。

社会的新,在于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很高的要求。比如,我们规划出来的新社会,被要求不能有失业,于是,我们就有了“下岗”这个词。比如,不能有妓女,于是我们有了“失足妇女”这个词。比如,为了便于大家接受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不愿工作这个状况,我们有了“慢就业”这个词儿。比如,穷人早已被称为“低收入者”,最近名字又升级了,叫“待富者”。

上面这几个新词语,可以编出一个小故事:一个“下岗”妇女,不堪“慢就业”,做了“失足妇女”,或许会从一个“低收入者”,变成一个“待富者”。这样,读起来,你就知道,这个故事很富有时代感,它一定不是发生在旧社会,更不会是古代。

虽然很多人怀念古代,比如,嫖娼吸毒不用担心被抓,但我还是觉得新社会相对好一些。新社会有宋东野和鲍勃.迪伦的歌曲可以听,还可以看中国足球队一次次为冲出亚洲而努力。

千万别说中国足球不行。正如冯小刚所说,“我没资格骂国足,中国电影就比中国足球好吗?”作为一个电影导演,他这么一说,很多人听后就很气馁。一个法学家就说,确实,中国的法律比中国的足球差远了,因为足球比赛公开透明,球员每次动作违规都会被罚,裁判不敢公然作弊。

各位,想想自己的工作能力,想想自己的挣钱能力,跟国足和国足队员比起来,是不是差太远?这就是一个魔幻:其实,就是那些骂国足的人,养活了国足。他们每次看国足的赛事,都是在给国足“纳税”;虽然,并没有人逼着他们看。

为什么失业曾经被称作下岗?为什么国足冲不出亚洲?为什么冯小刚觉得电影还不如足球?为什么法学家认为冯导言之有理?鲍勃.迪伦很多年前说:答案在风中飘。

今天,2016年10月14日,我在京城街头徒步了30分钟,空中没有风,也没有飘答案,有厚重的雾霾,感觉像是在吸毒。

满街的人都在吸毒,到底可不可以原谅?!

文章转自作者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6-10-16 1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