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为民兴利,务在富民”的召信臣

作者:罗真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

西汉人召信臣,字翁卿,九江郡寿春县人。应明经考试,取为甲科,任为郎,外放地方官,任谷阳县长。在考绩中列为高等,迁为上蔡县长。他治理地方皆视民如子,所担任的两地县长,都很有政绩,受到人们的赞扬、称颂。提升为零陵郡太守后,因病回家。病愈后,复征为谏大夫,调迁为南阳郡太守。他在南阳郡的治理,如同在上蔡县一样,很有政绩。

召信臣非常勤奋,讲究条理谋略,喜欢兴办各种于民有利的事业,努力使老百姓富裕。他经常亲自到田野里劝导农民耕种,也经常行走在田间小路上,住宿在乡间村野,很少有安安稳稳坐在衙门里的时候。他知道促进农业生产,水利灌溉很重要,所以他亲自巡视郡中各处,勘察水源,组织农民开通沟渠,修建水门、闸堰、坡塘等数十处,以增加灌溉面积,年年都有增加,达到三万多顷。老百姓在水利、农业中得到利益,家里都有了积余。召信臣还为老百姓制定了“均水约束”,这是分配用水的制度,把它刻在石碑上,竖立在田边,以防止为了争水而发生纷争。

他禁止在嫁娶、送终的红白喜事中铺张浪费、讲究排场,倡导节俭。郡守、各县官吏的子弟,如果有喜好游乐、不努力耕作的,就对其家长加以训斥,并罢免其官职,严重的就加以法办,以此来显示人品的好坏。召信臣的这些做法,使全郡都受到教育感化,大家无不努力耕作。老百姓也很拥护他,郡里的户口增加了一倍,盗贼、狱讼的事件日益减少,甚至不再发生。全郡的官吏、百姓,都爱戴召信臣,把他称做“召父”。荆州刺史上奏朝廷,说召信臣为百姓兴利,南阳郡因此而殷实富裕。朝廷为表示奖励,赐给他黄金(古代对铜的美称,代俸钱,当时铜钱)四十斤。迁为河南郡太守,在考绩中,他常常被列为第一,多次被增加俸禄和奖赐黄金。

竟宁(前33年)年间,朝廷征召召信臣到中央政府任少府,负责对宫廷的供应,职位列于九卿之一,他上奏请求对上林苑各个比较偏远、皇上不常去的宫馆,就不要再大肆修缮和增加家具设备了。又奏请宦官主管的乐府的一些歌舞杂技,以及宫馆中的兵器什物等,也要减少一半。太官园种植冬天生长的葱、蔬菜,要在暖房里种,日夜烧火,要有温气才能生长,信臣认为这些都不是按季节自然生长的,吃了会有害于人,不适宜用这些产品供皇宫使用,以及其他不按节气种植出的作物,都上奏请予撤销,每年节省开支,达好几千万钱。召信臣年老后,在官任上去世。

元始四年,汉平帝颁发诏书,要祭祀已故百官卿士中曾造福于民的人。蜀郡以文翁、九江郡以召信臣应诏书。每年的祭祀日,郡太守率领下官司属,到召信臣冢坟前行礼奉祠。并且在南阳郡,也建立了召信臣的祠。

“公生明,廉生威。”为官者能否以公心处理政事,以清正廉洁处心行事,是衡量一个官吏好坏的标准。但作为一个治理百姓的官员,仅仅做到“公”、“廉”还不够,还必须做到“勤”,即尽心民事,勤政爱民。那些对百姓生计不管不顾,对百姓疾苦置若罔闻的官员,即使有“公”、“廉”的品德,也不会为百姓所拥护,所爱戴。以前南阳郡里盗贼猖獗,其根本原因在于老百姓们饥寒交迫,被逼走上盗贼之路。召信臣担任南阳郡太守后,励精图治,让那里的百姓殷实富足,盗贼、狱讼事件自然减少。召信臣还把对民众的教化当做大事,有了这种榜样的力量,百姓自然都耻于为盗。

召信臣为官不是在衙门里指手画脚,发号施令,而是亲自奔走于田间地头,进行实地考察,为其施治谋求第一手资料。他积极促进农业生产,兴修水利,倡导节俭,很快就使百姓有了节余,故百姓对其感恩戴德。他“喜好为民兴利,务在富民”,令人感佩。

(事据《汉书》)@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天生一副钢筋铁骨般的身躯,却不让我在边疆杀敌立功,只能无声无息地老死在三尺蓬蒿之下,可惜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 金陵店主大部分都是这样缺乏仁慈之心。只有李疑不同,他因为重情重义,而名闻于时。李疑在通济门外开旅店,家境虽穷,却喜欢帮人解决困难。
  • 祭祖宗为求福泽,以保护百姓安居乐业。如果贻害地方,效果恰恰相反,就不是国家和祖先的本意了。
  • 临行时,唐宣宗告诫公主说:“到了婆家,要尽儿媳礼仪,跟老百姓一样,不可轻视丈夫家族中的亲友,更不许干涉公家的事情。”
  • 老师桓荣有病,明帝经常派医生出诊,还多次登门探视。进入小巷时,下车步行,手抱经书,走到床边慰问,抚摸着老师的手,泪水直流。
  • 你的身上,何不带着牛、佩着犊呢?刀剑可以换牛犊,佩带刀剑不就等于佩带牛犊吗?牛犊几百上千斤,压得死人,佩带它干嘛?
  • 汉武帝时代,丞相往往是由御史大夫升任的。它的职责很像近代的纪律检察首脑:要给皇帝提意见,弹劾不法官吏。如果皇帝平庸,只要不蛮横,能听御史大夫的意见,而这位御史大夫,又能尽职尽忠,则朝廷的政事,还是稳健、好办。
  • 吕思诚为官清廉,其治理百姓也有独特之处,那就是他十分注重对民众的教化,对那些才学出众、品德高尚、贤良孝悌的良民,予以大力表彰,面对那那些品行不端者, 则痛加指斥。
  • 脱脱是个贤相,他“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极人臣,而不骄。轻货财,远声色,好贤礼士。”他对君王忠心不二,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大义灭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