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乱港四人帮”何止乱港

作者: 恩明

人气: 8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1日讯】最近,一份中资的香港报纸“成报”,在其头版连续多曰登了一系列评论文章。九月十二曰的一篇题目是“乱港四人帮、薄熙来追随者等搞局、香港之乱始于二O一二年”。二O一二年就是梁振英开始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首领(特首)那年。

“成报”所指的“乱港四人帮”,就是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国国务院驻香港办事处(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中共在香港的两大喉舌“文汇报”、“大公报”的董事长姜在忠等三人。“成报”在八月三十曰第一篇有关“乱港四人帮”的文章中,并没有提及第四个人的名字,只是以一问号代替其相片。但是,在其九月二十八曰的评论文章,则直接点名批评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张德江乱港,导致港人为争取真普选、举行了长达七十九天的雨伞抗议运动(“占中行动”)。而在十月十三曰的评论文章中,“成报”更点名批评另一位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称他与张德江联手祸乱香港。

九月十二曰“成报”的文章指出:“四人帮”是“邪恶集团”化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一派重要政治势力及推手。文革彻底摧毁中华传统文化,导至各阶层只懂斗争,造成的惨案冤案堆积如山,民愤极大。今天的香港,也隐隐透出一种“文革”的味道。香港乱局不断,始于二○一二年,缘于“乱港四人帮”。

该文章同时提及:从反国教事件、政改方案拉倒而爆发的“占领事件”、旺角暴动,“港独”议员入局等,外观似是独立事件,但只需细心思考,就会发现并不是偶发。在失业 率、楼市平稳下,为何会社会不稳呢?当中是有利益集团不断制造矛盾,煽风点火,营造敌我分明、政治两极化的乱局,以巩固在香港的操控权,以及为现任中央领 导添烦添乱。

最早在中国被称为“四人帮”的是毛泽东夫人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张春桥等四人。近年则有”新四人帮”之称的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现在“成报”又提出“乱港四人帮”。

其实,新旧四人帮岂止乱港。首先当然是搞乱中国,正如上述“成报”所说,文革在中国引发了“逆天叛道乱象”,文革浩劫使中国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人民 生活贫困。而指导“文革引致各阶层只懂斗争,惨案冤案堆积如山”的正是原来的“四人帮”。其次是搞乱香港甚至东南亚,文革期间的极左思潮就是造成香港一九六七年暴动的主因,也是当年中共大力扶植东南亚的共产党组织,向东南亚国家输出红色革命、造成东南亚排华的根源。

在当今的香港,完全独立自主的报章已所剩无几,基本上全部被中共渗透或控制,一向亲中共的“成报”竟敢点名“乱港四人帮”,并批评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以及另一位常委刘云山。这是前所没有的,其意义是非同寻常的。除了张德江、刘云山之外,中共领导人中还有什么人参与“乱港”?本文不想作任可推测,只想指出在香港以外世界其他一些地方,最近也出现了一些与文革极左思维、及薄熙来所谓“唱红打黑” 路线指导下相似的现象,是值得我们警惕及思考的。下面是笔者所知的几件有关报导。

澳大利亚一华人组织原定今年九月初分别在澳洲两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厅举办“纪念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音乐晚会,引起很多当地民间组织反对、抗议。众所周知,毛泽东为清洗政治对手发动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代表极权专政,引发中国大陆大饥荒、以及他推行大规模的政治迫害,造成数以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在非战争时期丧生。反对颂毛音乐会的“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指出,颂毛音乐会重新唤起文革死难者家属的痛苦回忆,颂扬毛不符合澳大利亚价值标准。联盟同时指出,支持颂毛音乐会的很多是澳大利亚青年,他们不了解中国文革的悲痛历史。在众人大力反对下,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府最后分别决定取消颂毛音乐会。

但是,曰前受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推荐,中国红色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将成作为“三年期亚太表演艺术节”节目的一部分,于明年二月十五曰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首演。这一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当地极大争议。“红色娘子军”是文革时期作为四人帮首号人物江青推崇的八部“革命样版戏”之一,是文革期间作为对中国百姓洗脑用的。“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曰前向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州长发出公开信,指出红色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以妇女为道具、以血红色为主题色,充斥暴力、仇恨和政治宣传,违反人类文明价值观,要求州政府停止该计划。

最近,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及蒙特娄都分别在其市政厅举行升中共五星红旗仪式。九月三十曰在温哥华的升旗活动中,温哥华代市长华裔郑文宇与自由党国会议员及中共驻温哥华领事馆官员等一齐戴着红领巾站台。这升红旗事件一经传开,立即引起当地市民们的强烈愤慨,人们纷纷谴责这一无知行径,并呼吁主流社会、包括各级政府的民选议员,要警惕中共无空不入的渗透及“统战”。当地市民要求郑文宇作为代市长损害华裔感情的行为道歉,他回应说他以为戴红领巾只是志在开玩笑而已(just for fun)。郑文宇可能不知道红领巾是中国共产党少年先锋队的标志。在文革期间,毛泽东就是戴着红领巾接见少年红卫兵的。红领巾、红卫兵是文革的标志。正如支持颂毛音乐会的很多澳大利亚青年,郑文宇大概也不了解中国文革的悲痛历史,他大概更不知道,由于中共当年的“输出红色革命”,令东南亚很多华裔成了反共排华的替罪羔羊,几十万华裔受难。虽然中共现在再没有公开宣扬“输出红色革命”之说,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在意识形势方面的“输出革命”。以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来对抗普世公认的价值观,即人权、法治、自由与民主,并以民族主义代替共产主义来影响及招揽华裔支持中共政权。

今年是中国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虽然中共官方传媒,己刊文宣称“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但事实上,至今中共没有真正反思左祸之灾、追问文革浩劫之难的缘由,所以中共领导层一而再、再而三,出现新旧“四人帮”。最近,种种迹象显示代表文革的极左思维及路线,仍存在中共领导层及甚至民间中。只举一例为证,位于汕头澄海塔山风景区的大陆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已被围封遮掩。其石碑、题词己面目全非。“首座文革博物馆”的正中横额,已被“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活动”字样遮住。而原来由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所题的“要以史为鉴千万不要让文化大革命的悲剧重演”的字句,已被宣传“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巨幅海报覆盖。

据报导,领导中共中宣部的刘云山曾下令禁止大陆传媒转载香港”成报”的评论文章。澳大利亚的颂毛音乐会及计划中演出文革样版戏“红色娘子军”、以及温哥华市政厅前集体戴红领巾事件在文革五十周年的此时出现,是偶然,还是别有外因?是否与乱港五人帮”之二的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和领导中共中宣部的刘云山,在背后策划有关?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二O一六年十月十九曰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