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昆云山房:我们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人气: 10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3日讯】中国的收入水准已经不低。

我国的GDP已经位居世界第二,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67.67万亿元,人均GDP5.2万元,折合8016美元。这个收入水准应该是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了。

中国人的工作仍然是很努力很辛苦的。

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人日平均工作时间为5小时37分钟,比欧美人平均4小时工作时间多出1小时37分钟,一年就会多出582小时。按每周工作40小时计,相当于多工作3个月。周休二日制只有在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和国企实行,私企直到现在很少实行周休二日制,而欧美一些国家在实行周休二日制度的基础上,已经实行了弹性工作制或试行周休三日制度。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引述《华尔街日报》消息称,2013年中国农民工日均工作8.8小时,近85%每周工作44小时以上,人均月薪270英镑。如此高的工作难度令不少农民工的身体呈现超负荷状态。

现实的情况是贫困人口中开始出现绝望情绪,今年出现甘肃六口人因贫穷自杀的惨剧,以及多起大学生学费被骗抑郁而死的惨剧。

不仅收入水准较低的农民工超负荷工作感到很累,处于较富裕阶段的许多人也都感觉很累。据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的报告,如今超过半数的中国富裕阶层抱怨正遭受来自“工作压力、家庭义务和长时间工作”的健康问题。“普遍问题是失眠、疲劳、乏力、肥胖和常见病”,报告警告道,“此类问题正迅速增多,尤其在年轻人中。”有媒体报导,中国每年过劳死人数多达60万。

许多人不禁要问:“中国的GDP已经第二,而我每天这么幸苦的工作,但我为何仍然不富裕,我们的‘财富’哪里去了?”

秘密在这里:

1、低收入人群“被平均”虚增了收入。

马云财富1500亿,如果我和他平均一算,哇,我就有750亿的财富了,可是我有吗?GDP是平均数,在社会财富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低收入人口“被平均”后,人均GDP上去了,然并卵,收入不仅没有实质性增加,反而因为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而下降。

2、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低,因此人均GDP看着很高,而实际收入低。

资料显示,在发达国家,居民收入一般占人均GDP的比重为55%,但中国很多地方都不足40%。在广东,2014年,居民收入占人均GDP的比例是40%,而在福建,这一比例更是只有37%。专家指出,这和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长主要由投资驱动有关,没有真正转型为消费驱动、创新驱动,因此并未完全惠及百姓。

3、教育、医疗、养老、住房压力造成不敢消费

居民消费包括一般消费支出、奢侈品消费、耐用品消费等,这里指国内的消费占GDP比重低于发达国家,主要还是针对一般消费和耐用品消费。 就是说普通老百姓消费占经济总量的比重过低。 一方面是收入的原因不敢花钱,另外社会福利制度的落后,使人们对未来没有安全感,政府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障等等方面提供的支援太少了,号称四座大山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这些基本的民生问题得不到保障,导致人们不敢花钱消费。

4、税负高,收入的许多部分又被政府拿走了。

我国税负的资料有三个,一个是福布斯公布的资料,按照这个资料,我国税负痛苦指数为世界第二,仅次于高福利的法国。第二个资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资料,根据《政府财政统计手册》,2014、2015年税负分别为29.1%低于世界平均水准38.8%。第三个资料是国家财政部提供的资料,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2.6%,比世界平均水准低16.2%。到底谁的资料准确呢?税负=税收+政府的各项非税收入。这个收入包括社保基金,土地转让金、国有资产收益和利润、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外收入。2015年财政部公布的资料15.22万亿元财政收入中的非税收27325亿元,问题就在这里,2015年社保基金收入为4.6万亿元,土地出让金为33657.73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112亿元,国有资产经营预算收入2560亿元,这几项加起来就24.34万亿元,除以当年GDP,就已经达到35.9%。如果把用于弥补预算赤字的2.36万亿元的国债收入、广义货币新增的17.36万亿元计算进来,中国的税负痛苦指数不仅仅是第二的问题,要高居第一。

5、中国每年外援资金达到6500亿元,全球第二。

6,贪腐官员通过各种管道转移到国外的资金

2008年6月完成,一份名为《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的报告披露,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6-10-23 9: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