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京籍网约车司机被迫转行 盼来世当北京人

人气: 17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陆媒报导,北京网约车新规对非京籍网约车司机打击很大,他们有的开始转行谋生,并感叹地说,下辈子要当北京人。

据《经济观察报》10月23日报导,17年前,14岁的刘建东离开了家乡河北邢台市平乡县前往北京打工。他做过流水线工人、建筑工、收银员,如今是北京的全职网约车司机。与他一起的还有32名平乡县老乡,他们建了个微信群,叫“大东车队”。

他们都是男性,30多岁为主,租住在北京南六环边一个食品厂所在的“城中村”,老婆孩子留守家乡。今年过年后,刘建东的同村老乡陆续来到北京开网约车。当时,每人一个月能赚一万元左右,少的也有七八千。

他们有的是以每月4,000元到5,000元的价格租的车,有的是自己贷款买的车。租来的车自带北京牌照和保险,买车的老乡则需要另外租一个北京牌照,每年13,000元,然后再付一年4,000多元的保险费。

网约车新政的消息传开之前,他们每天开车的时间都在十三四个小时。刘建东说,因为车子投入太大,几乎每天的前十个小时都是在为贷款、保险和油费开车,后面的三四个小时挣的钱才是自己的。早上7点起床,晚上12点回家,是他们工作的常态。车辆限行的那一天,就是他们的休息日。

但网约车新政“京车京籍”的要求,对他们砸下重重一锤,大家都很心慌。上半年,“这边人多,快来拉啊”这样的信息,还在“大东车队”微信群里互相传递。随着北京网约车新政消息的发布,这个微信群越来越沉寂。

如今,“大东车队”里陆续有人另谋出路,有人已经找了快递员的工作,也有人想把刚买几个月的车卖掉,更多的老乡还在观望,一边找新工作,一边不时出去拉几单。

对于车队里的齐士辉来说,理想就是成为北京人。他对刘建东说,下辈子做北京人吧,在北京出生身家就是几百万以上。

车队里的刘华觉得最悲哀的是,如果可以继续开网约车,还能慢慢想办法提高收入,但现在不让外地人干,“就一点希望没有了”。

北京网民跟帖称:网约车外地司机没有了,附近的菜市场没有了,早点摊没有了,连收废品的也没有了,最后还是老百姓自己买单……北京这一刀切的办法明显不公平。

网约车新规遭到抨击

10月8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发布网约车管理“落地细则”征求意见稿,对驾驶员户籍、车型、车辆产权等作了严格规定。之后,杭州、重庆、天津等地也相继出台本地网约车细则。

北京和上海规定网约车司机必须有本市户口,从事网约车车辆必须悬挂本地牌照等。

这一新规征求意见稿一出,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Uber立即表示抗议,指这会使得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出行效率大幅降低。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有评论指,这一新规又是一次给老百姓添堵的“公共政策”,不仅涉嫌户籍歧视,还粗暴地断了大批家庭的生计。

大陆法律工作者程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平等的居住、工作、生活权利,网约车新规“肯定违法”。

大陆罗先生告诉该电台,“这肯定是有一定的地域歧视的因素在里面,如果就公民权来说,工作、就业权来说,是不合法的。”

据陆媒报导,10月12日,第二届深圳国际创客周在深圳召开。在当天的中外创客领袖座谈会上,腾讯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希望政府对网约车“不要一棒打死,希望能慎重,给缓冲时间,再进一步调研。”

李克强回应称,网约车相关政策的基本原则是明确的,但会要求有关城市进行研究。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6-10-24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