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交响乐让多伦多观众感动落泪

2016年10月24日 | 11:03 AM

【大纪元2016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滕冬育加拿大多伦多报导)听音乐听到落泪,常常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出于感动。当音乐辐射出的音符触动到人心灵的某处时,当音乐的旋律和心灵的某处产生共鸣时,泪水就会合著喜悦和激动流淌出来。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乐曲就是如此。2016年10月23日,神韵交响乐团在多伦多罗伊‧汤姆森音乐厅(Roy Thomson Hall)的现场演出,不止一位观众反馈说,神韵的音乐让他们感动,感动得落泪。

满场的观众用他们的掌声表达了他们的热情,久久的站立和久久不落的掌声,为他们迎来了三首加演曲目。

小提琴家:神韵的小提琴独奏让我抑制不住泪水

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说,神韵的小提琴独奏让她抑制不住泪水。(滕冬育/大纪元)
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说,神韵的小提琴独奏让她抑制不住泪水。(滕冬育/大纪元)

多伦多罗伊‧汤姆森音乐厅(Roy Thomson Hall)的大厅里,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说,神韵的小提琴独奏让她抑制不住泪水。

Castellan女士来自音乐世家,母亲是歌剧教授,她三岁开始学钢琴,六岁学小提琴。她和朋友结伴观赏完神韵音乐会后赞叹说:“我喜爱这场音乐会!尤其是小提琴的独奏。这个小提琴独奏是我的钟爱!”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Introduction and Rondo Capriccioso)对小提琴手而言,是难度相当高的一首曲子。对演奏者而言,你不但需要掌握技巧,经过无数遍的训练以及拥有忍耐力和持久力,才能将这首曲子拉得成功,才能将感情投入变成真正悦耳的曲子,而不仅仅是拉出音符。”

而神韵的这位小提琴家将“音乐情感的部分非常完美地展现了出来”。Castellan女士说:“听着听着,我发现自己被感动得哭了,我真是衷心的喜欢这个独奏。”

Castellan女士说,她近些年都在教学生,很少上台演奏,“听完小提琴独奏,我有打算重新开始表演的冲动,有想要多拉小提琴的冲动。”

她表示,神韵的交响乐给了她一种“特别棒的感觉,(神韵的)音乐令人振奋,让人由衷的开心。音乐能改变人的心情,低沉的音乐让人感觉忧伤,高兴的音乐让人忘忧,听众会跟着曲调的高亢低沉而变换着心情。”

她说:“音乐有治愈的功效,这种感觉很奇妙。当我听完(神韵)交响乐之后,我现在就想要冲回家去拿起我的小提琴,拉上一段。”

作为受过专业音乐训练多年的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自然不会错过二胡演奏出的旋律。

Castellan女士说二胡让她陶醉不已,在来听神韵之前,“我一直以为小提琴的声音是最接近人的声音的,但是今天听完二胡的三重奏,我才发现这把古老的中国乐器才是最像人声的。”

“听着她们(二胡演奏家)拉,我不禁思绪万千,我又是高兴,又是反思,感到深受启迪。”她表示。

她说,非常喜欢男高音的演唱,他的唱法非常独特,“我也喜爱极了女高音的演唱,哇!歌声美妙动人,太不可思议了!”“两位演唱家的歌声都太棒了!他们的歌唱技巧非常高。”

古典音乐打动人心,几度落泪”

Carvalho女士说,神韵演奏的古典音乐是那么得优美打动人心,在演出中她几度落泪。(滕冬育/大纪元)
Carvalho女士说,神韵演奏的古典音乐是那么的优美打动人心,在演出中她几度落泪。(滕冬育/大纪元)

Carvalho女士带着两个孩子观赏完神韵的音乐会后,又参加了与神韵音乐家的互动,买了去年神韵交响乐团的CD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罗伊‧汤姆森音乐厅。

Carvalho女士说,神韵演奏的古典音乐是那么的优美打动人心,在演出中她几度落泪。

她说:“(音乐)非常非常的美,激荡人心,但是又让人身心放松。”“神韵只在多伦多演一场实在是太少了,好可惜,如果(神韵能多演几场)那会有更多的人能欣赏到这么美的音乐。”

她补充说,不过“对此,我能充分理解,我知道神韵交响乐团要在世界很多地方巡回,不可能在一个城市演很多场。”

“让我高兴的是,我听说神韵会在明年3月来多伦多,到时我一定会去欣赏。”她说。

Carvalho女士说,在来看演出的路上,因为今天市中心高速修路,路上堵得很厉害,“说实话,我当时的心情特别糟糕,但是,当我坐到了演出厅里,聆听音乐,一切不愉快都烟消云散。”

“我感觉听(神韵)音乐会让人自我反省、自我剖析,所以才能对不愉快感到释怀。”

“在听音乐时,我想起了人生的种种得意与失意,我感觉台上演奏出的乐曲与我息息相关,无论是高兴还是悲伤。”

她说:“音乐是无国界的,神韵的音乐将我带到了多种心情之中,时而振奋、时而悲伤,当听到伤感的部分,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Carvalho女士说,她的父亲和母亲都非常喜爱古典音乐,在几年前父亲突然去世后,母亲就处于昏迷状态,一直到今天。她说,神韵演出中的一些片段让她想起了母亲,她非常非常渴望母亲能与她一起来欣赏神韵,“我知道她一定会喜欢的。”

她说,在她想到母亲无法与她分享如此美好正统的古典音乐时,她的泪就又流了下来。

音乐家: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完整交响乐团

Moser女士赞叹,能在当今看到这么一个大型的,完整的交响乐团,真是让人兴奋!(滕冬育/大纪元)
现在皇家音乐学院任教的Moser女士赞美神韵交响乐团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完整交响乐团,“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会(给观众)带来的是不同的听觉效果。所以今天我特别陶醉。”(滕冬育/大纪元)

曾在皇家音乐学院任教,并担任士嘉堡爱乐乐团董事和主席多年,又在多伦多多家交响乐团演奏双簧管和担任指挥多年的Moser女士在聆赏完演出后,赞叹地说:“神韵让我非常陶醉!”“最重要的是,能在当今看到这么一个大型的、完整的交响乐团,真是让人兴奋!”“(神韵乐团)有10个大提琴,12把第一小提琴(first violins)!”

她表示,当今的古典音乐并不景气,所以“你经常会看到因为经费缩减,或交响乐团预算不够,现在往往很难看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完整交响乐团(full-size orchestra)。”

“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会(给观众)带来的是不同的听觉效果。所以今天我特别陶醉。”

据神韵网站称,神韵交响乐团将中国音乐的精神与韵味和西方交响乐团的精准、力度得到了完美的结合。Moser女士亦有同感,“(神韵)能将二胡,还有另外一个不知名字的中国古典乐器完美融入到传统的西方交响乐团之中,让我印象颇为深刻,很让人陶醉其中。”

“这样的融入演奏出了古典的声音,同时也添加了(中国)传统音乐的声音。这种声音的融合很美。”

“在三位二胡演奏家独奏的时候,我特别兴奋,二胡拉出的音乐太完美了!”

Moser女士说:“指挥米兰‧纳切夫与观众的互动非常棒,与乐团成员的互动也很默契。看得出,指挥与各位乐团成员都对同伴的反应很敏感。而且我也注意到,当有独奏节目的时候,有时乐团乐器的声音很难控制在很小的范围,要想不压过独奏者,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他们却对音量异常敏感,做得非常到位!”

她说:“听音乐会我觉得非常高兴,我喜爱音乐,也喜爱看到其他音乐家演奏。(神韵)将中国的文化带给了我们,而且与我们西方的文化融为一体,能看到这样的演出,非常棒。”#

责任编辑:文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