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大官巨贪小官巨腐 中共末路穷途

人气: 21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5日讯】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曝光了一些中共落马官员腐败内幕。大小官员的贪婪和奢侈超出了人们的想像;数据、事实、访谈,堆积出无比的震惊,引发民众的热议和愤慨。

《永》系列第五集列出了一串数字:“八项规定实施以来,截至2016年8月底,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39,622起,处理187,409人。其中,给予党政纪处分91,913人。2013年至2016年8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98.5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7.6万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4.3万人。未来,这个资料还将不断更新。”

第六集聚焦中共基层干部的违法违纪和小官巨腐,每一个案例都令人惊愕、痛心。芝麻官贪胆包天,挑战人们的承受力,那么高官贪污的上限何在?先看两个安徽的事件。

有一家企业到宿州市埇桥区宋庙小学举行捐资助学活动,给30名贫困学生每人捐助1,200元。宋庙村的村支书和宋庙小学校长自作主张,让受助的贫困生每人拿出200块钱,招待捐助的工作人员吃饭。这顿饭,一共去了86个人,包括捐助人员、受助学生,校领导、教职工、村两委成员、镇中心校工作人员、镇党委宣传委员,饭费一共2,756元。

当地记者获得资讯后随即到村里和学校采访。学校感到紧张,向埇桥区教体局做了汇报,局长朱勇马上派人去和媒体做公关,阻止报导见报。最后事情还是被捅了出来,上面展开调查,朱勇丢了官职,在电视片中,他说:“我们的想法尽量把影响负面达到最低限度,希望记者能够给我们基层最大限度的理解,甚至把一些负面的变成正面的报导,都有这种期待,多少年来都是这种,可以说是习惯思维,惯性思维,就是这样。”

安徽淮北的烈山村曾是淮北首屈一指的富裕村。十多年前,村里的友谊二矿经营得非常红火。当年的矿长刘大伟也因此成了村里的实权人物,一步步成为村委委员、村党委副书记、村党委书记。从1996年至2014年,刘大伟伙同亲属及有关公职人员,将烈山村的集体资产侵吞或挪用,涉案金额超过1.5亿元。村集体的钱最终被他掏空,最富裕的村子变得最穷困。刘大伟在村里横行霸道,因为“上面有人”而有恃无恐,村民们对他恨之入骨。经调查,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原区委副书记、原常务副区长、烈山镇党委原书记等人都与刘大伟关系密切,存在包庇袒护、收受贿赂的情况。

再看山东一例。在泰安市甯阳县的一个村庄,12岁的小静和失明的母亲相依为命,母女俩靠着每月160元低保金和600元儿童福利救助金生活。2013年,小静9个月的福利救助金总共5,400元,被当地民政局福利办原主任张士龙私自截留。当年,张士龙作为经办人,利用职务便利,把甯阳县20多个孩子的9个月的补助金共15.74万元取走,对这些家庭谎称救助金是从10月才开始发放。张士龙用私吞的钱炒股及维持日常消费。这些孩子都来自极度贫困的家庭,有的是孤儿,有的父母有严重残疾。

以上三例,都发生在三个不起眼儿的偏远地区。中共党员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将集体所有资财据为己有,甚至连穷苦儿童家庭的救命钱,也敢侵吞。当记者要曝光黑暗时,竟然期待记者给予基层理解,把负面报导变成正面,还说“就是这样”。荒唐至极!

在中共官场,“报喜不报忧”、“转负为正”的“习惯思维”是普遍现象,根植于中共冷酷的党性。因为在中共党旗下,党员干部最大,被领导的民众全部要低头认命,不可质疑。维护“党”的形象为第一重要,党官控制话语权、财政权,还要染指媒体报导权。而且,官官相护有牵连!在这样的体制下,老百姓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日复一日,公有财产被掏空。富的更富,“一天不进钱都心难受”,穷的更穷,无数杨改兰们只能自生自灭。

2014年1月8日,美国之音网站发表了何清涟的评论文章《官员财产公式的几个中国式误区》,其中写道:“有人将中国的腐败与印度比较之后,得出结论,印度的腐败一般多发生于基层,有希望进入上层政治圈的中上层,一般会加强自律,有人会金盆洗手,拾掇自身的形象以应付社会监督。而中国的腐败呈不规则矩形,上下都腐败,受贿机会除了取决于官职高低之外,还有部门之分。职位不高,只要部门寻租机会多,七品芝麻官也能富比督抚、王侯。”

“法院公布: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在任职期间(2009年8月-2011年3月),先后收受40家企业行贿赃款逾1.3亿元。按其任职共22个月计算,马俊飞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日均受贿额近20万元。这一纪录刷新了中国官员的日均受贿纪录。此前,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局长晏大彬、甘肃省宕昌县(贫困县)县委书记王先民的纪录是平均日受贿约1万;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李友灿日均受贿超5万元。”

山西省公安厅2015年10月26日对外通报,仅在当年,山西各级公安机关共抓捕“黑恶势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共27人。《人民日报》10月27日的报导亦承认,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

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共高层的贪腐情节自然更加惊悚。据报导,2015年中共两会在京举行之际,三名军方将领接受港媒专访谈军队反腐,大爆徐才厚和郭伯雄疯狂卖官内幕,谈到大军区司令的官职要两千万,指徐、郭两人大肆卖官,“几千万几千万地贪污”,军中官阶从排级到师级都有行情、有价码。

郭伯雄被判无期徒刑后,有海外中文媒体报导,向郭伯雄行贿的名单多达50多人,全部都是现役将校级军官,送钱数额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据报,兰州军区某官员称,落马的中共空军前政委田修思曾向郭伯雄贿赂5000万元,才于2012年取得空军政委一职。

郭伯雄、徐才厚是中共军委副主席,荒淫奢侈无度。这二人都是得到江泽民的提拔才登上高位,进而祸乱全军。还有报导说,江泽民曾靠册封570多名各级将军在军中培植党羽、掌控军权。此前港媒披露中共政治局级别的“买官”内幕,称找江泽民买官以三千万元为起步。

中共安全部门曾窃听到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与海外儿子的电话:“儿子啊,在外面好好干,我看(共产党)撑不了十年了,我和你妈很快就到海外来与你团聚。”前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对情妇李平说:“把这些钱统统存到海外去,迟早要玩完。”

中共高层腐败,基层也腐败。无怪乎,不少人说: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目前,中共气数已尽,无论体制内外,众人对此都有直接和清醒的感受。国库即将败光,犯罪官员能逃则逃,能跑就跑,留下一地乱象。老实守法的民众无权无势,只有维权上访,希望有一丝公正降临。

网友评论:“坚决支持习王反共产党的腐败,把中共的高官统统抓起来,直至毁灭。”“亡党不会亡国,党代表不了国,黑帮乱党早亡早好,国家才能兴旺发达,民族才能强大发展。”

反腐浪潮之迅猛,随天意而推进。反腐并不能改变中共灭亡的命运。一个否定神、不敬天、漠视生命的政党,走向超级腐败,在犯下极大的罪恶后被民众唾弃,被历史清除,是必然的结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0-25 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