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

“街头小混混”无师自通 变身天才建筑师(下)

张泽处女作—-长春开发区一个娱乐城。(本人提供)

人气: 23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话说在街头厮混多年后,经过父亲病危时的一番教诲,张泽走上正道。他在吉林榆树县待了两年多,然后返城后先学习了摄影,在照相馆干了几年,还当过吉林省的摄影状元。他的人物摄影作品在全国展览。后来他转到了“粮油进出口公司”做对外宣传工作。拍图片、搞策展、做样册,国内国外地去参加展销会。

张泽近照。
张泽近照。(本人提供)

虽然工作顺心如意,但是身体却因年少时的打斗落下了一身病。“我心肝脾胃到处都有病。年轻时打架留下的颈椎和腰椎的毛病,让我经常犯迷糊,能一下子就晕倒,需要到医院抢救。”张泽说。他开始练气功、算卦、抽贴、跳大神,什么都做,真是“有病乱投医”。

1993年,有亲戚向他介绍法轮功。他去听了四次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亲自办的学习班。虽然他也跟着炼了法轮功的几套动作,但是他的心里对法轮功所讲的道理却一点也不信。“我被灌输的是无神论,从小到大又没有看过任何书籍,对修炼一点概念也没有。第一次见到师父我还想,人家气功大师都是白胡子老头,这个老师也不像气功大师啊。”张泽回忆说,他当时没抱多大希望,就想权且听听。

张泽建筑方案作品——幼儿园。
张泽建筑方案作品——幼儿园。(本人提供)

后来,虽然和其他人一样,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可张泽从没有深入了解法轮功。他心想,就是气功呗,一门好气功,让我病好了,仅此而已。“我对李老师讲的话表示怀疑,认为是‘迷信’。我自以为自己不仅有艺术天分,还精通政治,中国社会上的事情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懂,怎么可能还有我不懂的东西?那怎么可能呢?”

张泽室内装修设计之一。
张泽室内装修设计之一。(本人提供)

要不是那年中央电视台的一出假戏,张泽可能到现在还似信非信,带练不练呢。2001年中国大年期间,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一个电影,就是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做为一个专业摄影师,张泽一下就看出了破绽。

“那个(扮演自焚者)王进东的正面镜头,是要跪着拍的;镜头中全景、中景、近景,至少需要三台摄影机;还有,所有的镜头一点都不晃,外加推、拉、摇、移的动作,看出摄影师是不慌不忙拍摄的。那么问题就来了:真的自焚事件的时间都是用秒来计算的,连摄像机开机都需要时间的,那些警察哪来那么多准备好的摄像机啊?他们怎么拍的这些电影似的镜头啊?——我立刻得出结论:这不是突发事件,而是个精心策划的布局。”

张泽设计作品——饶阳影院夜景。
张泽设计作品——饶阳影院夜景。(本人提供)

当张泽从这个视频中找到了30多个破绽后,他突然灵光一闪,就像一道闪电炸开了他封存的记忆。因为爸爸就是被共产党迫害死的,他恨透了共产党,认为共产党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东西。所以他一直认准“共产党说不好的都是好的”。他对自己说:“共产党是无神论啊,它这么丧心病狂地诬蔑法轮功,那么,法轮功所说的神佛就一定是真的存在的了!”

仿佛捅破了一层窗户纸,真理的光芒照彻了张泽的心田。从那以后,张泽成了一个坚定的有神论者。转变了观念后,他再看法轮功的书籍时,里面的话似乎句句都在向他昭示佛法。他明白了原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知道了共产党是怎么回事,人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人有生老病死;为什么有人富贵有人贫困;也知道家里的磨难是怎么回事了。

张泽变成了一个笃信法轮功的大法修炼人,在出国前的十几年中,他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一直致力于向中国民众讲清真相,开始了他真正幸福而充实的人生。

无师自通 成建筑设计师

谁能想到一个只上过2年小学的张泽会建筑设计呢?“别说你不信,我自己都不信,我们家人都不信。”张泽说。虽然他认为自己在艺术方面很灵通,但是毕竟没有学过一天画画,更没有学过建筑及装饰设计,怎么就能设计大楼、又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呢?“告诉你们这个秘密吧: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缘故,大法开启给我的特异功能。”

最先发现这个功能的是他的一个朋友。那是在他修炼法轮功以后的第3、4个年头上,张泽正在外贸公司上班。一个搞建筑设计的朋友有一天愁眉苦脸地找到他,说甲方要兴建一所娱乐城,非要欧式建筑不可。这个朋友屡次投标都不中。“你老去欧洲,要不你帮我画一个样子吧?”这个朋友对张泽说。

张泽只听了对方几句话,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构思。他随手用笔勾勒出一座红色圆顶的拜占庭式的建筑图样。朋友拿走几天后,就兴冲冲地跑来告诉他:“中了!中了!那个老板说了,他要的就是你画的样子!”现在,张泽的这个处女作已经矗立在长春市开发区很多年了。

从那以后,经常有人来找张泽设计大楼。他有一次到北京想买一本400多块钱的书,认真学一下建筑设计。那本书的作者、一位张姓著名建筑师却对他说:“你不用买我的书了,你用不着。”张泽作为一个设计师的名声渐渐响了起来,人们尊称他“张大师”。2000年,张泽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我只需要一枝笔、一张纸、一把尺。你只要把你建筑的功能和想要的风格告诉我,我就可以出图。”张泽说。大工程也许需要一个月,小的设计有的只需15分钟就完成了。当然,现在的建筑设计图需要计算机出图,他又没有建筑设计执照,他需要帮手与人合作。但是平、立、剖面图都由他来画。有时候他的设计方案是如此的精确,以至于合作方的设计院连一毫米都不动,照图原样施工。

到目前为止,大大小小、室内室外的设计都算上,张泽已经画了上千张设计图了,建筑、装修成品也有一二百个了。张泽给人设计方案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只给人一套方案,没有第二套。“因为第二套已经被我淘汰了,我给出的是最好的方案。如果你不满意,那就请找别人吧,我只给一套。”张泽不无骄傲地说。

张泽设计作品——饶阳开发大厦。 (本人提供)
张泽设计作品——饶阳开发大厦。(本人提供)

他的设计作品从大学、幼儿园、图书馆,到影视中心、娱乐城、超市、货运站⋯⋯合作单位遍及中国的大江南北。有人让他把自己的职称改成“教授”等头衔来提高他的价格,但是张泽从来不答应。

“我是信仰真、善、忍的,我得说真话,我就上了2年学,设计才能是我修炼法轮功得到的本领。”张泽说。因为他的诚实,一些欠他钱不想还的人要把他修炼的事举报到公安局去,想要迫害他。

“还有很多人找我,要宣传我,借我发财。但是他们不敢让我说真话。因为我告诉他们:你们要是不提法轮功,我就不接受采访。”张泽说。在国内时,他有很多朋友,但是他却越来越感到孤独。朋友找到他,不外乎吃喝玩乐。可他是一个修炼人,酒色不沾。渐渐地,像在一片污浊的溶液中析出晶体一样,张泽感觉他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渐行渐远。2015年年底,他带妻女一起来到了美国。

买飞机票时,他故意买到了“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因为他喜欢“自由”这个名字。当飞机降落到目的地,他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后,他对自己说:“在这里你可以对任何人说‘法轮大法好’了,没有人会抓你了。”他真正体会到了自由和解放。

当年那个街头的小混混已经完全淹没在历史的烟波中了,后来的天才设计师也远离了家乡。如今的张泽只有一个身份:法轮功修炼者。他说:“法轮大法给了我一切,现在,我只希望尽我的所能为法轮大法做贡献。”◇#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