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范〉─唐太宗的治国之道(五)

作者:天使 整理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审官第四

【原文】

夫设官分职,所以阐化宣风。故明主之任人,如巧匠之制木,直者以为辕,曲者以为轮;长者以为栋梁,短者以为栱角。无曲直长短,各有所施。明主之任人,亦由是也。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故良匠无弃材,明主无弃士。不以一恶忘其善;勿以小瑕掩其功。割政分机,尽其所有。然则函牛之鼎,不可处以烹鸡;捕鼠之狸,不可使以搏兽;一钧之器,不能容以江汉之流;百石之车,不可满以斗筲之粟。何则大非小之量,轻非重之宜。

今人智有短长,能有巨细。或蕴百而尚少,或统一而为多。有轻才者,不可委以重任;有小力者,不可赖以成职。委任责成,不劳而化,此设官之当也。斯二者治乱之源。

立国制人,资股肱以合德;宣风道俗,俟明贤而寄心。列宿腾天,助阴光之夕照;百川决地,添溟渤之深源。海月之深朗,犹假物而为大。君人御下,统极理时,独运方寸之心,以括九区之内,不资众力何以成功?必须明职审贤,择材分禄。得其人则风行化洽,失其用则亏教伤人。故云则哲惟难,良可慎也!

【译文】

一个国家设立百官,分封职守,是用来阐明德义,教化万民,宣扬德行风化的。所以圣明的君主任人选官,就好像能工巧匠制作木器一样,直的就用它做车辕,曲的就用它做车轮;长的就用它做栋梁,短的就用它做栱角。无论是曲的、直的、长的、短的,都能根据它的能力派上用场。圣明的君主任用人才,和能工巧匠选用木料同样的道理。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就采用他的谋略;如果是比较愚笨的人,就使用他的蛮力;如果是勇敢的人,就使用他的威武;如果是胆小的人,就使用他的谨慎;无论是聪明、愚笨、勇敢还是胆小的,都会全面考察来任用他。所以,对于一个良好的工匠来说,没有无用之材;对于一个圣明的君主来说,没有无用的人。对于一个人,不能因为他做了一件坏事,就忘掉他所做过的好事。也不能因为他有一点小的过错,就抹杀掉他的功绩。应该根据不同的政务,分设不同的职能部门来管理,尽量发挥他们所具有的能力。不过,能装下一头牛的大鼎,就不适合用来煮鸡;狸猫只能捕鼠,就不用它去与猛兽搏斗;只能放三十斤东西的容器,不能让它去容纳长江和汉水;能装一百石粮食的车,如果只放几斗粟米,那么它就不能装满。这么说来,大的东西不能用小的标准来衡量,将轻的当成重的用,就会不适宜。

人与人的智慧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能力有大有小。有的人包蕴很多事务还感觉少,有的人只承担一项事务却觉得很多。对于才能疏浅的人,不能让他担当重任。对于能力不大的人,不能把要求能力大的职务托付给他。如果委任的官员都能够胜任,不用过分操劳就能把国家治理好。如果做到了,那说明设官分职,任用人员是比较妥当的。用人得当还是失当,这是国家大治或是动乱的根本原因。

治理国家和万民,要依靠忠良之臣共同的德行;宣播仁风,教化好的习俗,要寄托在明哲贤能的人的身上。众星布列在天空,增加了夜晚月照的光芒;百川流入大海,增添了大海的深广。大海那么深广,月亮那么明朗,仍然需要借助其它的东西来壮大自己。作为国君统治天下,总统三极,循理四时,单以自己的方寸之心,来料理整个天下的事务,如果不去借助众人的力量,怎么能够成功呢?所以必须明辨职位大小,审识贤俊可否,选择材(才)能短长,分颁他们的爵位和俸禄。如果用人得当,就会仁风流行,教化得施;如果用人不得当,就会教化不行,有伤人伦。所以说知人善用这种智慧是很难的,要做好这一点可要慎重啊!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太宗视人才为治国之本,是帝王所拥有的珍贵财富。盖天下可以一人主之,不可以一人治之。虽以帝尧之圣,后世莫及,然亦必待贤臣而后能成功。《书》曰:“股肱惟人,良臣惟圣”。
  • 实录馆总裁、军机大臣、体仁阁大学士徐世昌在《<康熙政要>序》中,赞道,“检讨章梫,绩学深思,覃于掌故,故仿唐史臣吴兢《贞观政要》之体,为《康熙政要》卷二十有四,目四十有二,择精语详,使二百年以后读者,如见先正王氏熙、冯氏溥、李氏光地诸臣一堂拜扬之盛。”同时高度评价康熙盛世为“历年之永,作人之盛,弗禄之康,盖自汉以来所未有也。”另一位给《康熙政要》作序的协办大学士、外务部尚书瞿鸿辑盛赞康熙大帝,“圣祖《庭训》尝曰:‘心法为治法之原。’此所以上接尧舜之心传,而克成尧舜之治道也。”
  • 王道仁政的特点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亲》篇中写到:“夫封之太强,则为嗜脐之患,致之太弱,则无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强,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 人民,是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国家,是君王统治天下的根本。国君为政的宗旨,精微高大,如同山岳,高耸云霄而巍然不动;如同日月,普照大地而光辉灿烂。这是君王治国的宗旨,是亿万百姓所瞻仰的东西,是天下归心的依据。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极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将自己戎马一生的征战经验、励精图治的治国之道,用流畅的文笔、深邃的智慧、成功的范例一气呵成,撰著《帝范》十二篇,作为对太子李治的训诫之辞。写完此书第二年,太宗即与世长辞,《帝范》便成为他的政治遗嘱和绝笔之文。
  • 不同于世上其它国家历史,华夏舞台以朝代更替方式呈现其独有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特色。贞观二十二年太宗亲撰《帝范》一书,分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诫盈、崇俭、赏罚、务农、阅武、崇文十二篇,赐皇太子李治(后为唐高宗),阐述帝王之道,垂范万世。
  • 隋末群雄起,李唐天命归。 武功兼文治,八荒播德威。
  • 谈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盛世明君。自公元626年9月4日(八月初九甲子日)登基后,唐太宗率领臣民开创了震烁古今的盛世天朝,史称“贞观之治”。大唐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唐太宗也被后世誉为“千古一帝”。
  • 唐太宗,一代圣明之君,可谓是深谙“治国以礼”之道。礼,法于地,即地生万物而井然有别,各得其宜;及于人则启导人们了解因等差而必须彼此尊重的道理。《审官》中我们看到,唐太宗的用人之道不只在于选贤任能,而是“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明主无弃士”,“明职审贤,择材分禄”。其实这正是“礼”的目标,使等差有别的人各有其适宜的位置。至此天下必自然和顺,道德仁义,也因循礼而得以发扬光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