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生命的姿势

作者:辛然(大法弟子)

(fotolia)

  人气: 310
【字号】    
   标签: tags: ,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这近在足畔的小花儿,或直立或倒伏,叶子和花茎却极力的向上,那贴伏地上的茎叶,不觉让我想起夏天的一场暴雨。

那场雨令人恐惧。雨夹着风,风携着雨,呼啸着,闪电如巨兽撕开天幕,水向下倾倒。转眼间,街上成了河道。田里的水涌出来,路边的沟槽“咕咚咕咚”往外漾,小河道一片浑浊,水卷着垃圾和草叶汹涌而下。河边儿和路畔的蒿草倒伏一片。无情的风雨摧毁了地上无数的草木,我曾遗憾地想,被暴雨洗劫过的“蒿草”,怕难以活下来了。

就在中秋过后,夏日里暴雨洗劫过的那片“蒿草”却愈加葱郁。远远看去,竟顶着一片片光晕,那一朵朵小花,就像一个个笑容。昂着头,奋力向上。我的心里一阵感动,那是生命的姿势!矮处的花儿,原来被风从根部劈断。也许只顾生长,忘了防御风雨的袭击才使她们这样吧。坚韧、刚强、默默不求理解的品质,那不屈的生命姿势,令我久久难以忘怀。

初时,她们开在春的荒草里,有谁把她当作花儿呢?菊就是菊,她只默默的生长。在秋蝉哀鸣,草木枯黄的时节,她无声地开放,朴实、自然、傲岸而尊贵。她赋予秋以特有的意蕴,她以独特的姿势宣示着生命的真意。想到这,心里一阵亮。

就在一个月前,心里还不免沉闷、压抑。亲人被抓,而他只因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却遭此祸端。然而,亲人不惊不怵,坦荡善良,就是慈悲祥和的告诉“办案”警察:你们错了,邪党是在惑乱世间。他把大爱撒在故乡的热土上,就像这秋日的野菊,愈寒愈开出生命的姿彩。

野菊开了,亲人也已经回来了。

风能怎样,雨又能怎样?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着,等着人生的奇迹,等着成长,等着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着:“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 我总以为随着年纪增长,会慢慢遗忘那妇人祈求华佗的样子,但后来外公去世前,卧在病榻奄奄一息,母亲不眠不休守着外公的病床,母亲的背影在我眼里,常常重叠那个庙里老妇的无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对苦难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 那个大雨过后的清晨,我站在和煦阳光里,惊讶着这仿佛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的花儿。她居然开了。似乎不必准备,也无需怀疑。
  • 对观众的反应,我不感到惊讶,因为对多数人而言,电影一直是一种娱乐,是一种情绪的出口,但对侯孝贤而言,电影是一种艺术,是一个美学的入口。
  • 赏花者在花丛里蝴蝶般飞舞,忙着用手机拍照。抬头遥望,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显得翠绿了。前方的奇莱北峰,远远地高耸云雾里。
  • 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为使命,展现五千年神传文明,神韵之美如汩汩清泉,洗涤着观众的心灵深处,从她博大精深的内涵里,每个人都照见了更好的自己。任何民族、任何职业,无不如是。这是韩国散文家金绥仁女士在5月4日晚观看完神韵晚会之后的切身之感。
  • 在我看到苏东坡那传世不朽的“天下第三行书”,“宋书第一”的寒食帖时,我已先读过了康熙年间的木刻版原诗《寒食雨》二首,当年在大学课程里开《苏东坡诗》的是龚鹏程老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