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0后女孩的自述(2) 记不得爸妈被关多少次

蒋炼娇近照(大纪元)
人气: 18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02日讯】按:这是一个从小被迫与父母分开的女孩,七岁时回到父母身边,开始修炼法轮功;九岁随全家到北京天安门上访,之后父母被判刑、劳教,失去呵护的她和妹妹哥哥也失去自由,被监控,饿肚子,挨冻,遭人欺辱……

父亲在监狱里遭受酷刑,腿被打折,不会说话了,后来又因写了一个“善”字再次被劳教;母亲常常被从家中拖走……她记不清十几年来父母被抓了多少次,但当她讲出自己的经历,却又招来中共对她全家人的再次迫害。

2016年10月,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孩,25岁的蒋炼娇终于成功逃离了中国。本文据采访录音整理出她的坎坷经历。

(续前文

我都记不得我爸妈被关过多少次了

因为去天安门上访,我妈就被关进湖北省沙洋女子劳教所,本来是两年,记得不是太清楚了,总之后来被加刑半年,因为她炼功。劳教所里最重的铁砣、手镣、脚镣都给她铐上了,她还经常“背宝剑”(一种双手在后背反铐的刑罚),在劳教所还让她做手机的耳机,还剥花生,不带壳的花生一天要全剥出20斤,剥不完就不许睡觉。

我大姐被关在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她跟我形容过拘留所的饭:吃死菜叶,下边全是汤,还带泥,还有黑黑的馒头,一天三餐都是这样,不够吃。

我妈妈先给放回家,刚回来医院就逼她:“交五千元你们就住下,不交钱你们就走人!”我妈四处借钱,谁借你啊!我们家亲戚都不理解,再说我爸判刑还不知啥时回来,家里没有收入,谁敢借你这个钱!什么时候能还上?我妈上下借,也没借着,最后我妈豁出去了,说,要命一条,要钱没有!医院这才作罢。

后来知道,中共实行连坐,医院里只要有人炼功,院长就受牵连,他升不了级,也涨不了工资,可能也觉得亏吧,他就想讹点钱。说起来,他跟我们家还算是亲戚……我家每年过年炸麻花儿,我妈都给他送,那时我就接受不了我妈那样对他,为什么要给他?我家很少炸麻花儿的。

我妈原来是医院员工,后来就让她洗单子了,一个月给250块,还不许她离开医院,因为一离开,就不能监视她了嘛。

洗单子我印象太深了,我们小孩放学回来都得跟着洗嘛,那些单子真难洗啊,动骨科手术的单子,特臭的骨髓都烂在单子上,还有剖腹产那个,很多血块子、小孩的那个脐屎啊,各种掺在一起,必须把它刷掉,那血,当时要不弄,时间长了就洗不掉嘛,一洗不掉,就说你没洗干净。

不给盆,不给洗衣粉,不给刷子,任何东西医院都不给。床单特别沉,要用棒槌,没有棒槌,后来我妈弄了一个。大冬天也好,大夏天也好,你都得洗干净。冬天特别冷,都结冰了,被子往上一搭就结冰,那也得洗,到河里洗,那个手冻得通红,如果不捂一下,直接去烤火,你的手会相当疼,洗多了那个手会起皮。

还要编竹帘子,特别勒手。大年三十儿,我们小孩好想不编啊,想过年嘛,我妈希望我们编,小孩儿手快,编一捆儿是一捆儿,一捆儿1块1啊,她跟我们商量,去编吧,挣点钱……我记得那天起了特别大的雾,编了一会儿,我们就不想编了,有的人家已经开始放炮了,过年吃年饭啊,我们着急,再编会儿算了,不编了,哎,这好冷,总觉得一年到头,好累啊,想歇一会儿,想过年了……然后我们就回去了,我妈说你们才编了多长时间啊,我们就说这个大雾的什么的,找借口呗。

哎,夏天也编,我们那里热啊,但有一次我妈居然给我们买了雪糕!因为我们编得多,就是奖励吧,雪糕是七个“小矮人”儿,五颜六色的,白色的、粉色的、黄色的,像蘑菇、小伞,这儿有个棍儿,特别小就是那种,我们就嗦着吃,终于吃上冰棍儿啦!

因为没钱,我家夏天不用电扇,我和我妹妹的房间,常年没有灯,晚上我们就在黑屋里走来走去,后来到北京,我也习惯了晚上不开灯,省电,在黑暗中我不害怕。

我爸刑满释放前,我妈和我姐去监狱看他,回来哭得不行,说你爸可能活不了啦!最后我爸还是活着回家了,带着双拐,他的腿被打断了,不会说话,牙齿都被打掉了,人特别瘦。

后来我了解到,在琴断口监狱,他整个人被提溜两条腿,头朝下挂起,用厚的木板子抡他,那木板都打成碎渣了。还用一种我们老家叫铁扫帚的东西,把他衣服剥光了打,那上面带着枝杈,打人疼啊。最疼的是用敲墙的锤子,专门在他四肢的关节处,使劲敲他,他的腿就是这样被打断的,最狠的一次,爸爸被打了一天一夜,人都给打瘫了。回来时他只能躺在床上,他的双拐我印象非常深。

监狱三年,我爸基本没有说过话,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他说小时候他爷爷挨批斗,他被逼在下边喊口号,斗他爷爷。所以为了避免在压力下自己说违心话,他在里面甚至尝试把舌头咬断,后来就决定不说话了。他始终不认罪,长时间被隔离,没有沟通语言的环境,后来真就不会说话了。

我叫他爸爸,他嘴巴动了动,像猪一样哼哼,他不能答应我,他只会哼,我妈就教他发音。

现在他会说话了,腿也好了,因为他坚信大法,腿断了,他还炼功呢,所以身体都恢复正常了。但之后医院不给他注册医师证,让冲厕所、扫地,一个月挣250元。

我爸妈好像被关过六七次?我都记不得多少次了,经常一下子人就不见了,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期间,每一阶段他们都至少有一次被抓走。洗脑班、监狱、劳教所、拘留所、派出所什么的,是他们常去的地方。

我的记忆挺混乱的,只记得一些碎片啊。

有一次我妈在地里干活,上边来人抓她,她就逃,没地方逃,她就躲到厕所里……后来还逃到山上,衣服都没有……

我上初中时,没钱在食堂买饭,我妈中午就给我送饭。有一天左等右等,我都没等到她,心里犯嘀咕,是不是出事了?我就回家了,门锁着,我知道去哪里找她,直接就去了派出所,喊我妈。她冲出来,从兜里掏出十几块钱,塞给我:你们几个就自己吃吧,你爸也被关进来了……

我妈回家后,也会买些衣服,都买超大的,那衣服,上衣都这么长,能穿好几年。后来有同修给我们带一些衣服,我这件衣服(指著身上穿的蓝裙子),十几年了,当时穿不了嘛,当时穿着很大啊,现在穿合适了。

我亲眼见到我妈被拖走,他们要把我妈带走,几个人往楼下拖她,她不愿意啊,他们就硬拖,他们不让我们孩子下去。但那砰砰的声音,我都记得,那是我妈胳膊腿儿跟台阶碰撞的声音,我们家在三楼,很长的楼梯,我妈穿的衣服很薄。

有次快过年了,那时过年家家都贴对联,我家穷,买不起对联,我爸就在一个红颜色的方形纸上,写了一个“善”字,贴在我家的堂屋门上了,要不然就不像过年啊。没多久,院长把我爸举报了,他们抓我爸,把“善”字给撕了,说谁都能写,你不能写这个字,后来我爸给劳教了,就因为他写了一个“善”字!那时因为他身体不行了,刚刚被从劳教所放回来,没想到又进去了。

恐惧……有一段时间我睡觉特别害怕,一闭眼睛就害怕,不敢睡觉,一直睁着眼睛……后来我就非常害怕咚咚的敲门声。我父母在家的时候,他们经常半夜来,咚咚咚,敲我们家门儿,有时把门都敲破了。

他们每次来我家都是半夜,进门直接把我父母铐起来,然后抄家,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翻出来,找什么呢?就是找书啊!抄得烂七八糟,连窗户、窗户外边儿都要看,和法轮功有关的一切东西,都是罪证……我现在一看到警察就紧张,看警车心里也发急,看到贼眉鼠眼的人,我总怀疑是便衣,总想他可能会干什么事情。

在别人面前说话,我一直声音很小,如果别人跟我大声说话,一般我就不再说了,因为小时候,我经常听见警察训话,特别大声地训话。#

本文据采访录音整理。待续。)

采访整理:李慧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11-03 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