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裔士兵陈宇晖自杀5周年 社区纪念

表弟发表致高中生公开信 吁警惕军中霸凌

位于华埠的陈宇晖路。 (蔡溶/大纪元)

人气: 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周日(10月2日),美华协会、华埠民选官员及军方代表在陈宇晖生前学校,举办纪念活动,希望陈宇晖的故事能被更多人所知,以防类似的悲剧不断发生。

5年前的10月3日,年仅19岁的华裔士兵陈宇晖在阿富汗美军基地服役时因不堪受辱遭虐而自杀,5年来,在亚裔维权人士不断的努力下,华埠设立了陈宇晖路,美国军队针对军中霸凌也有更多的预防措施,但是军中自杀率仍然很高。

陈宇晖的表弟陈宝强(右二),在纪念活动中首次宣读他对高中生的公开信,希望陈宇晖的事能被更多人所知,确保不再发生同样的悲剧。
陈宇晖的表弟陈宝强(右二),在纪念活动中首次宣读他对高中生的公开信,希望陈宇晖的事能被更多人所知,确保不再发生同样的悲剧。(蔡溶/大纪元)

纪念活动于当日上午在陈宇晖曾经就读的130小学举行,除了播放陈宇晖记录片外,一直致力于为陈宇晖寻求正义的美华协会纽约分会前会长欧阳萧安、国会议员维乐贵兹、市议员陈倩雯等,以及陈宇晖曾就读的启蒙幼儿园园长、同学和亲友等一一发言,回忆他的童年点滴,社区为陈宇晖之死寻求正义的过程和民选官员争取军队改革的努力。

一行人最后游行到伊利沙白街和坚尼路交界处的“陈宇晖路”牌下,分成5组持牌站立在街头,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陈宇晖的故事,结束霸凌文化。
一行人最后游行到伊利沙白街和坚尼路交界处的“陈宇晖路”牌下,分成5组持牌站立在街头,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陈宇晖的故事,结束霸凌文化。(蔡溶/大纪元)

今年22岁的陈宝强是陈宇晖的表弟,5年前,当他刚上纽约城市技术学院读书时,在布碌崙家中接到军中的电话,自此担任陈宇晖父母的翻译,逐渐了解表哥陈宇晖自杀的案情。“当时真的很困难,”陈宝强说,印象中快乐、有趣的表哥选择自杀,让他感到极为震惊,表哥的死亡并不像他想像的这般简单,陈宝强第一次知道军中存在种族偏见及欺凌现象。

一行人最后游行到伊利沙白街和坚尼路交界处的“陈宇晖路”牌下,分成5组持牌站立在街头,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陈宇晖的故事,争取政府法律的改善。
一行人最后游行到伊利沙白街和坚尼路交界处的“陈宇晖路”牌下,分成5组持牌站立在街头,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陈宇晖的故事,争取政府法律的改善。(蔡溶/大纪元)

在2日的纪念活动中,陈宝强首次宣读他对高中生的公开信,“我们最初以为他是被敌人所射杀,但约一个星期后,我们开始渐渐获得更多信息,了解到他的死是很多原因导致的结果。他的战友对他的中国血统开玩笑,还在他忘记关闭洗澡水龙头后把他拽下床、强迫他在地上爬行的同时,朝他的背上扔石块,把他嘴里灌满水后让他做引体向上、在此期间既不能把水吞下也不能吐出。”

陈宝强说,陈宇晖在自杀前,是一个活泼的人,一心想着报国,计划日后当警察,就像其他纽约客、其他亚裔美国人一样,“他应当得到应有的尊重”。而发生在表哥身上的事,很可能还会发生在别的亚裔美国人身上,五年后军中仍然存在欺凌现象,军中的自杀率仍然很高,陈宝强再次站出来讲述表哥的种种,就是希望陈宇晖的事能被更多人所知,确保不再发生同样的悲剧。

一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在会上讲述了最近爆出的军中凌虐案,一名底特律的巴基斯坦裔移民西迪基(Raheel Siddiqui),在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中饱受欺辱,于3月18日自杀身亡。他被一名教官叫做“恐怖分子”,当他生病的时候,教官仍旧强迫他跑步,最后不堪凌虐而自杀。

美军负责“军事领导多样化”的副部长助理(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the Army for Diversity and Leadership)Warren Whitlock参加活动,他表示,陈宇晖的受虐死亡是不可容忍的,过去5年来,军队做了很多措施和政策,定时对来自不同背景的军人们进行防霸凌培训,希望阻止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军队对凌虐事件很重视,“军队的价值在于每一个士兵,在于尊重每一个人的价值。”

最后,一行人游行到伊利沙白街和坚尼路交界处的“陈宇晖路”牌下,分成5组持牌站立,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陈宇晖的故事,争取政府法律的改善,由陈宇晖的表妹陈颖珊敲响锣鼓,为陈宇晖祈祷。◇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