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 Lavendelzimmer

书摘:巴黎小书店(1)

作者:妮娜‧葛欧格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作者简介】

妮娜‧葛欧格 Nina George

1973年生,现居德国汉堡。自1992年起担任自由记者、作家及专栏作家。2011年,她以小说《嬉弄月亮的人》获选“德莉亚文学奖”最佳德语系爱情小说作家;2012年,她又以短篇犯罪故事《她的生命游戏》荣获“克劳斯奖”。

《巴黎小书店》(Das Lavendelzimmer)是她最受欢迎的代表作,在欧美各地均叫好叫座。

【引言】

巴黎,塞纳河畔,水上文学药房。

这里的每一本书,都是拯救忧伤灵魂的解药。

来到此处的人哪,你的心将被看穿,你的痛将被温柔地治愈……

【书评】

书,不仅是疗伤工具,也是连接陌生人的灯塔。透过栩栩如生的人物,这部小说细细探讨恋人、友人、亲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为了所爱之人无私做出的沉痛牺牲。────“书单”网站/莫妮卡‧贝茨

★美国邦诺书店2015年最佳小说类新书
★美国图书馆读者票选2015年“最爱中的最爱”排行榜TOP 10

【主文】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那个P对老婆做了不要脸的事。”

“太可恶了,好像飞蛾对待新娘面纱。”

“看着某些人的老婆,实在很难怪这些人。冰箱还要买香奈儿的。但男人呢?没一个有良心。”

“女士,我不清楚什么……”

“当然不是在说你,佩赫杜先生,一般男人是用普通纱线编织的,但你是用喀什米尔羊毛。”

“总之呢,就是有新房客搬进来了,五楼,你那一层,先生。”

“但是那位女士家徒四壁,真的一样东西都没有,只有破碎的幻想,要什么缺什么。”

“这个你就帮得上忙了,先生,能给什么就给什么,捐什么都好。”

“当然没问题,或许一本好书……”

“其实呢,我们想到的是更实用的东西,也许一张桌子吧,你知道的,这位女士她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已经知道了。”

卖书人想不出比书更实用的东西,但他允诺会搬张桌子给新来的房客。要桌子,他还有一张。

佩赫杜先生穿着卖力烫挺的白衬衫,推了推领扣之间的领带,接着谨慎地开始卷袖子。他把袖子往内卷,一次卷一折,直到卷到手肘高度为止。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廊上的书柜,柜子后方是他将近二十一年不曾踏入一步的房间。

二十一年时光,二十一个夏季,二十一个元旦早晨。

但,桌子在房里。

他吁了一口气,随手一摸,从书架上抽出欧威尔(Orwell)的《一九八四》(1984)。书没有四分五裂,也没有像受到冒犯的猫咪一样,一口往他的手咬下去。

他取出下一本书,接着又抽出两本,不久双手都伸进柜子里,从架上抱下大堆大堆的书叠在一旁。

书堆发展成树林、高塔、魔幻山岭。他看着手中最后一本书,《钟响十三下》(When the Clock Struck Thirteen),一部描述时空旅行的故事。

他如果相信预兆,这就是一个征兆。

他抡起拳头用力敲打隔板底部,板子从固定零件松脱。接着,他往后一退。

出现了,一层接着一层出现了。文字墙后方的门通往的房间是……

干脆去买张桌子就好了。

佩赫杜先生抹了一下嘴。没错,撢掉书上的灰尘,把书放回去,把那道门忘了。去买张桌子,继续像过去二十年那样过日子。再二十年,他就七十岁了,他可以继续撑到最后。搞不好,他会早死。

懦夫。

他颤抖的手握紧了门把。

这个高大的男人慢慢打开门,将门轻轻往内推,闭紧了眼,然后……

只有月光和干燥的空气。他鼻子一吸,分析空气,但一无所获。

……的味道消失了。

经历二十一个夏天,佩赫杜先生回避想起“……”的技巧,已经像绕过打开的马路检修孔一样熟练。

他通常将她想成“……”,当成嗡嗡思绪中的停顿、旧日印象中的空白、情绪之间的暗点。他动不动就幻想各式各样的“空缺”。

佩赫杜先生看了看四周,房间显得多么幽静,虽然贴着薰衣草蓝的壁纸,感觉还是很暗淡。在掩闭的门后,流逝的岁月挤压出墙壁的颜色。

走廊的光线投射进房间,只有几件东西投下了影子。一把小餐椅、一张餐桌、一只插着二十年前从瓦朗索尔高原偷来的薰衣草的花瓶。还有,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在椅子上坐下,双手环抱住自己。◇(待续)

——节录自《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想上喀日山国家公园(Kazdağı Milli Parkı)一游,那下榻于奥特欧陆克最是方便。七、八月夏日旺季时,这里的旅行社备有各种套装行程,选择性多又经济。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