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2) 盛名远播

杜若

《明妃出塞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6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州官上门 父母不舍

昭君才容盖世,荆门州人无人不识。许多遣媒作伐的富家豪士、仕宦乡绅络绎不绝。王穰夫妇因为老来得女,所以不肯轻易允许,定要为她选个才貌并全的青年才俊,方才首肯。

一天,昭君正和母亲在房中做女工,忽然看到王穰从外面匆匆入内,面色慌张,不胜惊恐。昭君母女见他如此模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得知天子选秀的消息后,夫妻二人谁都不希望将女儿葬送在深宫内院,彼此竟都焦急无措地留下眼泪。

昭君看着悲伤的父母,上前劝道:“爹爹母亲不用着急,女儿若是命中注定要选入深宫,这也是勉强不来的。爹娘白白急坏了身体,岂不坏事。”

王穰没有办法,只好对昭君说:“女儿,要想不进宫,眼下爹娘只有一个办法,时间仓促,没有捡择,恐怕要贻误我儿了。”

昭君见母亲悲伤,也徒自在旁落泪,但一听父亲所言,急忙擦掉眼泪,端端正正立着说道:“此事万万不可。一则点选秀女,乃是朝廷圣旨,凡属子民,理宜遵奉。倘若照父亲所言,岂非违抗圣旨?二则女儿只因身为女身,虽怀有大志,但无处可以施展,常常以此为恨。倘若是有幸应选入宫,或者也可稍展夙愿,将来也未可知。况且母亲已有身孕,若能邀天之福,得生一兄弟,父母便有依靠。女儿红颜薄命,即便没有选秀一事,亦不能有好的归依。倒是离开父母,日后即便遭遇不测,反而也可免得父母悲伤。”所以昭君决计应选。

荆门州州官自得密旨后,想在州内寻一绝色美人,一日不敢怠慢。久闻昭君盛名,惟恐她的父母不肯,所以带着兵丁、备了轿马连夜赶来。州官不待王穰迎请,早已自行出轿,坐在王家的厅堂之上,使得王穰躲闪不及。

州官以权势相逼,王穰终是不肯答应,决议要去面见天使,当面讨个说辞。州官有备而来,见状便吩咐随从,将王穰锁了起来,准备带回城去。昭君见州官要锁拿父亲,知道势已不妙,遂即挺身而出,答应前去听点。

州官听了昭君的话,命人放了她的父亲,继而说道:“你既肯应选,本州也无其他殊求,只是要立即上轿,跟随本州面见天使。”

昭君说:“小女双亲年老,膝下无子。请略待片刻,待民女与母亲略叙离情,便终身感德。”

昭君搀扶著父亲来到屋内。姚氏早已哭得和泪人一般,见昭君父女入内,抢上前去抱住女儿放声大哭:“我的儿,为娘怎么能舍得你离开膝下,选入深宫呢?是那州官无事生非,非要弄得我们母女分离。我们前世和他结了什么仇怨,使他非要如此逼迫,我也不要这条老命了,现在就出去和他拼了。”说着,便要到外面和州官拚命。

昭君忙把母亲拖住,连声劝道:“母亲不要悲伤,女儿此去,料想也不至于老守深宫。倘若略有寸进,一定会设法和父母相见。那州官也是奉皇命行事,不得已而为。母亲也不要责备于他。人各有命,苦苦哀恋也于事无补,反而徒增孤苦伤悲。”

王穰听着女儿劝述,长叹了一口气:“既然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我们空自悲泣又有何益?料想女儿才容绝世,必得天子宠爱。将来一定会有再见之日。快把女儿应用之物收拾一番罢。别让州官等急,反而坏了美事。”王穰说着也独自掩面而泣。

姚氏早已软瘫在地,不能动弹,哽咽著说不出话来。王穰流着泪说道:“女儿沿途须要保重,父母虽然年老,身体还康泰。只是你,日后独自担当,需要格外保重。爹娘惟望你有出头之日,就可再来相会了。事已至此,你上轿去罢。”

《明妃出塞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明妃出塞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昭君隐忍着眼泪,深深低头,硬把那千百酸楚、离别伤悲压在心底,她对父母说道:“爹爹、母亲,不孝女儿就此去了。”说罢掩面出外,见了州官,竟自上轿,任凭他们抬去。

昭君坐在轿上,思虑著父母已远后,竟独自放声痛哭。哭声痛彻心扉,凄楚百般,引得轿夫、州官也是各自酸楚,沿途一片寂寂默默。

谁知道这一别,昭君在无还乡之日,惟有日后茫茫朔漠,一片青塚,独自留下千百衷肠,对着故土遥遥诉说。(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昭君奉命和亲,远嫁异域,一代汉室佳人为国身殉异乡,纵隔千年也倍感凄凉。昭君虽为画工所误,但天命使然身归匈奴,殁葬异域。汉室仰赖昭君一人之力,数世得以免遭边患之忧。昭君出塞终成千古流芳之事,文人韵士,千百年来为她吟咏诗歌。
  • 元帝与群臣注目观看,遥见四名垂髫宫婢,引一位绝色姝丽姗姗而来。莲步方移,香风已到,遥望如出水芙蓉,娇艳无比。待渐行渐近,便觉光彩照耀,使人满目生花,不敢直视。待昭君停立,众臣方定睛细看,但见她丰容靓饰,艳绝尘寰,顾影徘徊。
  • 昭君自请遣往匈奴,使人递呈掖庭令。昭君书中词意慷慨,声明自己虽属荏弱女子,但甘愿为国宣劳,并非贪享荣华富贵。
  • 原来当日毛延寿进呈昭君画像,刻意在两眼之下点了两颗黑痣。元帝初见昭君画像仍觉得画中之人仙骨珊珊,丽绝尘寰,即使汉皋神女、洛浦仙妃也不过如此,立即传命要召见王昭君,但被毛延寿谏阻。
  • 但这茫茫的乡愁思亲纵使绵延无限,但心中总有一道天始终撑起昭君的胸襟,即便当时昭君自己还不清楚,那是连接大汉、匈奴天命的所在,使她能在反复悲伤之余,仍有心力冲破那层层的情愁牵绊。
  • 昭君天生慧质兰心,容貌又极姝丽。王穰夫妇把爱女视作掌上明珠,百般呵护,琴棋书画样样教她。昭君十六岁时,早已是遍读经书,吟诗作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中华人物】“自有千秋在”的王昭君
  • 至于我们说昭君具有很明显的射手座的性格,那么何为射手座呢?所谓射手座是指在夏季到秋季间,在银河东南岸出现的星座,它的代表符号是射向目标的一支箭。射手座的守护星是“木星”,常有人说当他们感到疲倦时,多半是因为单调无聊所致,所以占星学家往往建议他们只要换个工作就能恢复一贯的生气。
  • 王昭君,本名王嫱,字昭君,她是西汉时期位于今天湖北一地出生的人,也就是位于长江三峡中,一个叫秭归的地方﹙南郡秭归坪人﹚。后人称她为明妃。
  • 《昭君出塞》可说是戏曲的活化石,它非常典型,艺人一代一代的传承,保存下原始的的戏剧结构与表演方式,细细品味可以领略出久远前的戏曲风貌。人物精简,却能藉唱词、身段谱出关山万里,壮阔的史诗气氛。尤其由昭君一人主唱,犹有元杂剧遗韵,在悠久的时空中她独自吟哦,却唤起人间千古的共鸣—崎岖世上路,望不见自己的家园在何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