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丽‧流华-中国流行歌曲奠基到高峰

黎锦晖‧民间曲调开拓新章 流行歌曲引航(1)

浮生之歌‧词人篇
作者:曲典飞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人气: 254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十世纪,从三十年代后期起,中国国难深重,战祸频仍,内忧外患无一日止息,然而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上海特殊的人文环境中,流行歌曲竟然大放异彩,开出娇艳的花朵,在奠基期扎下了稳固的根干。在抗战胜利后的1940年代,中国流行歌曲达到第一个高峰。中国流行歌曲奠基期经过曲折的发展,而有了令人惊奇的成果,这曲折、惊奇也映照在奠基的黎锦晖身上。

以歌曲兴国语教育  奠基中国流行音乐

黎锦晖是在中国流行歌曲的开拓页,表现了继承中国民间曲艺和歌谣的精神风格,进而辗转奏新章的引航者、奠基者的角色。黎锦晖和他的七弟“歌王”黎锦光、严华、严折西等人,在20世纪1930、1940年代的上海流行歌曲音乐界,被冠以“黎派”。当时社会泛称黎派音乐为“桃花派”。说“桃花”香艳也闻到轻佻的气息,带有轻看之意。然而,如桃花江过渡一般,经过时间淘洗,春暖轻舟荡荡,黎派成为上海流行歌曲史的领航者。

清 张伟〈桃花〉。(公有领域)
清 张伟〈桃花〉。(公有领域)

旧曲新调新教师

黎锦晖的流行音乐在成形时期,主要根植于传统,充份吸收中国民间歌谣、小调、戏剧曲艺之艺术菁华,加以改编、去化,褪去粗鄙庸俗,撷取适合大众传唱的段落,吸收了西洋音乐,像爵士乐、舞曲、歌剧等的技巧,作成一首首通俗而不低俗的流行歌曲。虽然在早期大量的流行歌曲中还是有些良莠不齐的作品,是初创过程中纷呈的现象,然而,猥亵的词藻不用,通俗而不低俗始终是黎锦晖谨守的原则。当时流传于江南一带青楼妓院所唱的小调他一概不采。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是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流行歌曲符合城市居民的生活趣味,受到普遍的欢迎。这中国流行歌曲的起源是来自传统民间曲艺。早在1910年代初期,黎锦晖曾经在单级师范学校的教师传习所教过私塾“老夫子”们音乐教学课。后来在长沙闻名的小学、中学授过乐音课,当时的老师们常采用日本歌曲的曲调填词教给学生,黎锦晖觉得不可取,他试着从传统音乐中选材,善用了他熟习的民族音乐、民俗小调的曲子加以改作成学堂歌曲,自己填词,这种传统味儿的歌曲深得学生的喜爱。

黎锦晖的生涯精神

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公元1891-1967年),字均荃,出身湖南湘潭山村的书香门第,长沙高等师范学校毕业。父亲和大哥在晚清最后一次秀才考选中第,那时一起赴考的黎锦晖没有选上秀才。黎锦晖出生排行第二,他在父母的督促下,三岁时就和大哥入家塾读书习字,读四书五经启蒙,并兼涉唐诗宋词。他在中学阶段就写作发表,素有“革命才子”之誉,年轻时从事报刊的主笔与编辑多年。他是中国近代国语教育学家,在推行国语教育中,运用了音乐、歌曲、戏剧的元素,自编教材并且组织团队推广演示。后来,因缘际会,推动平民音乐、歌舞表演又成了他青壮期的主要生涯。

黎锦晖培养了大量会说国语的人才,编辑启蒙教育用的《小朋友》杂志、国语科教材,又先后受聘为南方大学、交通大学教授和上海艺术大学校长,在上海教育界极具威望,在全国教育界也颇有影响。今天最为人所熟知的,则是他在中国流行音乐、流行歌曲上所奠定的新里程碑。

志业与兴趣  为时代开新路

音乐和国语教学可说是黎锦晖一生志业中的两股主力,互相交织、相辅相成。来自兄弟们的牵引,在他的生涯成就中时而穿针引线。他的长兄是黎锦熙是推动民初国语运动的国学家,他家兄弟八人有“黎氏八骏”之誉。对音乐这一领域,黎锦晖在童年时即表现出浓厚兴趣,喜爱玩弄古琴和吹、弹、拉、打等乐器;他不讳言自己不是科班出身,然而,他对民间音乐、戏曲的研究、收集整理,以及后来涉足西方音乐,都表现出倍于常人的戮力苦学和用心钻研精神,总是抓住一切机会观摩民族戏曲、搜编民间音乐以及表演,即使带团到外国表演时也不放过机会。

1917年起,他在北京任职众议院院长秘书、从事报纸编辑期间,和京剧名角往来请益,作功课观看戏曲,游艺昆曲、湘剧、汉剧、花鼓戏,收集民间曲艺。1917年,他得到民初教育家蔡元培的赏识,在北大参加了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并任丝竹组组长,进行改编小调的创作和表演,初触及了改编的流行音乐对大众的感染力。

黎锦晖在上海中华书局参与了第一批白话国语教科书的编辑出版,领先实验用音乐辅助国语教学,主编出版了中国最早也是年期最长的儿童刊物《小朋友》期刊,他编写了第一出中国儿童歌剧,他创立的中华歌舞团是中国第一个歌舞团、打破了女性不能登台的禁忌,他创立了音乐界的明星制,他写了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开拓了平民音乐的新局,为中国流行歌曲的第一个高峰奠定了基础。

片羽记情‧歌词附录

〈毛毛雨〉(黎锦晖词曲)这首歌是上海流行歌曲的初试啼声。歌词直率热情地表白,等待一个亲爱的人的来到,等不到人过程的心里起伏与难捱的心情,当时引起极大的轰动和争议。歌词有四段,叙事心里的转折:


〈毛毛雨〉

毛毛雨下个不停,微微风吹个不停。
微风细雨柳青青,唉哟哟!柳青青。
小亲亲,不要你的金,小亲亲,不要你的银。
奴奴呀只要你的心,唉哟哟!你的心。
毛毛雨不要尽为难,微微风不要尽麻烦。
雨打风吹行路难,哎哟哟!行路难。

年轻的郎,太阳刚出山;年轻的姐,荷花刚展瓣。
莫等花残日落山,哎哟哟!日落山。

毛雨 打湿了尘埃,微微风 吹冷了情怀。
雨息风停你要来,哎哟哟!你要来。
心难耐等等也不来,意难捱再等也不来。
又不忍埋怨 我的爱,哎哟哟!我的爱。

毛毛雨 打得我泪满腮,微微风吹得我,不敢把头抬。
狂风暴雨怎么安排,哎哟哟!怎么安排。
莫不是又是走不开,莫不是生了病和灾?
猛抬头走进我的好人来,哎哟哟!好人来!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日一般人对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可能封存着鸳鸯蝴蝶、儿女情长的印象。的确,以爱情为主调的“桃花派”歌曲的情调符合当代上海都市常民的心理和情感需求,成了上海流行歌曲最大的一支,然而,如果打开上海流行歌曲的歌匣,就会发现它的内涵丰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鸳鸯蝴蝶、儿女情长所能涵盖。
  •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毛毛雨〉,起源于中国传统民间曲艺,而非移植自西方。另一首黎锦晖在1930年代前创作的颇有盛名的〈桃花江〉也是取用了中国民间曲艺的元素创了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风格。
  • 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邓丽君,靠的是她靓丽的歌喉和天生的丽质,也靠的是强大的流行歌曲团队的配合,但是最重要的,是她有一批为她量身定做歌曲的词曲作家
  • 蜚声国际的神韵艺术团昨天(3月2日)重返纽约,再次掀起一波令人振奋的“中国古风”。神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与文明宝库里汲取灵感,每年制作一套全新的节目。今年1月在纽约的演出场场爆满,大获成功。如今,在短短的七星期之后,再度登上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The David H. Koch Theater At Lincoln Center)的舞台。  
  • (大纪元记者梁博加州硅谷报导)一件白色无袖旗袍,一头经典复古的手推波纹发,舞台灯光下的歌手梅楣仿佛站在巨大而古老的黑胶唱片上,随着一曲曲华语老歌的旋律流转,从美国科技重镇硅谷回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上海。
  • 我一直以为,邓丽君只是个外貌美丽头脑简单的歌星和艺人。但是,在一九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中,她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感动不已。她站到了中国人民一边, 支持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
  • 2015年第32届大芝加哥侨学各界新年晚会( UNITY),2月28日晚在市中心希尔顿大酒店隆重举行。主流政要、侨学先进等近千友人一起庆祝华人最重要的新年。中华民国驻芝加哥经济文化代表处处长何震寰,侨教中心主任阎树荣,以及联邦众议员多尔德(Robert Dold)、伊州前副州长赛蒙、现任副州长代表,以及新任伊州财长方仲华、伊州参议员杭特(Mattie Hunter)、库克郡长普瑞温可(Toni Preckwinkle)等多位嘉宾出席。
  • (大纪元加拿大多伦多记者站报导)神韵交响乐团2014年北美七城巡演,10月16日在加拿大首演。多伦多罗伊•汤姆森音乐厅(Roy Thomson Hall)上演的音乐会感动了满场观众,神韵交响乐团首创的中西合璧交响乐,以其雄浑委婉丰富的表现力,再现东西文化的精髓,倾倒了现场观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