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丽‧流华-中国流行歌曲奠基到高峰

电影歌曲‧鸳鸯蝴蝶情词新乡

浮生之歌‧词人篇
作者:曲典飞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字号】    
   标签: tags: ,

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是都市“摩登”文化的表征,但是从歌词创作的书写形式与内涵,又依稀看到通俗文学新旧并步、交踏的身影。早期的中国流行歌曲和中国近代、现代通俗文学的美学表现有着割不断的文化联系,尤其和被评为“鸳鸯蝴蝶派”(注1)的通俗文学有着切不开的关系。从而,上海时代的流行歌曲或可诠释为中国传统情词的新乡。

在1930、1940年代中涉足流行音乐歌词创作的,除了曲词兼擅的音乐师匠之外,有一派旧派小说文人。从晚清以后到民初流行的通俗文学小说,章回小说体裁,亦文亦俗,常见典丽骈文,主题内涵以才子佳人的故事为主线。这些才子佳人之类通俗文学被当时的“新文学”运动者批判为“鸳鸯蝴蝶派”。不过,这些通俗小说也常反映社会现象,寓醒世的意旨,作者也可以说是旧派文人,都具有深厚的文学根底。

民初通俗文学小说在大众生活中非常受欢迎,因此,通俗小说在中国电影发轫期搜寻剧本故事时自然而然也成了重要的对象。第一部民初通俗文学“鸳鸯蝴蝶派”小说的代表《玉梨魂》,在1924年被明星电影公司拍成同名默片电影。到了1930年代有声电影窜起,通俗小说改拍电影、电影主题歌、插曲的需求大增。一些通俗文学作家有的转投身电影编剧导演,有的文人也常为电影歌曲作词。在他们创作的流行歌词里常常飘散著文艺的雅致与馨香,符合电影剧情表现的要求,又融合新旧文学的韵味。

民初通俗文学“鸳鸯蝴蝶派”小说的代表《玉梨魂》。(网路图片)
《玉梨魂》作者徐枕亚。(网路图片)

民初旧派文人从小说家转入电影编导、电影歌词创作,以范烟桥、吴村和陈蝶衣为其中典型。他们以雅驯的文词、缠绵百转的情思在上海的影坛流行音乐花园中独树一帜。

注1鸳鸯蝴蝶派 :一般来说,所谓的“鸳鸯蝴蝶派”泛指晚清到民国时期,也就是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涌起的通俗文学的洪流,尤其是通俗小说。这些创作及其创作者并没有共同的宗旨或是流派旗帜,反映的是一种时代的氛围和潮流。这些旧派的通俗文学作者被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新文学作家归纳在一起,而成了“鸳鸯蝴蝶派”。这个名词含有批判和贬抑以对抗之意。

据目前所知,最早提出“鸳鸯蝴蝶”派概念的是周作人。1918年4月19日,他在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演讲,讲题为《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他在演讲中,批判当时旧形式、旧思想的中国小说,特别提到“《玉梨魂》派的鸳鸯蝴蝶体…”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陈歌辛是早年上海流行歌曲界最令人瞩目的一颗星,是个天才型的作曲家、作词家,他短短一生一心投入音乐,也是在四十年代中国流行音乐歌坛树立标竿的经典人物。在四十年代上海流行歌坛陈歌辛的声名和歌王黎锦光相埒,实力在伯仲之间,两人是中国流行音乐第一阶段成熟期的双峰。
  •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黎锦晖有培养栽培人才、塑造歌星影星的理想和才能,当年的流行歌曲明星及电影明星,如:王人美、周璇、严华、黎锦光、黎明晖、黎莉莉、白虹、陈燕燕等等,都是明月歌舞团培养出来的,构成了上海流行夜空的“星图”。
  •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是中国近代国语教育学家,在推行国语教育中,运用了音乐、歌曲、戏剧的元素,自编教材并且组织团队推广演示。后来,因缘际会,推动平民音乐、歌舞表演又成了他青壮期的主要生涯。
  •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今日一般人对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可能封存着鸳鸯蝴蝶、儿女情长的印象。的确,以爱情为主调的“桃花派”歌曲的情调符合当代上海都市常民的心理和情感需求,成了上海流行歌曲最大的一支,然而,如果打开上海流行歌曲的歌匣,就会发现它的内涵丰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鸳鸯蝴蝶、儿女情长所能涵盖。
  •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毛毛雨〉,起源于中国传统民间曲艺,而非移植自西方。另一首黎锦晖在1930年代前创作的颇有盛名的〈桃花江〉也是取用了中国民间曲艺的元素创了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风格。
  • 湾区华裔歌手梅楣,在湾区举办个人演唱会,演唱传统流行歌曲,把观众带入一个如梦如幻的世界。(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记者梁博加州硅谷报导)一件白色无袖旗袍,一头经典复古的手推波纹发,舞台灯光下的歌手梅楣仿佛站在巨大而古老的黑胶唱片上,随着一曲曲华语老歌的旋律流转,从美国科技重镇硅谷回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上海。
  • ●一代上海作曲家陈歌辛只活了46 岁,和太太留影。知名梁祝交响乐作者陈钢是他儿子。
    上海老电影渔家女的插曲是陈歌辛作曲的一首家喻户晓的好歌,竟然在一九四九年就被打成黄色歌曲,而另一首由中共党员作词的渔光曲又被推崇。结果两曲的创作人员都惨死在毛时代。
  • 风靡中国大陆的流行歌曲“老鼠爱大米”最近在马祖“狂烧”,不仅年轻人的手机答铃、MSN、网路游戏ID以“老鼠爱大米”做为主题,甚至当地卡拉OK都能点唱到这首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