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真人盖世张三丰

【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12) 巴蜀之缘

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大纪元制图)

    人气: 3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四、神物留甘州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

明王兆云辑《白醉琐言》、明杨仪撰《高坡异纂‧张三丰传》及《甘州府志‧仙释》等都记载张三丰在甘州留下几件神奇的遗物。乾隆《盛京通志‧仙释》说张三丰曾于甘州张指挥园中羽化升仙,但又在其它地方多次被人看到。道家大道的修法是在他修成之后带着身体,道家性命双修,肉体也要修成,道成之时的肉身已经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身体,这时的肉身已经完全被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转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张三丰大道成真,因有未完成的使命,使了个神通,将大道文化留给古朴的民族。

在甘州西门内之祠——当时是三丰庵,有张三丰回文诗,顺读、倒读皆可成诗:

“桥边院对柳塘湾,夜月明时半户关。遥驾鹤来归洞晚,静弹琴坐伴云闲。烧丹觅火无空灶,采药寻仙有好山。瓢挂树高人隐久,嚣尘绝水响潺潺。”(《回文诗》)

张三丰在甘州留下一个药葫芦,人若有疾病,拿一根草投入其中,第二天煎汤,喝完马上就好。定西总兵在家宴请守臣并请艺人演杂剧,总兵将药葫芦拿出给大家传玩,药葫芦忽然自己震碎。药葫芦乃张三丰神物,如有不敬,自然不再留世。

张三丰在《蜀市题》中表明自己的葫芦乃无价之宝:

“朝隐青城暮入峨,蜀中来往阅人多。眼看白日忙忙去,口唱蓝仙踏踏歌。一个葫芦无价宝,两川风月安乐窝。山林尘市遨游遍,到处题诗认得么。”(《蜀市题》)

张三丰在甘州还留下一幅八仙过海图,中间有个寿字。甘州都指挥得到八仙过海图,将其悬挂在大堂,不知这是个神物。一天有亲戚来家住,晚上听到海涛汹涌声,还以为黑河坝倒了,告诉主人,发现其声从图中发出,方知八仙过海图与另外空间相通。

“张三丰在甘州留三物而去,其一蓑笠,其二为药葫芦,人有疾者,或取一草投其中,明旦煎汤,饮之疾立愈。其三为八仙过海图,中有寿字,有都指挥得之,悬于堂,未以为奇。一夕有亲故假宿,闻海涛汹涌声,以为黑河坝倒。明旦告于主人,主人怪而物色之,始知其声从图出也。后皆为中贵取去。”(明王兆云《白醉琐言》)

八仙指八个道家神仙,为汉钟离、张果老、韩湘子、铁拐李、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及曹国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在民间流传最广的神的故事。张三丰有诗谈到他与吕洞宾同游洞庭湖:

“这回相见不无缘先生句,访道寻真数十年。雅度翩翩吹风笛,雄风凛凛佩龙泉。
身从海岳来斯地,手拂湖云看远天。愿学先生勤度世,洞庭分别到西川。”(《洞庭䎸吕纯阳先生》)

佚名,《八仙图》,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佚名,《八仙图》,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五、驭鸾巴蜀

“六合是我家,二曜为我烛。
我虽辽东人,游蜀似还蜀。
淡淡巫山云,弯弯峨眉月。
鲜鲜锦江波,熙熙巴子国。
到处阐玄风,颠狂自恰悦。
鸾驭止何方?又到青城宿。”

一曲《还蜀吟》道出张三丰的巴蜀之缘。巴蜀就是今天的四川,是中华历史文化荟萃之地。古人将上下、东南、西北称六方,六方相连为六合,意为天地之间,二曜指日月。张三丰驾驭鸾凤仙鹤遨游四方,天地之间为家,日月为烛,诗中洋溢着得道者的大自在。

张三丰与蜀地、蜀人有前缘,因此“游蜀似还蜀”,“到处阐玄风”。张三丰在《入蜀》中抒怀:“最爱峨眉峰顶月。”

“剑门雄壮蜀山高,飞去飞来鹤亦劳。
万点苍尖分历落,千重碧嶂几周遭。
时时牧笛吹秋草,处处樵风吼暮涛。
最爱峨眉峰顶月,清晖白上道人袍。”(《入蜀》)

明洪武年间,明太祖封子朱椿为蜀王。此时川中安定,人们安于逸乐。张三丰一日方冠博带,神采翩翩见蜀王,劝他修道。蜀王椿不喜道,但羡慕张三丰老而益健,行走如飞,欲留张三丰,张三丰笑吟:

“等闲钓罢海中鳌,一笑归来祖晋陶。
花吐碧桃春正好,笋抽翠竹节还高。
心怀凤阙龙鳞会,身寓龟城马足劳。
何必终南论捷径,宦情于我似鸿毛。”(《题玄天观寄蜀王》)

张三丰告诉蜀王自己其实是张三丰,将和海岛的仙人去远游,做藩王虽好,无所求才能避祸。蜀王椿作诗送之:“吾师深得留侯术,静养丹田保谷神。”蜀王后来避过削藩之灾。

张三丰曾寄居成都环卫姜指挥家,而人不识。张三丰常戴一顶大斗笠,可是再小的门出入也不妨碍,他随手折下枯梅枝,插到土里就能生长,特点是花头向下,因此成都当年还有“照水梅”一说。

“往往来来度有情,葫芦游戏锦江城。身藏大道无人识,只爱梅枝插土生。”(张三丰《成都留题姜氏家》)

《邛州志》载:张三丰云游名山至成都,居住青羊宫一个多月,然后来到大邑鹤鸣山。鹤鸣山北依青城,南邻峨嵋,西接雾中,为道家名山,有二十四洞,山有石鹤,千年一鸣,鸣则仙人出。

张三丰入山时,石鹤复鸣。张三丰在《鹤鸣山》中写道:“沽酒临邛入翠微,穿崖客负白云归。逍遥廿四神仙洞,石鹤欣然啸且飞。”

《张三丰全集》记载:“洪武末,有道人游邛之鹤鸣山。山有二十四洞,应以二十四气。道人入山时,石鹤复鸣,人咸惊异。居半载,入天谷洞不出。洞门书‘三丰游此’四字,时已一百余岁矣!”

鹤鸣山不少名胜古迹,都与张三丰有关,如访仙岩、迎仙阁、天谷洞、张神仙祠、张神仙祠堂记碑、迎仙阁记碑。

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龙虎山道士吴伯理,奉明成祖御旨,捧御书入鹤鸣山,迎请真仙张三丰,建迎仙阁。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张三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王宗岳《太极拳经》云,武术有很多门派,虽有区别,不外乎以壮欺弱,以慢让快。这种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的打法,只能说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极拳则不然。张三丰《太极拳歌诀》说,不是因为手快,也不是因为手慢,而是太极拳能够炼出太极的功能。意念指挥着太极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为没有用力,在人看来就是“四两拨千斤”。
  • 《王征南墓志铭》记载,张三丰“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玄天上帝授命张三丰创太极拳,必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当今内家武术形成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剑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领,没有一个超出张三丰的太极拳理论。
  •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 儒释道的争执和相互诋毁,把人带入对儒释道理论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释道又互相渗透,使人忘却修炼的初衷。张三丰在《正教篇》讲到其实只有两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实质的作为是什么。“古今有两教,无三教。奚有两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圣人。圣人之教,以正为教。”(《正教篇》)
  • 张三丰的《大道论》约五千字,意境高远,用平实的语言说明大道之源,阐述远超当时世间儒、释、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观,论述天地间产生物质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点迷津。诚如张三丰所说,“予论虽俗,义理最美,所谓真实不虚也。”
  • 元末明初,张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圣。随后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在大明朝再次兴起历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为主神、张三丰为祖师的武当道家修炼法门,吸引了大半个中国的朝拜香火,高峰时,家家安鼎,户户炼丹。
  • 延祜元年(1314年),张三丰六十七岁,三十几年访道求真不得,眼看着身体渐渐衰老,乾坤茫茫,何处问大道?三十多年往来名山古刹,十万黄金撒手空,万般辛苦,衣破鞋穿师难面。张三丰点燃香炷,祈求神开示,炷香预示他向终南山去寻访。张三丰依神示登上终南山,发现火龙真人正在等他。张三丰百感交集,相见恨晚。
  • 张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坚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张三丰佩剑携琴,离开辽阳老家,经太行山脉,首先来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张三丰在望仙岭上结庐,潜心寻道。悠悠十六载,未遇大道,转而东走齐鲁(今山东),寻找神仙世界。
  • 史载,张三丰本名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祖先为江西龙虎山人,张三丰祖父精通占星术,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于是,带家人迁往辽阳懿州。张三丰生于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时。据古籍所述,张三丰降诞之夕,张三丰母亲林氏“梦斗母元君手招大鹤,止屋长啸三声。”(明陆西星《淮海杂记》)斗母元君为北斗众星之母。张三丰出生时便有仙人昭示并护持,来历非凡。
  • 在《古风》其七中李白写出其与名道“千岁翁”安期公相见场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则描述李白在崂山东海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东巡琅邪之中,在崂山曾经召见过这位比彭祖还寿长200年的安期公,密谈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师从河上公。当年,安期公离开时,给秦始皇留书并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莱山下。”(汉刘向《列仙传》,晋皇甫谧《高士传》)但千年以后,却是李白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并和安期公一同畅游天庭。莫非历史深邃的时空中藏有更深的谜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