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雅乐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唐诗的歌唱大竞赛

作者:文逸飞

五代 周昉〈按乐图〉。(公有领域)

    人气: 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盛唐时期,王之涣、王昌龄、高适都是著名的边塞诗人,三人互相倾慕,时相往来。

开元年间的某一天,天上正下着小雪,王之涣、高适,与王昌龄相约聚会,三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一家酒店,正喝着小酒;不一会儿,忽然有梨园的十多名伶官登上楼来举行宴会,三位诗人便避到了旁边,找个有火炉的角落,一边烤火、一边看热闹。

没多久,四位非常美丽的歌妓陆续上楼来了,酒席间乐声响起,演唱的全是当时最流行的诗歌。

三个诗人看得热闹,就私下打了个赌:“我们三人哪,各自都有名声,总是分不清谁比较好些,现在我们就偷偷地观察一下这些歌妓所演唱的诗歌,如果谁的诗被演唱的最多,那就是最杰出的诗人了!”

五代十国南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公有领域)
五代十国南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公有领域)

不久,一位歌妓打着节拍开始唱了,正是王昌龄的诗〈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举起手来在墙壁上画了一条线,说:“哦,一首绝句了。”

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位歌妓展开歌喉:“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正是高适的诗:〈哭单父梁九少府〉,于是高适也学王昌龄在墙壁上画了一条线。

接着第三位歌妓也开口了,竟然又是王昌龄的创作,王昌龄十分高兴,在墙壁上又画了一条线。

王之涣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他想,自己已经成名那么久,怎么可能输给另外两位诗人呢?于是他举起手来,指向歌妓当中最漂亮的那一位,说:

“刚才几个唱歌的全都是三流的乐工呀,唱的也是一些下里巴人的词罢了,待会儿这位歌妓开始演唱时,如果唱的不是我的诗,我这一辈子都不敢跟你们相比了!但如果她唱的是我的诗,你们就要在这里跟我下拜,拜我为师呀!”

很快的,这位梳着双鬟的美丽歌妓开始演唱了:“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唱的正是王之涣的作品〈凉州词〉,王之涣得意极了,笑着对另外两位诗人说:“怎么样,乡下人!我可不是吹牛的吧!”三人哈哈大笑。

唐 李寿墓〈舞乐图〉。(公有领域)

歌妓们不知道旁边的客人为什么大笑,便过来询问。王昌龄告诉了他们打赌的事,乐工们才知道三位大诗人就在身旁呢!赶快邀请过来一块儿喝酒。于是诗人和乐工们坐在一起共同欢歌畅饮,直喝了一整天才尽兴而归。

这就是著名的“旗亭画壁”故事(古代酒肆多挂着酒旗,故称旗亭)。

这个故事不仅显现出唐朝诗人与乐工们的好交情,更证实了唐诗是可以歌唱的,而且还有正式的丝竹音乐伴奏,不是随口歌吟而已!

可惜唐诗曲谱今已不传,只留下了一段诗人与乐工们的唱酬佳话。@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称“诗佛”,在他的诗中常常看不到作者个人的形象,只是如画般描绘出自然的本来面目。由于长年修佛,王维的诗总表现出一种“无我之境”,没有过多的情感,只是静观万物纷陈而已。〈竹里馆〉一诗却打破了这个常例,诗中不但出现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还是一个极度孤独的形象。
  • 王维羁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刚从故乡来的客人,想打听家乡的近况;没想到满腹乡愁的他,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最后,却提起了梅花。
  • 贾岛对韩愈再三拜谢,两人变成了好朋友;韩愈骑上马,与贾岛一路讨论著诗文回去。一如月下划破寂静的声响,贾岛与韩愈的相逢,也敲开了他人生与仕途的大门。贾岛后来以韩愈为师,并正式还俗参加科举,只可惜内向孤静的性格,使他郁郁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挤、贬谪,与谤议间度过。
  • 离别,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悲伤的,壮年时离别,是一种沉痛的割舍;暮年时离别,是一份对逝者的自伤;然而,离别发生在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却可能于殷殷相送中,寄托了更多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祝福。
  • 盛唐,是帝国领土最为扩张的时期;塞外辽阔的风光,英雄策马的景象,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是每个好男儿心中都有过的梦想。在这个时期也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边塞诗人,他们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鸣,也被人们所广为传唱,而其中最杰出的当推王之涣。
  • 李白应是深具仙根的,据《李太白全集》里记载,他与东岩子在山中养了一千多只珍禽,并能召唤它们;这段时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诗文中具有的“神仙气息”。
  • 公元七二七年,年轻的李白来到湖北安陆,一脚踏进秀丽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这里有山峦叠翠,花树如仙,甘泉清冽、鸟语低回,……
  • 韩愈因为谏阻唐宪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韩愈贬去潮州(广东)当刺史,限日动身。潮州当时开化较晚,距离京城又遥远,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韩愈仓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却遇到一场大雪,凛冽寒风之中,大雪积累了数尺深,连马儿都无法前行了,前后看不见道路;韩愈困在荒野中,又饥又冷,不禁绝望:“难道我今日要死在此处。”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有人冒着严寒扫雪而来,韩愈又惊又喜,一看竟然是韩湘子。
  • 然而,国境的安宁,四海的升平,是要以战士的风霜与离乡背景做为代价的。那塞外雄伟的风景,背后是刺骨的风沙,与深闺梦里的眼泪。边塞与闺怨,就成了唐诗题裁中互为表里的内容。
  • 爱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东西,偏也是最难以掌控的事物。两情相悦的那一刻是如此欢喜,而当所爱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汉朝就有这样一首诗,它倾诉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爱情后,如何勇敢去面对,并充满尊严地以道义劝勉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