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

钢琴大师罗森鲍姆访谈(7) 从葬礼进行曲说起

波兰作曲家肖邦(Frédéric François Chopin)肖像。(公有领域)

【大纪元2016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兰青、张小清纽约采访报导)按: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国际钢琴大赛于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纽约巴鲁克大学英格门音乐厅举行。本届比赛邀请到教授古典钢琴五十年的维克多‧罗森鲍姆(Victor Rosenbaum)先生举办大师班。比赛前夕罗森鲍姆接受专访,挚诚分享了他对古典音乐演奏与欣赏、特别是比赛指定的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师经典曲目的精到理解,无论是专业音乐家还是业余听众,都会深受启发。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续前文

肖邦降B小调第二号钢琴奏鸣曲,作品35

Chopin Piano Sonata No.2 in B-flat minor, Op.35

这首奏鸣曲因一个慢速乐章——“葬礼进行曲”(the Funeral March)而著名,而且是非常的出名。很多自认不了解古典音乐或不知道这首奏鸣曲的人,也会对葬礼进行曲富有特点的老耄的节奏耳熟能详,那是这首奏鸣曲的一个知名主题,在第三乐章。

第一乐章强烈、热烈,很有戏剧性;第二乐章很有力,节奏非常强;然后是“葬礼进行曲”的乐章;而最后一个乐章属于肖邦写过的最奇怪有趣的作品,它是音乐史上最短的奏鸣曲乐章之一,弹下来大约2分钟,速度非常快,也非常柔,常被形容为吹过坟头的风。因为在这之前是“葬礼进行曲”,之后你会听到安静的沙沙声,上下来回游移的低音,很多半音,有点阴森恐怖。

和声几乎是现代风格的、无调性,但都可以视作传统和声。但其中有那么多的半音,就是不在do re mi大音阶中的调子,和声听上去很狂野,有种魔鬼般的元素造成了那种诡异可怕的感觉。

这之后,在结尾处,速度变得非常快,在非常低的音区衰弱下去,当最后的和弦音迸发出来,全曲就结束了。非常震撼。

每个人都会喜欢听,因为它那么有力量,四个乐章就像个故事。

事实上,我希望所有的听众在听音乐时都能这样想着自己在听一个故事,或许是没有文字的故事,而且也不必一定有文学意义。我把它叫做情绪场景或心理场景。在你听的所有音乐中,都非常清楚地有对话,有人物的交谈;有互相冲突的元素,或愤怒,或紧张,或兴奋,或争辩。几乎在所有音乐中,都有着冲突的元素,某些时候也表现出坚定的决心。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音乐都在讲故事,无论你是否知道具体含义——多数情况下并没有具体含义,没有编好的故事,没有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讲述一个特定的故事,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把它当作故事来感受。

肖邦这首奏鸣曲也不例外。你会感到能量,感到它的热情、强烈,它的戏剧性。你会感到抒情的段落在你恐惧的时候抚慰着你,纾解着重大的心理冲突;你也会感受到“葬礼进行曲”的严肃,因为它明白无误地暗示著死亡。

而紧随其后的乐章的怪诞也是不言而喻的,即便你不了解音乐,也会听到它的怪异、险恶,它的奇特,或者说是可怕。最后的和弦根本就是戛然而止,仿佛命运在召唤。

点击聆听:齐默尔曼演奏肖邦降B小调第二号钢琴奏鸣曲】

这首作品很难归结于某种特定含义。坦白说我也不喜欢给音乐定性,我不想告诉别人去感受什么东西。因为我觉得音乐会告诉你去感受什么,音乐将向你表达感受。你需要的只是敞开心扉、接受它,愿意让它洗净你,或者在某种意义上说,进入你的心灵。

有些人认为古典音乐是背景音乐,是放松音乐。对多数音乐家来说,一点也不会放松,因为我们被音乐的场景、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完全抓住了。但我认为,听众——即使是未经训练的听众也会有这种聆听古典音乐的体验,他们真的会被完全抓住——你只需要集中注意力、保持敏感,并且让它影响你。

音乐会影响你。你会领会快乐与悲伤,你会知道二者之间所有的细微差别。这就是音乐的伟大之处,它可以与所有的人沟通,不管他们说哪种语言。

大纪元:我听说有的人听完音乐会感到筋疲力尽,因为你所有的情绪都灌注到了音乐的叙事中。

罗森鲍姆我告诉我的学生,你在讲故事,你也在扮演所有的角色。这真是很妙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人物都要在你的手中演出来。你正在让音乐中传达情感故事的所有元素发声。对于听众也是如此。如果他们对音乐保持警醒和开放,音乐可以令人振奋,也可以让你筋疲力尽,有的则二者都是。

(系列完。)

点阅钢琴大师罗森鲍姆访谈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方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