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烧饼和烧卖相遇的时候

作者:高达宏

烧卖和烧饼之间没有是非对错,若是人与人之间因为烧卖和烧饼起了争执,那么有问题的是人。(fotolia)

    人气: 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虾仁烧卖海鲜味

芝麻烧饼酥香脆

南邦北国不同路

心中有爱乐相随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一种对家乡口味的眷恋,因为这是来自于家庭的和社会的承传,伴着每个人度过一段成长的岁月。

所以不论到那个地方去,不论经过的时日有多长,这心底的家乡口味的记忆,都不会有所褪色,甚至还越发的强烈。

因此即使是在千里之外的美国,到了端午节,台湾人还是要吃在粽叶里头包上炒过的糯米和香菇、猪肉、菜头干、油葱酥的台式粽子;到了中秋节就想吃包着绿豆沙、猪肉、油葱酥的台式月饼。

为此,许多的社团为特意的举办许多的活动,好让同乡们可以在异乡尝到家乡口味,有些活动前来参加的宾客甚至会有上千人之多。

可见那“难忘的滋味”是多么的撩人心坎。

有一个香港女生爱上了一个山东大汉,嫁给了他,然后就跟着丈夫到山东一起生活。

到了山东以后,她面临了一个很大的考验:饮食的差异。

香港人喜欢吃的是烧卖、虾饺、凤爪,这些“饮茶”的小点心,中国的东北人喜欢吃的是烧饼、水饺、面条,这些容易填饱肚子的面食。

在山东不流行烧卖、虾饺、凤爪,这位女生就只能趁著每次回港探亲的时候,赶紧“补吃”,她说,管他会不会发胖,回去以后再减肥就是了。

过了些时日,逐渐的,她也喜爱上了烧饼、水饺、面条,这是一个喜悦的转变。

爱一个人的时候因为喜欢和他一起生活,就愿意和他一起吃他喜欢吃的东西。

而且,为了爱而心中充满喜悦的时候,烧饼上的每一粒芝麻都会散发出扑鼻的香味,灌注到心底。

烧卖和烧饼之间没有是非对错,若是人与人之间因为烧卖和烧饼起了争执,那么有问题的是人。

所以当爱吃烧卖的人和爱吃烧饼的人碰在一起的时候,如果能同时有烧卖和烧饼当然是皆大欢喜,要是只有一样的话,另一方也不必心中不乐,而是要以“同乐”的心情和他们一起同享,试想,能有块烧饼吃也是不错的啦,对不对?

人们常说“喝水也甘甜”,这就是调整心境之后所得的果效,看通了这点,人与人之间的障碍就会减少很多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就会增加很多很多。@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2016年福布斯400大富豪榜中,出生海外的美国归化公民占10.5%,比起这一人群占美国人口总数的6%要高出许多,在移民话题成为美国大选热点议题之际,让我们重温一下这些福布斯榜上的移民故事,或许你会相信“美国梦”不是梦,它是真实可见的。
  • 云游之乐在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犹如在一片无垠辽阔空旷的青天之下,像白云一样没有任何羁绊,自由的舒卷,感受着云在青天的浪漫。身在喧嚣的尘世之 中,却能深深的感受到心在方外的自然和恬静,这不能不说是人世间难有的快乐和莫大的享受。这样的人生尽管有些清贫,却也游哉悠哉。
  • 长年积压的工作渣滓像厨余,也在这个时候满溢,开始寻找倾倒出口,否则一不小心,就让自己鲠住气塞。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中年人的尴尬在于,你既不年轻无知,又不年老霸气,你同时面对和处理的方式很难有标准流程。
  • 谁能想到政府的面子工程和公民的面子工程结合的洪荒之力有如此巨大呢?它足可以使整个中国面瘫! 这束泡沫剧仍在继续上演,但我们伟大的堵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我持怀疑态度!
  • 祭祖宗为求福泽,以保护百姓安居乐业。如果贻害地方,效果恰恰相反,就不是国家和祖先的本意了。
  • 曾经我是个依赖心很重的人,学生时代去洗手间总要和好友手牵手地去,长大后谈恋爱也觉得有他在一切才坦然。一个人上餐馆、一个人看电影,甚至一个人去旅行都是我不曾想过的事情。但直到在爱情里坠落、在背叛中受伤后,我竟有了说走就走的勇气。
  • 尽管在南加州中餐馆并不难找,但想要吃到家常味道的中国水饺、卤鸭脖子、陕西肉夹馍或者是酱猪蹄等中国家常菜式又经济实惠的话,现在最流行的方式是跟那些想要赚点外快的业余厨师开设的家庭厨房订购。
  • 每位选手需要在复赛演奏两支曲目,黄时为认为另一支贝多芬的奏鸣曲更适合排在前面烘托指定曲目的特质,而舞台上演奏的顺序正好相反,让她小有遗憾,没有呈现出《真音》最完美的效果。然而,她对这支具有中国风韵的钢琴曲目钟爱有加,对曲中的内涵也有独特感悟。
  • 在美国,中餐馆和日本料理店是很受欢迎的餐馆,细心的顾客可能会发现,多家日本寿司店的老板是中国人。
  •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