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交响乐重现华夏辉煌 台巡演感动1.5万人

2016年10月3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北中山堂演出。(陈柏州/大纪元)
神韵交响乐团2016年首次到台湾,自9月17日至10月3日短短18天,环岛不分城乡巡回11个城市,接连演出一共15场,场场爆满,创下国际级交响乐在台演出纪录。图为2016年10月3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北中山堂最后一场的演出,谢幕时观众抱以热烈掌声持久不息。(陈柏州/大纪元)
2016/10/08

【大纪元2016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综合报导)2016年9月下旬,被誉为“正开创中西音乐史全新辉煌”的神韵交响乐团(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简写SYSO)踏上亚洲土地巡演。第一次来台,即颠覆台湾民众对“殿堂音乐”的刻板印象,翻转乐赏风气,创下国际级交响乐在台演出纪录。

仅以18天的时间,神韵交响的乐章写下不分城乡11县市15场次逾1.5万人入场观赏、以超高档次票价、近百分之百的售票率、掌声雷动的超嗨(High)气氛,让观众纷纷赞誉,成为“原创超高端、配器超大气、档次超高、画面超多、内涵超深、境界超神、亲和力超嗨、正面能量超强、感动眼泪超容易流”,九种现象同时存在的超级交响音乐会。

国立高雄师范大学校长吴连赏在音乐后就愉悦笑道:“真的非常感动,最后安可曲四首欲罢不能,我本来以为有第五首的!”台北信任房屋店长蔡佳宏也激动地表示:“这辈子的掌声,今天都拍完了,我这一辈子从没拍过这么多掌声!”

“殿堂音乐”《高山青》、世界名曲《台湾原住民舞曲》

“拂潮云布色,穿浪日舒光。”这句唐太宗所写的诗,让人联想神韵交响乐团演奏《高山青》时阿里山顶日出晨雾,及《台湾原住民舞曲》中踏浪而歌的画面。

成立已四年的神韵交响乐团,将台湾歌谣改编成中西乐器合璧谱写成的交响诗《高山青》,加上原创《台湾原住民舞曲》,借着巡演,正把台湾子民深感亲切的奔放清新主旋律,写入人类社会音乐学、世界民族音乐史中。而原创的《台湾原住民舞曲》,未来更可能被全球各顶级音乐殿堂中的交响乐团,以“世界名曲”的角色争相演奏。

桃园市长郑文灿、嘉义市长涂醒哲、彰化市长邱建富、宜兰市长江聪渊、民进党立法院总召、立法委员柯建铭(左至右)分别观赏神韵交响乐团演岀。(大纪元合成)

“真的是感动、震撼,相信今天在场所有观众都有同感!”民进党立法院总召、立法委员柯建铭盛赞,“光听《高山青》的高低起伏,就这么震撼;这是国际级交响乐团在演奏《高山青》,这是荣耀!”

除了众地方首长政要亲临观赏之外,总统蔡英文也赠花篮致贺。桃园市长郑文灿也赞赏:“每首曲子都相当精彩,优质而多元,预期这样的演出能引领新的音乐潮流,让大家喜爱。”

“Excellent!”“音乐自己会说话,好的音乐会得到共鸣!”嘉义市长涂醒哲特别赞赏神韵交响诗《高山青》,“这是台湾的歌、耳熟能详的歌曲,谱成交响乐后,雄壮而优雅,让人非常欣赏。”

“台湾民谣《高山青》获得的掌声最大,产生了最大的共鸣!”彰化市长邱建富赞扬:“音乐以华夏传统曲调为主,发扬华人五千年优良的历史与传统。”宜兰市大家长江聪渊也推崇,“睡梦中还会回响着今天的乐曲,环绕这么美妙的音乐,我们相信世人会懂得珍惜!”

“‘哇!’这不是我族里要出征的音乐吗?怎么全部都出现了?”本身是原住民的百米良田、恩禾企业执行长陈明宏表示,在听到描写阿美族的《台湾原住民舞曲》时激动万分,“台湾原住民的文明、文化已慢慢遗失了,本来已听不到的,可是居然在神韵交响乐让我们听到了!真的很百感交集,当场听完就是落泪!”

“台湾本土的曲子《高山青》经过神韵音乐家改编,还有原创的《台湾原住民舞曲》,成了‘殿堂上的音乐’,大家的心都被牵引感动了!”中国信托台湾人寿业务经理陈丽娟神情略显激动表示。

发扬神传正乐 音乐界赞叹经典交响乐亲民化

高雄爱乐管弦乐团团长杨为真、吴晋淮传唱工作室传唱人王靖源、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团长刘玄咏(左至右)分别观赏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岀。(大纪元合成)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是描写唐朝诗人名振海内外,不只儿童能哼唱,连国外的韩国人、日本人都能传唱唐诗的艺文盛况。

“中华文化居然是如此的深邃!”高雄爱乐管弦乐团团长杨为真,盛赞神韵交响乐团的指挥纳切夫虽来自于保加利亚,却能完美掌握华夏音乐的精神,“团员其实来自世界各地,指挥在音乐的整合上,要对文化内涵有所了解才行!”

“她能将艺术通俗化,同时将通俗歌曲艺术化!”吴晋淮传唱工作室传唱人王靖源,对神韵的音乐推崇备至表示:“例如《高山青》算通俗歌曲,但藉由将台湾传统歌谣艺术化,展现到全世界发扬光大。”

“真的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音符都是感动。”王靖源激动地说:“台上的艺术家已经是‘乐神’、‘歌神’在演出,”他如同寻获至宝描述,“因为人与神,可以借着音符来沟通,从音符直接灌输到中枢神经、再到每一个细胞,”“所以我说‘神、人合一’,”王靖源最后敬佩叹道,“真的是‘神曲’!”

“完美!”“今天所听到的,确实很悠然,很深远,也很感动!”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团长刘玄咏,盛赞神韵交响乐四年来让全球音乐家惊艳的原创成就,“今天让我第一次听到,只要作曲家有创意,就可透过不同的乐器、不同传统的色彩,展现编曲无限的可能性!”

“听到二胡、琵琶演奏的创作,好像突然拉回到两百年以前的世界!”刘玄咏说:“我很佩服作曲家能有这样的功力,把东、西方差距那么大的乐器,克服困难后展现出特色。”他也发现对华夏正统音乐的亲切感,来自炎黄子孙的灵魂记忆,“它本就存在于我们的血液里。”

“作曲家对古与今、东与西方音乐的风格、曲式、音色各方面都需有很高的掌握度!”彰化县书法学会书法家蔡秋荣称誉,“同时掌握东西方音乐、中西方哲学思想,才有办法融合创出既创新、又亲切、又有亮点,又使人沉醉,激动感强烈,具精彩度又不过于夸张的、谐和状态下创出的乐曲。”

“包容宇宙中的一切”、“无价之宝”

文藻外语大学国际副校长顾长永、中华民国体育发展协会理事长郑敬议、全球生物化学权威、前中研院副院长陈长谦(左至右)分别观赏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岀。(大纪元合成)

“这是人类用乐器,把上天创造出音乐的最美好一面,呈现出来、表现出来!”文藻外语大学国际副校长顾长永感动地说:“她不只代表音乐技术,不只代表乐器,更代表了人与音乐之间、人与天地之间的祥和、美丽气氛。”

“第一个曲目《救世正法》就把我带领到某种境界,我竟然掉下眼泪,却不知道为什么。”中华民国体育发展协会理事长、彰美狮子会会长郑敬议感动而泣,“舞台上那80位完全投入的演奏家,是用音乐在与观众交换灵魂!”

“这场演出是无价之宝!”郑敬议还表示:“很多作品来自原创曲、这么多国际级音乐家,这场音乐会没办法用金钱衡量,是无价的艺术。”

“只要人能保持心灵的纯净,就能感应上天。”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洪瑞儿感动描述,“第一首曲子就感受到诸天仙佛,背负着很多责任,慢慢下到凡尘,到世上普度众生。”而另一曲诗、书、画、乐合一的《兰亭舒序》,则让她感到“古乐悠扬、心灵平和,诗人互相唱和而开心的意境。”

“太棒的音乐,”百米良田总监倪兰芬难掩心中感动:“我听到的音符里面有慈悲,有包容宇宙中一切的感受!”

“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我确实感到很骄傲!能在这里听到台湾的音乐、亚洲的音乐。”全球生物化学权威、前中研院副院长陈长谦表示:“演奏相当完美,仿佛置身天堂,得以亲近造物主(to reach God)。”他用最喜爱的《慈悲的展现》说明,“因为只有人对造物主表现出自己的善良时,造物主才会对人类展现出慈悲。”

“东方力量的音乐”、“泱泱大气四海一家”

高雄师范大学校长吴连赏(左上)、前莫斯科爱乐管弦乐团大提琴首席、台湾独奏家室内乐团大提琴首席Alexander Dardykin(右上)、演奏大提琴的福山弦乐团团长李奇伦(左下)、彰化市立管弦乐团咨询委员洪采伶(右下)分别观赏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岀。(大纪元合成)

“我打从心眼里感到非常震撼!”高雄师范大学校长吴连赏感叹,“这是用音乐的手法,展现出民族的灵魂;这是解决世界文明冲突的最佳不二解方!”“今天的音乐,融合中华五千年文明之美,加上台湾在地优质的声音,呈现出的是东方不败的‘东方力量’音乐!”

前莫斯科爱乐管弦乐团大提琴首席、台湾独奏家室内乐团大提琴首席亚历山大•达第金(Alexander Dardykin)赞叹,神韵交响乐为全球音乐界指出了“很好的方向,对我们来说是很伟大的路!”

“那锣一敲下去,就像是盘古的开天辟地,中华文化就此揭开序曲!”演奏大提琴的福山弦乐团团长李奇伦声音哽咽,“有种想要哭的感觉。让我想到从伏羲圣人、中华易经,一直到孔子传承下来;感受到我们的民族!”

李奇伦形容,“听《草原旷鼓》这首曲子时,心胸豁然开朗,感到这音乐是那么的大!想像大漠南北民族的兼容并蓄,一直到《第五号匈牙利舞曲》的快乐氛围,中西合璧、四海一家、天涯若比邻,全部从这场音乐听的出来!”

“神韵音乐的中西乐器合璧,表现出泱泱大气!”彰化市立管弦乐团咨询委员洪采伶描述,“让我看到有大山、有水、有景、有气韵,整个架构层次分明。”“有中国的画面,又融入西方的元素,听到中国有这么大的音乐素养!”

“东方古乐的荣耀”、“慈母光辉的温暖”

神韵交响乐团9月20日在彰化员林演艺厅演出。(陈霆/大纪元)

华夏历史中,唐太宗《秦王破阵乐》是历代最著名的经典乐舞之一,名扬海外,连高僧玄奘大师到达印度后,多国君主都曾向他询问这曲“闻之久矣”的大雅之乐。

作为华夏鼎盛期的大唐王朝,其文化海纳百川的博大,恢宏自信的气度,万邦来朝,学文习艺,无比辉煌。

“看到舞台上有那么多外国人,在演奏着我们东方的古乐,那是一种很荣耀的感觉!”大爱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陈夙雰形容说。

国立高雄大学创校校长王仁宏强调,神韵交响乐是真正的艺术、中华文化复兴的契机,“希望神韵交响乐到香港与大陆演岀。”

“今天的音乐给我很强的力量,尤其有几段心灵特别触动,都在流眼泪!”远从四川万里而来的张姓夫妇表情激动说:“音乐高潮起伏很震撼,这种传统复古的音乐风,在大陆很多都听不到了!”

“好像看到飞天、古代场景一样,”张先生提到,“有一股热量在身上传递,心非常静,思想也非常平静没有杂念,一心钻在‘画’里面!”

“以前没有体验过这么高雅的艺术!”来自浙江的陈姓大陆交换学生敬佩地说:“我之前就知道神韵很隆重,看到现场观众的反应,觉得‘很尊敬’!”“《优昙婆罗花》很恢弘大气,让人看到“希望”、感动,有点想哭。”

来自安徽的王姓同学形容,“神韵真的像‘神’,让人感到很温馨,就像慈母光辉,很温暖!”

“今天听二胡没想到这么舒服、可以这么洋气,原来可以这么年轻化、很阳光。”另一位来自浙江的孙姓同学谈到:“《救世正法》和《慈悲的展现》很让人感动,没有任何想法,就已经沉浸在里面了!”

“挡不住的辉煌” 准备好在华夏大地展现

中法比瑞文化经济协会理事长、前外交部发言人吕庆龙、知名复合式驿站餐饮“乘星绿洲”董事长徐明武、钢琴老师许慧如(左至右)分别观赏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岀。(大纪元合成)

作为复兴神传文化的神韵交响乐团,正以失传的古老中国戏剧、欧洲早期歌剧发声方式,唱出高亢入云的天籁之音;再将五千文明的音乐内涵,以荡气的东方丝竹为天、磅礡的西方管弦为地,碰撞迸发出宇宙开天辟地般的玄妙乐音,重建人类耳朵与“天听”之间的桥梁。

“我要按一百个赞!”“以前在巴黎的时候,我就前后看过七次神韵。”中法比瑞文化经济协会理事长、前外交部发言人吕庆龙表示:“这就是文化的传承。”“那曲调一出来,一听就知道那是‘神韵’的作品,会有那种感觉,就是好耳熟、好熟悉!”

“那年在巴黎,听说(中共)不让神韵去香港演出,我觉得不可思议!”吕庆龙以法国为例说明,“每一年神韵都去巴黎演出,每年时间一到,大家都知道、期待神韵的到来,等着她来!”

“文化没有界限,文化是一种普世价值,文化是好的、美的,大家会欣赏的,但你去阻挡人家,挡不住的!”吕庆龙强调。

2016年10月4日,米兰‧纳切夫正要离台返回美国纽约时表示:“我们准备好了,要向中国大陆的观众展现神韵最美好的一切,大家都在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仿佛听到了天机。音乐会中的每种乐器、每个音符,小提琴也好、笛子也好,都代表着万事万物,都是神在里面。”知名复合式驿站餐饮“乘星绿洲”董事长徐明武惊叹,“在《慈悲的展现》,你真的感觉到高山、海水,人的争执纷争。”他感动说:“但最后旋律的变化,真的好像原谅所有人做的一切,最后感受到世界合一!”

“如果音乐界也有诺贝尔奖的话,神韵就是音乐界的诺贝尔奖得主!”钢琴老师许慧如表示:“这就是宇宙之间的正向能量,传递著爱,没有国界,不分种族,任何人都可以一起来感受这音乐的能量,体验这世界的美好。”

贝多芬曾说,“要想理解人类无从探知的高层世界,音乐是唯一的无形入口,而那个高层世界对人类却是了若指掌!”2016年9月17日至10月3日,神韵交响乐团以圣诗歌颂神佛的慈悲、庄严曲调让灵魂净化、重新唤醒人再次与上天连结的渴望,让台湾观众一听就感到无比悦耳、亲切、感动落泪;她也已经准备好,亲临华夏大地,让神州子民亲耳听闻五千年文明音乐之辉煌!

2016年9月21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基隆文化中心演出。(陈柏州/大纪元)
2016年9月24日晚,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南市成功大学成功厅内演出,在演奏第三首安可曲时,指挥指挥米兰⋅纳切夫热情转身,邀请观众一起打拍子。(陈霆/大纪元)
神韵交响乐团在台中中兴堂晚间的演出。(陈霆/大纪元)
2016神韵交响乐团嘉义晚场
2016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嘉义市文化局音乐厅演岀,现场观众热情气氛嗨(high)到爆。(罗瑞勋/大纪元)
2016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第二场演出
2016年10月2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的音乐会,热力延续整个周末。(郑顺利/大纪元)

附记:神韵交响乐团2016全台巡演精彩反馈语录节选

“最后三个安可曲,都能使今天值回票价!”;“每个音乐人都以为他的音乐是最好的,但好与不好,在于一般大众能否接受。”– 中华道教瑶池金母文化交流促进会创会理事长郑正威

“光拿着这本神韵交响乐节目册,我都觉得这是一个殊荣!”;“这位指挥有王者的风范,很喜欢他那种‘帅劲儿’!”;“柔软当中,我已经看到一道光;在琴声尚未铿锵有力前,营造出浪的退潮,还要再卷起一股汹涌的浪潮时,那片刻宁静,我深呼吸了一下,心情沉淀了。”– 爵赞婚礼文创事业执行长、 101 STAR爵士乐团团长、主唱岳彤

“忘我,听到忘我的境界!感觉好像只有自己本身在听,忘了旁边还有人。”;“演奏家融入曲子,达到非常纯净寂静,才能生出智慧的层次!”;“指挥真的很可爱,感觉他是一个神童,全身的律动跟着音乐在飘舞。”–食来运转蔬食餐厅董事长、古筝老师张苓苓

“当敲起那个大锣的声音时,几乎把我所有的三魂七魄全部锁住了!”;“这是属于全球人的音乐!用音乐做很好的精神疗愈。”;“这是属于天外的音乐!天籁之声,透过演奏家手中乐器诠释出来了。”–罗曼菲精品百货总经理林育征

“光看舞台上指挥与音乐家用心投入合而为一的画面,那本身就是一篇乐章!”– 苗栗县生命线协会理事长陈宗圣

“她(小提琴独奏郑媛慧)有一股非常悲伤的力量,可是她化成正能量,她的悲伤有多么深、她的正能量就有多么大;她已经跟宇宙相结合、相连了!”–邦妮语言中心负责人施贵凤

“上帝开启了祂的喉咙,赏赐他(歌唱家)美好的声音!”– 中国笛教师洪水滔

“高音歌唱家的感染力好震撼,把人引到天堂里面,唱出了天堂的光亮!”– 台湾省工商妇女企业管理协会第13届理事长谢淑贞

“乐曲的起承转合,把人拉到另外一个时空,澎湃汹涌!”;“听的时候,就感觉到人生充满希望,想起人生中最美好、最光辉的时刻、最好的梦想!”– 台北数位亚普达国际业务经理周永富

“我流泪了,觉得人心被鼓励了!忽然之间感到好像被某种生命力量、某种依附在庇护、呵护着自己。”– 行政院人事行政总处参事萧博仁

“最珍贵的是乐曲中注入了生命力,听完生命都灿烂了!”– 大学理工教师、餐饮业负责人张正嘉

“这已达到我们讲的音乐‘最高峰’!”;“这可以鼓舞颓丧的人,更鼓励努力的人!”– 第一名店(香菇王集团)董事长王义郎

“这场演出非常震撼!这是一场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演出,我的内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澎湃,今天确实被感动到了!”– 游艇公会理事长张嘉豪

“正面的能量排山倒海而来,一直过来、一直过来、直到你的心田里!”– 云林爱乐室内合唱团团员林淑芬

“这已经不只是一场音乐会了,而是非常巨大能量的集合!”;“需要多大的能量,才能让观众的心跳波动这么大?”– 国际狮子会300-C3区荣誉副总监李春季

“音乐很昌盛的话,就比较不会有暴戾,生活在音乐里的人,自然而然就会很美!”– 泛亚音乐团团长、声乐教授庄美丽

“上达天听,下振人心!观众情绪完全融入,获得天人合一的感受!”- 国际狮子会300-C3区分区主席叶维丞

“豪迈、洒脱、忘我、有韵!”– 前宜兰县议员、书法教师赖瑞鼎

“这音乐不只会绕梁三日,而是会绕梁三月!”– 船长诗人林福荫

“不用戴上3D动画眼镜,闭上眼睛,画面就出来了!”– 钢琴老师许慧如

“我的身心灵受到非常神圣的洗涤!感觉人生的风景都看过了一遍,不管是小桥流水,或是气势磅礡的山水,在这里我都已经经历了。”– 嘉义市议会秘书长李佩玲

“这交响乐像在讲述一个故事,如同一幅辉煌壮丽的美景,感觉这时空已经融合,变成一个永恒的境界。”– 安禾牙医诊所医师黄圣躬

“我所看到的不只有色彩,还有非常广阔、很大很大的草原。在空旷草原里,我听到有马在奔腾,水在潺流!”– 前APL(American President Lines)美国总统轮船公司越南VICT总经理万尚杰

“神韵音乐的层次是一层、一层慢慢铺叠上去,本来是在地上的感觉,突然之间慢慢已经到了天上!”– 新竹市科学城社区大学校长李世英

“因为这一场美好的音乐会,温暖了非常多人的心,台湾这片土地的子民,心里能有更多的恬静。”;“感到神佛好像就在身边,人世间有了希望;未来充满了远景,整个心里充满着开心、温暖与感动!”– 高雄巿爱乐协会理事长吴淑如

“透过乐曲,可以感受到人类与土地、人民间的结合。”– 立委刘建国

“原本普罗阶层觉得交响乐跟自己生命不能结合,没想到神韵音乐却带领大家走上这个连结!”– 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筹备处主任卢本善

“从里面听出一种中心使命,其核心价值是善化的力量,成就的是心灵环保!”- 新竹市环保局长黄士汉

“脍炙人口、心领神会。”;“软性与硬性的色彩,让人感受很强烈;很有原创性,结合了两种不同的思维!”– 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作曲家庄文达

“近90人的交响乐团,乐音竟能‘如出一人’,整体节奏几乎融合为一!”- 月桃故事馆董事长何勇魏

“他们让每一项乐器物尽其用,把乐器的潜能性,做了一个最大的发挥。”– 高雄市空中大学工商管理学系会长林上凯

“对一个音乐人来说,这一切都超乎想像!”;“本来是一首很简单的曲子,但是神韵的编曲与乐器配置却把她表现得太不简单了,这一切都太妙了!”-台中市中华口琴会理事、宝岛口琴乐团团长陈法澄

“全世界都看见了!以后将有更多人想要接触学习中国乐器。”– 国际扶轮3490地区2017-18年度总监、谢汉池诊所院长

“听到差点忘记小提琴、大提琴是西方乐团的乐器,反而以为那些本身就是适合演奏东方音乐的乐器了!”– 台南赞美乐器负责人、小提琴老师张美德

“其实音乐会前面加上‘神韵’两个字就不一样了!”- 新竹县宗教文化艺阵协会副会长林元娇

“我们是不是也有艺术家能发表出永恒的作品?”“这种期待,是几百年后都让人重新去review、去回顾纪念;而神韵交响乐有这种潜力(留下永恒的闻名乐章)!”– 宜兰仁爱医疗财团、普门医疗财团董事长潘仁修

“从哲学上讲,这音乐已经预告了人类可以走到世界大同这条路。”– 旅居维也纳音乐创作家、合唱团指挥谢英杰

“这是真正的中国音乐,她贯穿中国历史,随着音乐可以奔腾在草原、可以跟佛家融合,还有种从天而降的神的力量,很传‘神’!”– 著名国际律师张迺良

“即便只是一个音符的长音,在整体轰然共鸣那一刻,会扬起一股升华的感动”;“很强的正向能量与包容力、疗愈的和声、慈悲能量从音乐中流泄,感受‘无量广度’四个字!”“我被很强的能量育化、滋养;神韵太广大了,字面难以形容!”–多纳乐团团长、中提琴手郑镕苹

 

2016年9月22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宜兰演艺厅演出。在两首安可曲后,观众们喝采、呼声依然不绝,图为指挥米兰‧纳切夫带领音乐家们谢幕。(曾汉东/大纪元)
神韵交响乐团首度在新竹演出。(李贤珍/大纪元)
2016年9月17日下午,神韵交响乐团在台湾中坜艺术馆展开首场演出,观众挤爆会场,结束时全场起立掌声久久不息,最后一首曲目结束后到安可曲,现场掌声足足持续3分30秒,谢幕共达九次之多。(林仕杰/大纪元)
神韵交响乐团中坜首演后的签名会,5位神韵音乐家现身为乐迷们签名,吸引近百位民众排队,气氛热络。(林仕杰/大纪元)

责任编辑: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