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诸葛亮〈梁甫吟〉赏析

作者:郑重

(fotolia)

    人气: 573
【字号】    
   标签: tags:

诸葛亮〈梁甫吟〉
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
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
问是谁家墓,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以上八句为第一层)
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
谁能为此谋?国相齐晏子。(以上四句为第二层)

这首诗系诸葛亮作。收于《诸葛亮集》。

“梁甫”,山名,在泰山之下。古代世俗,人们相信泰山下的梁甫山,是人死后魂魄所归之处。古曲《泰山梁甫吟》分为〈泰山吟〉和〈梁甫吟〉二曲,都是葬歌。朱嘉微说:“〈梁甫吟〉诗‘步出齐城门’,哀时也。无罪而杀士,君子伤之。如闻〈黄鸟〉哀音。”据此,此诗是为悼念三勇士之作。

本诗一开始,就以质朴无华的语言,指明三勇士坟茔的地理方位,齐城:指齐国的都城临淄。荡阴里:在临淄东南,一名阴阳里。《水经注》中云:“淄水又东北,迳荡阴里西。水东有塚,一基三坟。东西八十步,是烈士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之坟也。”诗中不仅准确地按照历史有关记载,指出三坟的地点、方位,而且以“步出”、“遥望”四字,使诗句具有具体的时间感与空间感,读者仿佛随着诗人的脚踵,步出齐都的城门,遥遥望见荡阴里的一片坟塚。荡阴里的坟茔如土馒头似的一个接着一个,而诗人聚集目光,只投向其中的三座坟塚,它们坟丘高隆,荒草披离,形状大略相同。“累累”,即“垒垒”,状坟丘堆积起伏之貌,用于此处十分形象、醒目,立刻使人想见墓地坟堆相接、起伏逶迤的荒凉情景。

“问是谁家墓”以下四句,前两句,用回答方式,说明三坟所属,引出诗人所要伤悼的对象,是齐国的齐景公所养的三位勇士,即田开疆、古冶子和公孙接,诗中只举了前二人,是因诗句的字数格律所限。

后二句,写三勇士的力量。“排”:推倒。“南山”:指齐国的牛山,位于齐都之南,故亦名齐南山。“力能排南山”,言三勇士的力量可以推倒南山。“文能绝地纪”,言三勇士的文才,尽知天地间的一切。“绝”作“尽”、“毕”解。“纪”犹“纲”,“天纲”、“地纪”并称,指天地间事物的大道理。此言三勇士不仅勇力过人,而且兼富文才,真可谓文武双全。

以上八句为第一层意思,先写齐都城郊的坟茔,次写坟中所葬之人,再写三勇士的才能功绩,层次井然,章法严密,可谓层层相接,环环相扣,次第连贯,有条不紊。

“一朝被谗言”以下四句,为第二层,揭示三勇士被害的原因。据《晏子春秋.内篇.谏下》记载:春秋时齐相晏婴向景公献了一条计策,就是送给三人两个桃子,叫他们自己评功,功大的可以吃桃。首先,公孙接自报了打虎功,拿过一个桃。其次,田开疆自报了杀敌功,又拿过一桃。这时,古冶子站起来说:“当年我跟主公过黄河,有一只大鼋,衔去拉车的马。我在逆流中潜行九里,捉住大鼋,把它宰了。左手提马尾,右手提鼋头,从水里跳了出来。岸上的人都道是河神出现。这样的功劳,该够资格吃桃吧?两位把桃子退出来吧!”说着拔出剑来。公孙接、田开疆满脸羞惭,退出桃子,说:“咱们本领不如人家,还抢著吃桃子,好不丢人。是好汉就没脸活下去!”说罢,二人都自刎而死。古冶子一看,后悔道:“我羞死了两位伙伴,如果独自活下去,还成什么勇士?”说完也自刎了。这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故事。

诗的最后,点明向君主进谗言的谋士,乃“国相齐晏子”,对设计杀害三勇士的晏婴,进行了无言的批评。晏子是齐国的贤相,但二桃杀三士这件事,手段未免过于阴险毒辣,所以作者在这首诗里,对他进行了指责。前人李因笃云:“〈梁甫吟〉责晏子不能言贤……云‘谗言’,则三子死非其罪;曰‘谋’,曰‘国相’,乃深责之。”此言颇具合理性。

清人王士祯认为“泰山喻人君,梁甫喻小人也,诸葛好为〈梁甫吟〉,恐取此意。”诸葛亮喜爱吟诵此诗,大概是因为同情被害的三勇士、而戒人君之听信谗言蔽聪也。此诗敢于揭示历来受到赞颂的晏婴的阴鸷,而将同情寄予被无辜杀害的三勇士。

正是:
“诸葛大名垂宇宙”,(杜甫诗句)
雪冤仗义贯牛斗。
天宇凛凛彰正气,
三位勇士耀千秋!@*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金毕竟是真金,千淘万漉虽然极其艰辛,但吹尽蒙在上面的狂沙,真金还是会重见天日的。这两句,诗人以淘沙见金,来比喻遭贬之人,终将会洗清罪名,昭雪天下,表明了诗人对前途充满信心;对落井下石,散布谗言的无耻小人的极度轻蔑。
  • 这是一首咏史诗,借咏史讽谕现实。诗人李商隐生于晚唐,有感于“社稷将危,天下将倾”,乃以诗寄托感慨,警示当权。古人所作众多咏史诗,有不少是讽喻之作。
  • 本诗选材精当,详略得宜。详写老妇之哭啼诉说,略写悍吏之严词追迫,以实写虚,用语简洁,是流传千古的现实主义名篇。
  • 程颢认为:“道”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也存在人们的心中。万事万物是物质的,被称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无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
  • 客行新安道,喧呼闻点兵。 借问新安吏,县小更无丁。 府帖昨夜下,次选中男行。
  •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诗人用写意手法,仅仅几笔,便勾勒出登鹳雀楼所见到的苍山落日、大河奔流的壮观景象。其豪迈壮阔,令人心往神驰;意境之壮美,再无以复加。同时,它的情韵也十分隽美。
  • 诗注意景语与情语的交替,通过用典及环境的烘托,自然诚挚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起句(斫地哀歌兴未阑)平地拔起,气势磅礡,化用杜甫〈短歌行赠王郎司直〉的诗句,把彭民望的魄力、才气及英雄失路的悲壮点染无遗。
  • 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朋党相争,致使中央大权削弱。在此情况下,许多藩镇网罗人才,欲与中央抗礼;许多士子亦依附藩镇,以为进身之途。李师道约于唐顺宗永贞元年聘用张籍。张籍主张统一,反对藩镇割据,并写此诗,以贞女情事的委婉比兴手法,断然拒之。
  • 白居易的赠诗中,有“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两句,意思是说:同辈的人都升迁了,只有你在荒远地方蹉跎了岁月,虚度了年华。刘禹锡在酬答诗中写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诗人把自已比做沉舟和病树,固然有惆怅情绪,同时又十分达观。
  • 诗人的高明之处,还在其视野没有局限于刘备个人身上,而是进而从刘备事业之成败得失,升华为对历史规律的严谨思考,这就是颈联(5、6句)之意:刘备因为得到诸葛亮有力辅佐,而开创蜀汉之国,可是所生儿子刘禅,却不像他那样贤明,终于导致蜀汉过早衰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