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资料照。(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11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宋悦、许家栋报导)近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及曼尼托巴大学副教授玛丽亚‧钟(Maria Cheung)出席了在加拿大温尼伯大学所举办的一场题为“揭开隐蔽的面纱:在中国的器官摘取”的研讨会。麦塔斯在报告中指出,当犯罪发生时,随后的掩盖比犯罪本身更坏;掩盖也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在研讨会中,麦塔斯指出,中共违反了世界卫生组织“人体细胞、组织及器官移植指导原则”的第10及第11条:器官移植的供体需要具备可追踪性及透明度。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宋悦/看中国)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宋悦/看中国)

经过多年来的追踪调查,麦塔斯认为,很多时候,当犯罪发生时,随后的掩盖比犯罪本身更坏。由于掩盖所牵连到的人比滥用器官移植的人更多,所以掩盖会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那些直接参与滥用器官移植的人数有限,包括监狱看守、医务人员和从虐待中受益的中共官员;而涉及到掩盖的人数则更为庞大。

麦塔斯说,中共全党和中共国家机关都是掩盖的同谋。那些与杀害无辜谋取器官完全不相干并可能积极反对的人,他们的名声也被这种掩盖和故意视而不见而受损了。

麦塔斯最后表示,世界卫生组织会设立器官移植需具备可追踪性和透明度这两条原则是有原因的:可以防止器官被滥用。如果中共官员希望避免被指责为这种滥用的同谋,他们必须有所准备,公开和诚实地公布移植器官的来源。

强摘器官是国家行为

曼尼托巴大学副教授玛丽亚‧钟(Maria Cheung)系统地介绍了近十年来对器官摘取调查的经过。她说,从调查中发现,这是个由国家控制的器官移植产业,其用于移植的器官均来自于无辜的良心犯,这些良心犯在器官摘取过程中被杀害。而最主要的受害者就是法轮功学员。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副教授玛丽亚‧钟(Maria Cheung)(宋悦/看中国)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副教授玛丽亚‧钟(Maria Cheung)。(宋悦/看中国)

她表示,在2006年有证人指证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后,麦塔斯等人便开启了第一波的调查。当时中国几乎不存在器官捐赠系统,而中国传统文化中也不支持器官捐赠,但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在2000年代期间呈指数性上升,从1999年以前的每年几百例骤增为2000年之后的每年1万例以上。

玛丽亚在报告中提到,在中国缺乏器官捐赠系统的情况下,中国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却非常的短(可在手术1至4周前预先安排)。2009年,美国的肾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3.6年,在加拿大也需要平均约3年,在中国只需要1至4周。

对于这种根据需求进行器官移植的做法,中国对于拥有活生生的“捐赠者”感到非常骄傲,而且中国还开办器官移植旅游项目,从沙特阿拉伯到中国附近的地方,如韩国、台湾等20个国家。

在乔高、麦塔斯、葛特曼三人联合发表的最新调查报告中,估计在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的器官移植数量,这达到了世界器官移植数量的顶峰。

(左起)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近日公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主要为法轮功学员。(Simon Gross/Epoch Times)
(左起)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近日公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主要为法轮功学员。(Simon Gross/Epoch Times)

玛丽亚在报告中还表示,虽然中国官方声称,移植手术的数量保持在10,000至12,000例,但每年10,000例移植的中国官方统计数据只需几家医院就可以达到。

此外,她还认为,中国当前的器官移植产业是由国家控管的,其中包含军事部门,军医在民用医院进行移植,并帮助全国各地建立移植中心。

最后,玛利亚引用加拿大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的话表示,在中国,强摘器官是“中国的国家行为,它是全面和普遍的;它针对无辜者,特别是法轮功,并继续在有罪不罚的文化下运作”。#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11-13 9: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