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将希特勒逼上法庭盘问的德国律师(下)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11月16日讯】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利腾明知道自己将付出惨痛代价,却仍义无反顾的将希特勒逼上了法庭?利腾1925年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没有负罪感,人就无法活下去,所以,我们必须有勇气接受负罪感和责任。”他相信,不作为也可以产生负罪感。他的这种思想如何形成的?

家庭背景:贵族加犹太人

汉斯.利腾出生于1903年6月,其祖父是一名犹太商人,靠贩卖粮食和木头发了大财,后开了一家银行。其父亲弗里茨.利腾在殷实的家庭中成长,受到了良好教育,获得博士学位,并成为了一名律师,后来到哥尼斯堡大学任法学教授,其后被任命为大学法律系主任。一战后,则成为哥尼斯堡大学校长。

有意思的是,在不断向社会顶层攀爬的过程中,弗里茨刻意摆脱他的犹太教背景,甚至改信了新教。凭借着自身的努力,弗里茨在哥尼斯堡建造了一座豪宅,这座宅子以“利腾庭院”闻名,并成为1920年代末和1930年代初,东普鲁士社交界的精英聚会的场所。对于与上层人物打交道,弗里茨十分热衷,因此人们常常开玩笑的称他是“东普鲁士的无冕之王”。

宅子的女主人、汉斯.利腾的母亲伊姆加德.利腾则来自一个古老的贵族家庭,这个家庭涌现了不少骑士、牧师和大学教授。她与弗里茨是在哈雷大学相识的。对于丈夫的所为,伊姆加德应该说是厌恶的,双方紧张的关系导致后来的家庭破碎。

聪慧早现和虔诚信教

汉斯是利腾夫妇的第一个儿子,他还有两个弟弟。他性格中那些重要的因素,在他幼年时就已经显现,其中第一项就是汉斯具有惊人的理解力和记忆力。在他4岁时,就可以大段大段背诵格林童话;他还能完整的复述人们的对话,这常常让他的父母陷入尴尬境地。他还会写诗。

进入学校后,早慧的汉斯,远远领先于与他同龄的学生,是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完成学业并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成年后,他几乎能记住自己读过的所有东西,能够在几小时内不停的背诵自己喜爱的作家的作品。他甚至还学过希伯来语、梵文和中东音乐。

在汉斯很小的时候,他就显露出了对宗教的虔诚之情。他非常喜欢听妈妈讲述“圣婴降世”的故事。此外,他还具有平等意识,小小年纪就与街头清洁工友好相待,而他却对来到利腾大院的贵客从未表达过类似的敬意。

汉斯亦将承诺看的很重,如果有人轻率的向他许下一个承诺却没有兑现,他就会一直待在那个人身边,带着一脸责备的表情,不停的重复:“但是,你答应过的。你必须兑现承诺。”

幼时虔诚的信仰、对被压迫者的同情、正义感、重视承诺,昭示着成年后汉斯为何可以做出惊人的行为:将希特勒逼上法庭并加以盘问。

成为律师

在汉斯.利腾12岁时,即1915年,父亲弗里茨接到命令,参加了一战。1918年德国战败后,他从战场返回家中。他发现,汉斯无心从事法律职业,反而希望致力于研究文学或艺术,而且对宗教十分虔诚。弗里茨遂强迫汉斯学习法律,这遭到了汉斯的反抗。汉斯曾在日记中写道:“天堂中的牛百般无聊时,就创造了法学。”他还在码头找了份工作,当起了工人。弗里茨只好妥协,允许汉斯在学习法律的同时,学习艺术史。

1921年夏天,汉斯进入哥尼斯堡大学学习。作为报复,他会参加父亲的讲座,同他展开无情的辩论。不过,与父亲的不和,并不影响他成为才华横溢的法学学生。他与生俱来的洞察力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使他以惊人的高分通过了两次司法资格考试。1928年秋天,汉斯正式登记成为一名律师,而他与父亲间的冲突,更加磨练了汉斯作为出庭律师所需的技能。

汉斯在成为律师后,起初从事的是离婚、遗嘱等民事业务,也赚到了一些钱,但其幼时形成的对被压迫者的同情和正义感,使其慢慢将重心转到了政治案件上,他常常为柏林共产党和左翼人士辩护。弗里茨担心这将累及家人,要求汉斯改变姓氏,但普鲁士司法部却不予批准。

有人说利腾是社会主义者,但事实上他是无党派的,且对德国共产党领导人并无什么尊敬之情,甚至拒绝与德共合作,不过,他却愿意捍卫德国工人们的权益,向权势人物宣战,并为此与“红色救助会”合作。

成年后的律师汉斯.利腾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不妨听听认识他的一些人的印象:“最为无私,最乐于助人……是一位天生的真正的基督徒,同时也是一位信仰虔诚的基督徒。”“(他)有一种复杂的世界观,首要的就是‘原始的基督教教义和无政府主义’。”“这位如水晶般透明的辩论高手,浑身洋溢着的那种炽热的中世纪圣母崇拜,已经远远超过了‘宗教情感’的程度。”

而在利腾笔下,我们读到了对上帝的责任,对上帝创造同类的责任;坚定效忠于一种理念,全身心的投入;“内在需要”;殉难。这些都决定了他身为律师后的所为。

由于利腾作为政治律师的名声越来越响,找他办案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办理其他民事案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钱也挣的很少,不得不求助于父母,但利腾乐在其中,也因此成为了客户们的英雄。在利腾代理埃登舞蹈宫案前,他的所作所为已使他受到了柏林警方长期的敌视。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利腾,才敢在埃登舞蹈宫案中,将希特勒逼上了法庭并加以盘问。

付出高昂代价

盘问希特勒后,纳粹党大肆炒作弗里茨在外国银行隐藏资金并逃税的丑闻,这使得汉斯.利腾与父亲彻底走向决裂,弗里茨切断了对长子的一切经济支持和联系。

利腾家族的其他成员,也受到了影响。汉斯的兄弟海因茨和赖纳被逐出了前途一片光明的戏剧界乃至德国,母亲伊姆加德也过早的衰老了。而利腾本人在执业过程中也遇到了更多的困难,但他依然勇敢的与纳粹党在法庭上交锋。

利腾之死

此时的德国政治风向开始发生变化,在1932年7月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纳粹党获得了37.3%的选票,获得230个议席,一跃成为国会中最大的党派。1932年8月,总统兴登堡召见希特勒并试图说服他与佛朗茨.冯.巴本共同组成联合政府,但希特勒予以拒绝,声言作为最大政党的领袖,要得到“包括一切方面的整个国家权力”,随即兴登堡也发表声明加以拒绝。就在这时,巴本和施莱歇尔为了一己私利,互相拆台,推举希特勒上台当了总理。在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总理宝座那一刻起,魏玛共和国正式死亡,第三帝国诞生。希特勒很快攫取了全部的权力,并走向独裁,德国律师界也受到清洗。

这对汉斯.利腾来说当然不是件好事。1933年2月底,利腾被捕,并被送到了条件恶劣的松嫩堡监狱,监狱中的许多看守,正是“暴风33队”的队员。在监狱中,利腾被暴打,“他的眼镜被打碎了,牙齿被敲掉了,胡子也被剪掉了”。其一同被关押的人透露,利腾被打的无法走路,还曾经差点被掐死。4月初,利腾试图割腕自杀,但没有成功。

在利腾被关进监狱后,他的好友,尤其是他的母亲伊姆加德,利用自己曾经的纳粹上层关系,四处奔走营救。虽然被允许去监狱探望,甚至将利腾转到了条件稍好的监狱,但没有人敢释放利腾。在关押期间,利腾还被逐出了律师界。

有纳粹高官曾说:“没有人能够为利腾做任何事情。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希特勒的脸都紫了。”毫无疑问,希特勒绝不会忘记自己在埃登舞蹈宫案中所受到的羞辱。

后来,利腾在监狱中不堪忍受,再度自杀,但仍然未遂。他的朋友们曾试图安排越狱,也没有成功。1937年,利腾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达豪集中营。1938年2月5日,利腾在集中营的厕所里上吊自杀,结束了5年的痛苦折磨生活,终年34岁。

伊姆加德在监狱认尸时,并不认可自杀的说法。她后来写道:“我知道,我和杀害我儿子的凶手一起站在我儿子的尸体旁边。”

汉斯.利腾在慕尼黑火化后,骨灰被送回了柏林,安葬在公墓中,伊姆加德是利腾家唯一出席葬礼的人。她选择了最简单的安葬仪式,“结束这样的一生后,用任何壮丽的仪式来安葬我的儿子,对我似乎都是一种讽刺。”她还拒绝牧师主持葬礼,因为害怕自己会“落入(纳粹)德国基督教之手”。她唯一的要求是要有音乐,由风琴师演奏巴赫的《圣马修受难曲》。

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利腾殉难的原因是“他冲撞了希特勒”。伦敦的《泰晤士报》1940年介绍了伊姆加德在英国出版的回忆录,文章写道:利腾让坐在证人席上的“希特勒坐立难安”,它的结论是:“似乎不会再有任何疑问,对于利腾,并没有提起任何指控,无情的仇恨,慢慢逼死了他。”

关于利腾的回忆录也传到了美国罗斯福夫人埃莉诺手中。她在专栏文章中写道:“当有人看到,为了维护正义,为了维护对法律和依法享有的自由的尊重,汉斯.利腾才投身于这样一场苦战。如果汉斯.利腾所对抗的这样一种政权,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时,这个人肯定会感到战栗不已。”

重生的利腾

汉斯.利腾死后不久,伊姆加德带着儿子海因茨去了英国,并为盟国工作,直至战争结束。期间撰写了关于汉斯的回忆录。弗里茨后前往北爱尔兰,1940年去世。

战争结束后,伊姆加德回到德国,最初住在西德的巴伐利亚,因饱受德国人对为盟国工作之人的敌意,她前往东德,东德政府给了她公认的“法西斯受害者”的身份,并发放了抚恤金,海因茨陪伴在她身边。1953年6月,伊姆加德病逝,遭受沉重打击的海因茨也在两年后自杀。

利腾家的另一个孩子赖纳1934年被迫离开德国后,四处流浪,最后在瑞士度过了余生。1972年去世。

在很长一段时间,曾经帮助过不少左翼和共产党员的汉斯.利腾,更为东德所接受,因为他的不少客户和同行都在东德工作。1951年,东柏林政府将东柏林最重要的法院所在地新弗雷德里克大街改名为汉斯.利腾大街,法院中也立有利腾的半身像。不过,东德出版的利腾传记中,悄悄删除了他对共产党厌恶的表述。

1970年代末,西德律师发起了“刑事辩护的复兴”运动。魏玛时期政治案件中的刑辩律师利腾进入了他们的视野。此后,关于利腾的文章,开始出现,在法律的、专业性的杂志和工具书上。律师利腾被视为德国律师协会的一位“英雄和殉道者”,他“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受委托时获知的秘密”。

1988年,在加入欧洲民主和世界人权律师协会后,民主律师协会和共和律师协会开始每年两次向致力于人权事业的律师们颁发汉斯.利腾奖。汉斯.利腾被定位为“法律的辩护人”。

两德统一后,汉斯.利腾大街的名称,在各方努力下被保留下来,德国律师协会也保留了“汉斯.利腾大厦”的名字。在新的汉斯.利腾大厦在1999年奠基时,德国律师协会会长写道:利腾是一位全身心投入的律师,是为自由和正义而战的永不疲倦的战士。

启示

当年,在面对纳粹政权时,德国有众多的法官与律师抛弃了法律与职业的尊严,而汉斯.利腾却凭着坚定的信念,以自己风骨,捍卫了法律和律师的尊严。类似的情形,身为中国人的我们何尝陌生?

就在当下的中国,就有这样一批律师,不畏强权,勇敢的为受迫害者发声,捍卫着律师的尊严,哪怕遭受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比如高智晟律师等。没有人否认,当历史走过这一页,这些在这个时期昂起头颅的律师们,会像汉斯.利腾一样,不仅赢得业界崇高的敬意,更将成为中国律师的代名词。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1-16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