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达拉斯海天合唱团2016年奥地利之旅(二)萨尔茨堡

作者:王永士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11月16日讯】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分乘两辆休旅车,踏上了赴萨尔茨堡(Salzburg)的旅程。开休旅车没有像小轿车那么灵活,再加上单行道特别多,路况又不熟,折腾了半个钟头才转上A1高速公路。A1高速公路是从维也纳直通萨尔茨堡。

车子渐渐驶入奥地利的乡下。两旁多是丘陵地。由于纬度高,终年气温不会太热,所以山坡上的草绿油油的,给人很清新的感觉。田里的庄稼还没有茁壮,也都是一片绿油油、欣欣向荣的嫩苗。农村的房子,远远看去都很美,常常会有一座教堂鹤立鸡群,给人一种安逸又与世无争的感觉。偶尔可以看到山坡上成群的风力发电机。欧洲的风力发电规模很进步。

由于出发得晚,下午1点多才到Linz(林茨)。这是奥地利第三大城,人口20万。我们就从公路上下来,找地方吃午餐。我们找到一个很热闹的小广场,车子停在路边。有人到对面的McDonald’s吃汉堡包,有人就在广场上的小吃摊吃香肠,各取所需,皆大欢喜。新林茨大教堂(Linz neuer Dom)就在附近,不免走过去看看。这是奥地利最大的教堂,1855年起建,1924年祝圣,属于法国歌德式风格,有两万个座位。它的尖顶高135米,比维也纳的圣史蒂芬大教堂的137米略矮。这是因为当时奥匈帝国不允许任何建筑物的高度超过圣史蒂芬大教堂。

图:新林茨大教堂。
图:新林茨大教堂。

林茨的气温显着比维也纳要高,我们绕着大教堂转了一圈,在艳阳底下热得冒汗。大教堂非常美,大门两旁有四福音作者(约翰、马太、马可、路加)的雕像和使徒彼得和保罗的雕像,使徒的雕像各自立在有四根大柱拱卫的壁龛里,益发尊贵。四福音的作者则各立在一根大柱上。门楣上方有耶稣受难图的浅浮雕。厚重的大铜门,门环的位置都比一个人的身高还高。

再出发之后,我们有一小段路是沿着多瑙河行驶,水光山色,十分秀丽。四点钟天空下起雨来。好在我们已经抵达萨尔茨堡,旅馆就在萨尔茨河的河边。从旅馆的窗户望出去,雨已停了,远山还在云雾之中,萨尔茨河泛黄的河水,有淡淡的绿色,总算是有些生气。七点钟,我们步行出去吃晚饭,餐馆叫做Asian Kitchen,是个中餐自助餐馆,生意非常好,侍者还得硬给我们挤出几个位子来。饭后我们走上了萨尔茨河的河边小径Elisabethkal,向着市中心的方向往南走,远处山顶上就是那个有名的萨尔茨堡要塞城堡(Hohensalzburg Fortress)。

图:沿萨尔茨河走向市中心,远处山上是萨尔茨堡要塞城堡。
图:沿萨尔茨河走向市中心,远处山上是萨尔茨堡要塞城堡。

我们从市中心那个有名的小桥Makart Steg走到河对岸。这是一个步行桥,两旁桥栏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锁,也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所以桥上人潮汹涌,非常热闹。这些锁都是年轻情侣锁住爱情的一种方式,恐怕也是商家的噱头。此时华灯初上,增加了夜色的美丽。我们在桥上荡漾些许,就踏着夜色回旅馆去了。以后几天,这条河边小径我们还会来来回回走它无数次。

201665

9点钟Edison又带大家出去了。今天我们要寻找电影“The Sound of Music”的踪迹,包括Von Trapp的孩子们唱“Do Re Mi”的米拉贝尔花园(Mirabell Park),Liesl和Rolf唱“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的小亭子,Von Trapp所住的房子等。我们又沿着河边小径往前走。这次没有右转上桥,而是向左方弯了过去。首先看到一栋古典大楼,大楼上方有四个白色人像雕塑,两旁的两个壁龛里,也有两个黑色人像雕塑,其中一人手拿小提琴,一人拿着一种不知名的乐器。这栋大楼就是Mozarteum,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萨尔茨堡莫札特音乐大学。这是专门学习音乐和戏剧艺术的大学,是欧洲最受尊敬的音乐大学。离开它不远,就是莫札特故居。大门上方有标示“Mozart Wohnhaus”。米拉贝尔花园就在不远的前方了。

米拉贝尔花园里有米拉贝尔宫,这是大主教Wolf Dietrich von Reitenau在1606年所建,后来在1721-1727年改建成为今天的样子。米拉贝尔花园大门两旁有两座巨人雕塑,一左一右拱卫着大门,这是在电影里出现的场景,是玛丽亚和Von Trapp孩子们唱Do Re Mi的地点之一,另外的唱歌地点就是后面的飞马水池,和水池后面的石阶。进入大门,两旁各有一排三个雕塑,立在很高的基座上。这里很多雕塑上都有黑色水流的痕迹,非常可惜,不知是不是酸雨的关系。

图:米拉贝尔花园大门。
图:米拉贝尔花园大门。

米拉贝尔花园修剪得整整齐齐,是显着的巴洛克风格,花的颜色搭配有致,赏心悦目。花园中央是一个大喷水池,水柱喷得老高。在大喷水池的四周,有四组大型雕塑,每一组都是两个人物,动作夸张而优美,是巴洛克风格的佳作。这四组雕塑是讲述四个希腊神话人物派里斯(Paris)、埃涅阿斯(Aeneas)、海克力斯(Hercules)和普鲁图(Pluto)的事迹。

派里斯(Paris)是特洛伊(Troy)王子,他在斯巴达做客的时候,将世上最美的女人,斯巴达王的妻子海伦(Helen)抢回了特洛伊。斯巴达王不甘心,组成了希腊联军,10年的特洛伊战争就此爆发。这里的派里斯雕塑就是他抢海伦的情景。

埃涅阿斯(Aeneas)是特洛伊的勇将,特洛伊与希腊联军大战10年,希腊联军久攻不下,最后用木马为饵,藏精兵于内,将特洛伊攻下,并放火焚城,埃涅阿斯救助老弱妇孺逃出,这个埃涅阿斯雕塑就是他抱着一个老人逃生的情景。希腊联军火焚特洛伊的故事曾被不止一次拍成电影。

海克力斯(Hercules)是大力神,曾战胜无数的敌人和怪兽。这个雕塑是他与敌人作战的情景。

普鲁图(Pluto)是冥府的神,有一次上到人世,被小爱神丘比特射了一箭,于是春心大发,将农耕女神的女儿倍儿西凤(Persephone)抢到冥府做了他的妻子。这个雕塑是他抢倍儿西凤的情景。

图:四组雕塑之一,普鲁图强抢倍儿西凤。

图:四组雕塑之一,普鲁图强抢倍儿西凤。

我们慢慢顺着小径前行,从米拉贝尔宫的左边绕过去,不远就看到一个小喷水池,叫做飞马喷水池,因为水池中央有一匹飞马铜雕。这也是电影里孩子们唱Do Re Mi的一个场景。他们从水池的一端踏上水池的外缘,分成两路,从两边绕着水池又唱又跳,而从另一端下来。走近看看,那个水池的边缘其实是很窄的,几个小孩子居然可以轻松跳跃而过,真不容易。

图:飞马喷水池(唱Do Re Mi之处)。
图:飞马喷水池(唱Do Re Mi之处)。

越过飞马喷水池,我们看到一个大铁门,铁门后面是一个石阶,玛丽亚和孩子们也在这个石阶上,跳上跳下地唱Do Re Mi。

我们走上石阶,转过身来,站在上面居高临下,俯视着花园,远山上的萨尔茨堡要塞在正后方,衬托得花园更形美丽。Edison说,“这就是我要带你们上来的目的,你看这地方照相多好”。于是大家纷纷打开镜头,留下美好的记忆。

图:拍照的好地点,萨尔茨堡要塞在远方。
图:拍照的好地点,萨尔茨堡要塞在远方。

面对花园的大门,右边是一排比人还高的玫瑰,大红的玫瑰花正在怒放,非常好看,玫瑰的外面是一个整理得干净整齐的树林。我们出去的时候,就从树林里往外走。不久我们发现树林里有一个管乐团正在排椅子,显然他们要表演了。我对德国和奥地利的民间管乐团一向有浓厚的兴趣,这次能躬逢其盛,一定得留下来听听。表演场地的四周有很多长椅,已经有人坐在上面等候。显然演奏就快要开始了。管乐队的队员都穿奥地利传统民族服,男的穿白衬衫、黑背心,黑长裤下面很窄,正好用绑腿束住。女的穿“Dirndl”,白上衣,深色的背带裙外罩浅色长围裙。海天合唱团今年的音乐会,因为演唱与奥地利有关的歌曲,所以下半场全部换上奥地利民族服,女生就是穿这样的衣服。现在看到奥地利人现场穿这种衣服,当然倍感亲切。

他们准备好了,指挥也调了音,团员却一个个拿起乐器,走了。原来他们走到百米以外,整理队形,然后一面吹奏,一面进场!最近两年,我常在youtube上面看德国和奥地利的“Musikkapelle”(Concert Band),就是穿着民族服装的管乐团,有时是在音乐厅演奏,但多半都是游行演奏。遇到什么节日,会有十多个Musikkapelle共襄盛举,一起参加游行,非常壮观!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实地看到Musikkapelle的表演,实在太高兴了。他们的一个特点就是团员里有时会有小孩,今天就有一个小男孩打鼓,一个小女孩吹长笛,另一个小女孩在前面拿花篮,还有一个特小的男孩在前面拿着队徽。他们的队徽写着“Maxglan, 1879”,这是一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队伍!其实奥地利大部分的Musikkapelle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我们大概看了20多分钟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图:管乐团游行进场。
图:管乐团游行进场。
图:管乐团正在表演。
图:管乐团正在表演。

中午我们走过Makart Steg步行桥到河那一头的麦当劳吃汉堡包,出来时天下雨了,我们就在雨中,沿着河边小径回旅馆。

下午虽然下雨,我们还是出去。目的地:Liesl和Rolf合唱“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的小亭子。Edison和JJ一人开一辆休旅车带大家出发。20分钟后,车子在成排的黄色矮房附近停下。雨还在下,大家只好撑开雨伞,慢慢前行。我们从两排矮房中间往前走,到前面一看,正对面竟是一座黄颜色的宫殿!原来这就是Hellbrunn Palace(海尔布伦宫)。这个地方我们17年前来过,院子里的石桌、石凳是有机关的,暗藏在凳子上的喷水孔会出其不意地喷水出来,让客人的衣服湿一大片。但是我们今天可不是来参观海尔布伦宫的。我们是来看那个Gasebo(小亭子)。Edison知道它在那里,我们跟着他走,小亭子就在一个转弯角。它原本不在这里,是拍完电影后搬过来的。

这是一个八角小亭,八面全是玻璃窗,可是感觉上好像比电影里看到的要小一些。那么小的地方,能在里面又唱又跳吗?看到了它,大家都兴奋了,每个人都站在它前面拍照,还大唱“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唱得不亦乐乎。

图:这就是liesl和Rolf对唱的小亭子。
图:这就是liesl和Rolf对唱的小亭子。

然后我们再上车出发,去看电影里Von Trapp湖边的房子。车子开始上山,盘旋了大约一刻钟,来到一个小湖边。我们沿着湖边小径往前走。原来这条小径也有名堂,玛丽亚和孩子们也曾在这条路上一面骑脚踏车一面唱Do Re Mi。渐渐远方的湖对岸出现了一座米黄色大厦,Edison说,这就是电影里Von Trapp的家。这里环境幽静,远山青葱,湖水荡漾,几只野鸭在湖水中无忧无虑地漫游。雨还在下,茫茫云雾像一条拉长的棉花,横在山腰,风景绝佳,真是个世外桃源。

图:Von Trapp的家。
图:Von Trapp的家。

离开这里的时候,雨渐渐停了,天上出现了部分青空,太阳也露脸了。我们停好了车,先不回旅馆,而是沿着河边小径,从另一个步行桥Müllner Steg走到对岸。从这个小桥向东南方看过去,风景特别美,萨尔茨堡要塞在正前方的山丘上,山下圣伯多禄修道院在右,主教座堂在左,它们浅蓝色的金属尖顶和圆顶,将山上的古堡衬托得美轮美奂。大家纷纷以它为背景拍照。

图:从Müllner Steg步行桥远望山上的要塞。
图:从Müllner Steg步行桥远望山上的要塞。

我们走进河对岸的一间咖啡店Café am Kai,在露天座位上落座,河上微风习习,风景宜人。Menu是一个厚厚的大本,一页页翻过去,最后一页只有几个大字:Lebe jeden Augenblick,Lache jeden Tag,Liebe unendlich。(我生活于每个瞬间,我每天笑,我爱心无限。)真是很好的座右铭,值得珍惜。很感谢Bill和Susan为大家买单。这么多天和他们相处,觉得他们真是“爱心无限”,一路上随时照顾大家。

这家小店实在很有特色,除了菜单上的座右铭,厕所门上的字居然是:“可回收的饮料”。我们在这里吃冰淇淋,喝咖啡,欣赏风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临走之前,不忘让它回收一下它的饮料。

离开这个可爱的咖啡馆,我们再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平常我们都是走在河东岸,现在是在河西岸。这边有一座小喷水池,上面的雕塑是一个拿着水罐正在倒水的女郎,姿态优美,堪称佳作。Edison带着大家经过了中午午餐的那个麦当劳,走到一个广场,就是主教宫广场(Residenzplatz)。主教宫广场是萨尔茨堡老城区的中心,中央有一个大喷水池,水池西边是老主教宫,东边是新主教宫,南边是主教座堂,也就是早先我们在Müllner Steg步行桥上向萨尔茨堡要塞望过去,在要塞右下方的那个教堂。这个广场和周围建筑也是建米拉贝尔宫的大主教Wolf Dietrich Raitenau所启建的。广场中央的大理石大喷水池属于巴洛克风格,是中欧地区最大的喷水池,建于1656-1661年。喷水池里有四匹褐色雕塑马,半身浸在水中,头仰向天空,鼻孔和嘴巴都向外喷水,好像要挣扎脱困一样。

图:主教宫广场(主教座堂的侧面)。
图:主教宫广场(主教座堂的侧面)。

主教宫广场南缘有一个四个门洞的拱门。穿过它,南边又是一个广场,叫做主教座堂广场(Domplatz)。广场中央有一个雕塑,称为“圣洁大柱”(The Immaculate Column),又称玛丽亚大柱(Marian Column)。这是一座纪念圣母玛丽亚的纪念碑,人物是铸铁制成,基座和其他装饰则是大理石。基座上方有小天使扶着的圆球,玛丽亚就站在球的顶端,背对着主教座堂,脸面微侧向左,看着怀里的小婴儿。这个方向又正好面对圣伯多禄修道院。所以圣母的姿势刚好将教堂和修道院连接了起来。主教座堂二楼外墙正中央有一个金色的皇冠,由两个小天使抬着。如果照相的角度对了,照片上就会出现小天使给圣母加冕的情景。这是多么巧妙的设计!基座上的铭文说明这个圣洁大柱建于1771年,比大教堂晚了100多年。

图:主教座堂广场上的圣洁大柱,背景是主教座堂。
图:主教座堂广场上的圣洁大柱,背景是主教座堂。

在圣洁大柱的基座四个角,坐着四个人像,分别是天使、魔鬼、智慧和教会。主教座堂侧旁的一块铜牌上记着这样的话:当他们知道玛丽亚未婚受孕之后,天使非常高兴,人的智慧躲藏,妒嫉的魔鬼咆哮,而教会则吹响欢欣的号角。欧洲的纪念碑,常常会雕塑代表特殊含义的人物,称为allegorical(寓意的)。从维也纳开始,我们看到的一些纪念碑,都有这样的人物雕塑。

主座教堂位于广场的东缘,属于巴洛克风格,上面有两个对称的钟楼,前面有四个巨型人像雕塑站在很高的基座上。中间的两个是彼得和保罗,旁边的两个是两个圣人。这个大教堂也是大主教Wolf Dietrich Raitenau所建。他也是旧主教宫的建造者。可以说萨尔茨堡的规模大致是在他的手里完成的。

从这里我们继续往南走,就来到上萨尔茨堡要塞的缆车车站。缆车三分钟就把我们带到山顶的古堡前。现在是下午6点25分,进入古堡是免费的,不过搭缆车还是要买票。

我们顺着古堡的石阶慢慢往上走,下面的景物渐渐看得远了。到了顶层放眼望去,萨尔茨堡的精华地带尽收眼底。朝正北方向望去,古典的萨尔茨堡主座教堂在右,圣伯多禄修道院在左,弯曲的萨尔茨河在远方,我们的旅馆就在远方的尽头,当然了,太远,看不见。

图:古堡的圆形塔楼。
图:古堡的圆形塔楼。
图:从萨尔茨堡要塞上北望市中心。
图:从萨尔茨堡要塞上北望市中心。

在古时,萨尔茨堡地区是由萨尔茨堡大主教统治,这个城堡从1077年开始建造,然后历任大主教都有扩建。整个城堡长250米,宽150米。那厚重的内城墙和塔楼是15世纪中叶(1460年代)的建筑,这是城堡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外缘的炮台则是16、17世纪的加建,预防土耳其人的进攻。

我们从顶端的门洞进去,立刻感到被古意环绕。那门上的盾徽,墙上用古德文书写的纪念牌,厚重的大铁门,处处显示它的古老岁月。堡内几乎已经没有其他的人,我们成为唯一的游客,可以尽情地浏览。

我们走在宽阔的大道上,左边是高耸厚重建于15世纪的内城墙,右边是一排白色楼房,显然是后来的加建。楼房的窗子,都是四四方方而小小的,从窗子可以看到房屋的墙壁都非常厚。这些房屋现在有的已经变成咖啡馆和餐馆,但都是大门紧闭,显然已经下班了。

堡内的道路相当复杂,我们也不敢深入。一栋白色房屋有一个高塔和狭长型的窗户,应该是教堂。它的外墙上有一个很大的落地壁龛,里面雕有一个大主教服饰的人和两个侍者,看上去年代久远。壁龛上方有一方铭文,是用古德文书写,加上有些破损和模糊,非常不易辨认。只看得出是15XX年。其他的房屋墙上,也能看到类似的古老铭文和雕刻。但1700年以后的铭文就是用现代拉丁字母书写了。我们在萨尔茨堡要塞古堡盘桓大约一个小时,然后再乘缆车下来。

图:古堡一景,门洞上方和门旁都有用古德文书写的铭文。
图:古堡一景,门洞上方和门旁都有用古德文书写的铭文。

下得山来,我们又穿过了主教宫广场,来到莫札特广场。广场中央有莫札特纪念碑。莫札特站在很高的基座上,左手提着身上的长袍,右手拿着写稿的钢笔,在夕阳下气定神闲地眼望远方,确有一代大师的风范。纪念碑的底座上,前面只写下MOZART几个字母,后面只有一个看不太清楚的字和MDCCCXXXXII(1842年)的字样,那是念碑在他去世后51年揭幕的年份。此外并没有其他的解说。因为莫札特生于萨尔茨堡,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受到当地民众永远的崇敬。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他的事迹。我们在维也纳时,曾远远看到新堡旁边的公园里有莫札特纪念碑,但碍于时间,没能和它合照,很遗憾。今天可不能再错过机会,好好地跟它拍了个团体照。

广场四周的建筑,很多跟莫札特有关系。他的遗孀康丝坦玆(Constanze)就住在广场上的一栋房屋,但于纪念碑揭幕前不久过世。另一栋房屋是萨尔茨堡大学的音乐学院。当然以莫札特为名的纪念品店也很显眼,橱窗里有很多有莫札特头像的纪念品。

图:与莫札特纪念碑合影。
图:与莫札特纪念碑合影。

201666

萨尔茨堡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北缘,所以附近高山很多,今天我们就要去欣赏高山风景。车子在8点半滑出了旅馆,目的地:Kehlsteinhaus,也就是我们较为熟知的Eagle’s Nest(鹰巢)。鹰巢在萨尔茨堡南方德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中。这是二次大战期间为希特勒所建的别墅。早上的阳光和煦,空气清新,车子走在乡间,两旁风景秀丽,远山上看到积雪。这一地区(包括德国和奥地利)的乡间房屋,都是非常漂亮,外墙上普遍有长条形的小阳台,可以放花。有的房屋用花团锦簇来形容也不为过。不过今天看到的花并不多。

10点10分我们到了鹰巢停车场。从这里我们改乘园区提供的大巴士上山。上山的路非常崎岖,又是单行道,只有4米宽,如果两辆车在途中相遇,那就卡死了。因为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深谷,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所以一定要搭乘他们的车,大巴士就像单轨火车一样,只能在指定的地方错车,时间地点都是事先设计好的。这一段路一共6.5公里,上升高度为800米,穿过5个山洞。我们坐在车上,只觉每转一个弯都险象环生,整个行程都在提心吊胆。在山上的停车场下车后,我们走进山壁上的隧道。一部深入隧道内部巨型而豪华的电梯上升最后的124米,将大家带到山顶上海拔1834米的鹰巢。

鹰巢1937年兴建,1938年完成,作为希特勒50岁生日的贺礼。整个结构包括起居室、餐厅、大会议室等。起居室里的红色大理石壁炉是墨索里尼所赠送的礼物。其实当年希特勒来此不超过10次,每次停留时间不超过半小时。今天的鹰巢已经变成一个餐馆,不但原来的餐厅和大会议室都改成餐室,连外面都有露天餐座。

我们走出电梯来到外面,立刻感到凉风扑面,颇有点高处不胜寒。鹰巢是建在一个小山头上,白云好像就在你的头顶。四周很多观景处,山下的村庄、湖泊,一目了然。我们顺着小径,慢慢往前走,前面还有比较高的地方,可以探幽。这里显然已经高过大树可生长的高度,所以只有灌木丛、苔藓类和石缝里的小花。前方有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中央是一个Edelweiss(雪绒花)模型。Edelweiss是“The Sound of Music”里一首歌的歌名。此花有黄色的心,白色的花瓣,生长在阿尔卑斯山的高寒地带,代表纯洁和高尚。作者借着这个小花来表达Von Trapp的爱国情操。小花也因为这部电影而有名。我们兴致勃勃地在地上寻找Edelweiss,却都没有找到。

图:这就是鹰巢,海拔1834米。
图:这就是鹰巢,海拔1834米。

我们慢慢往前走,前方的岩石变得崎岖起来,有时得跳跃上下,相当刺激。仿佛又回到年轻时爬山的年月。哪里有好风景,总不忘互相呼叫一下来拍照,留下一个永久的纪念。有时两边山壁逼过来,夹着小径,竟有一点一线天的感觉。

我们在这个小山头上漫游了一个多小时,才在鹰巢的室外餐厅坐下来吃午餐。然后就坐巴士下山,再开车回旅馆。下午Edison让大家自由活动。

图:鹰巢山顶绝佳的拍照地点。
图:鹰巢山顶绝佳的拍照地点。

7点钟,Edison带大家到一个啤酒屋去喝啤酒、吃烤肉。这个啤酒屋在一个小坡上,一排土黄色古老房屋的外表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门上方挂着一个小小的招牌,写着Augustiner-Braü-Stübl(奥古斯丁啤酒屋)。走进去好像是一个古堡,走廊和楼梯两旁都有壁龛,壁龛内有类似基督教圣人的人物雕塑。Edison带着大家转弯抹角,上下楼梯,最后走出一个大门,门后竟是一个大院子,长满了枝叶繁茂的大树,大树下是一张张的圆桌,密密麻麻的人群坐在桌子四周喝酒吃肉,热闹极了。

我们很不容易找到了两张空桌,将14个人全部安顿坐下,然后Edison再带人进去买酒、买猪脚。德国和奥地利的猪脚是有名的,而这种啤酒屋是吃猪脚的最佳场合。一盘盘的买来,大家吃得过瘾,皆大欢喜。所谓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真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经验。酒足饭饱之余,在夜色中走回旅馆。有人还要再到市中心去照相,我可敬谢不敏,走不动了。

201667

今天我们游览萨尔茨堡东边萨尔茨卡默古特(Salzkammergut)度假区的湖光山色。第一个目的地是观光小镇圣沃尔夫冈(St. Wolfgang im Salzkammergut),在沃尔夫冈湖的北岸。因为路途较远,8点就出发。车子很快驶入乡下,景色和昨天看到的野外景色差不多。晴朗的蓝天,如茵的草地,远山近树,风景如画。也和昨天一样,我们遇到了一点找路的麻烦。在小湖的南岸Edison说,GPS教我们从这里一直往前开,可是没有桥,车子不能下水呀!结果我们必须绕着湖开到北岸,才找到我们的目的地:那个度假小镇。

图:典型的德国和奥地利乡下房屋。
图:典型的德国和奥地利乡下房屋。

9点50分,我们终于找到圣沃尔夫冈的停车场。下了车,大家跟着Edison向城里走。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度假观光小镇,旅馆、餐馆、服装店(Dirndl),纪念品店多不胜数,每一个都争奇斗艳,各有特色,红花绿草点缀得五光十色,好看极了。我们慢慢地一边走,一边欣赏这美景。天上晴空万里,太阳似乎变得强烈起来,不过在阴影底下,还是相当舒服。多半的房屋都有宽大的阳台,上面红花朵朵,赏心悦目。有的房屋窗子有绘画的窗框,画得很古典雅致,令人想要驻足细看。那成排的Dirndl民族服,摆在小店的人行道上,更令女士们爱不释手。这里有更多的花样,更多的选择。有人说,如果能在音乐会之前来这里就好了。不久前面到了湖边,一排长椅,罗列岸边,花盆里红花盛开,远处一艘游艇,泊在小码头上招揽顾客。再往前走就是那个登山小火车(Schafbergbahn)的车站,我们要在这里坐小火车上山了。

图:走进花团锦簇的小镇。
图:走进花团锦簇的小镇。

Schafbergbahn是奥地利最陡的登山火车,小小的火车头靠着铁轨中间的齿轮将车子从湖边的车站推上1732米高的Schafberg车站。我们搭乘的这班车10点50分开车,半小时之后,抵达山上的Schafberg车站。

图:登山小火车。
图:登山小火车。

走出车站,迎接我们的是一片清新的空气。比车站还高的山顶上有一个Schafberg山顶旅馆(Haus Schafbergspitze),我们就向那里走去。山顶旅馆建在Schafberg山顶的悬崖上,海拔1783米,后面是直上直下的峭壁,有栏杆保护着游客。我们站在那里,往下看不到深渊的底部,颇有刺激感。深渊的坡上还可以看到残留的积雪。

图:建在悬崖上的山顶旅馆。
图:建在悬崖上的山顶旅馆。

Schlafberg山头被三个湖包围,它们是东北方的阿特湖(Attersee,See是德文湖的意思),西北方的蒙德湖(Mondsee),和南方的沃尔夫冈湖(Wolfgangsee)。我们站在悬崖上面向前看,可以看到蒙德湖和阿特湖。向另一边看,沃尔夫冈湖在车站的后面。

我们在山坡上信步走走,呼吸大自然的空气,看远山皑皑积雪,白云在山顶上缠绵,累了就在无处不在的长椅上坐坐,天南地北随便聊聊,神清气爽,非常舒服。我们坐下午1点15分的小火车下山。半小时后,抵达山下的圣沃尔夫冈车站,发现码头上的游艇正在离岸。

图:圣沃尔夫冈湖畔的游艇正在离岸。
图:圣沃尔夫冈湖畔的游艇正在离岸。

我们在圣沃尔夫冈小镇往回走,看到餐馆才想起原来都没吃午餐。赶紧到路旁的小店坐下,喝杯啤酒,吃片pizza,午餐也就打发了。下一站:“The Sound of Music”电影里玛丽亚结婚的教堂:蒙德湖圣迈可教堂(St. Michael’s Church in Mondsee)。

蒙德湖是一个西北、东南走向的湖,它西北端的小城名字也叫蒙德湖,就是教堂的所在地。这所教堂原先是蒙德湖修道院的教堂。修道院建于748年,所以这所教堂也是非常的古老。米黄色的门面,左右各有一座钟楼。钟楼上各有一座时钟。它的外表相当朴素,但是一进入大门,立刻感到无比的豪华。教堂并不大,只有一条甬道,但主祭坛和两旁的副坛都有无数人物雕塑和精美的绘画。真正觉得随处都是艺术品。主坛两侧的彩色玻璃窗也非常细致美丽。主坛上方有1626年的字样。电影里的玛丽亚就是在这个教堂里,穿着白纱大礼服,从中央甬道慢慢地走向前,和Von Trapp手牵手登上了祭坛,在大主教的祝福下,结成连理。我们当然拍了很多照片,以留作纪念。这是今天最后一个景点,我们在这里停留大约半小时就开车回萨尔茨堡。与“The Sound of Music”有关的景点,我们大致都看到了。

图:蒙德湖圣迈可教堂。
图:蒙德湖圣迈可教堂。
图:圣迈可教堂华丽的主祭坛。
图:圣迈可教堂华丽的主祭坛。

201668

今天我们8点离开了萨尔茨堡,向东南开车。目的地是不远的达克斯坦(Dachstein)。这是一个高山风景区,要搭乘缆车上山。山下有个小湖,叫做哈尔施塔特湖(Hallstattsee),湖畔的小镇哈尔施塔特(Hallstatt),风光旖旎,也一并游览。

9点一刻来到距小镇不远的Sommerhof旅馆。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这里四周都是山地,尤其右侧的高山上还看得见积雪,还有冰河。不过JJ说,由于气候变迁,冰河已经退缩了。现在时间尚早,旅馆的房间还没准备好,只给了Edison一个房间,所以大家先把行李放在Edison的房间,转身就再上车出去玩了。

10点钟我们抵达了湖畔的哈尔施塔特小镇。这个小镇原先是因为产盐而致富,现在则因为临近达克斯坦的高山风景区而成为一个观光景点。窄窄的小街沿着湖滨,干净整齐。房子都建在一侧的山坡上。阳台上和门前都种满了各色花朵。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店,打扮得花枝招展,争奇斗艳,像童话里的小房子一般,吸引顾客的目光。湖中三两只白鹅,优哉游哉地划水,怡然自得。一艘游艇慢慢地启航,载着观光客漫游湖中景色,好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我们在小街上慢慢前行,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驱散了清晨留下的一点寒意。我们在这里浏览了大约45分钟。

图:哈尔施塔特小镇的湖光山色。
图:哈尔施塔特小镇的湖光山色。

11点我们离开这里,开车寻找登山的缆车车站。路上看到一个缆车的模型,知道车站不会太远,可是由于地方不熟,就是找不到路。我们来来回回地闯了很多次,才终于找到了。这个缆车站小小的,一点也不起眼,如果不是识途老马确实不容易找。这里也有一个缆车模型,是以前用过的古董型。

我们跟着熙熙攘攘的游客挤进了一个车厢。缆车冉冉上升,把车站慢慢抛在后面。不一会就能看到下面的哈尔施塔特湖。这段缆车把我们带到一个中继站,再换另一段缆车才把我们带到2019米的山顶。一踏出缆车站,立刻感到寒意,漫山的积雪就在眼前,用手就摸得到!这个山顶比昨天的还高!我原先不知道要上高山,没带外套,多亏Stella有多一件可以借给我,不然就麻烦了。

图:积雪就在眼前,机会难得,摄影留念。
图:积雪就在眼前,机会难得,摄影留念。

大家纷纷与积雪合照。这个机会对我们住在达拉斯的人来说很是难得,有的人还在雪墙上按下手印或是留下文字图画,以资纪念。兴奋过之后,Edison带领大家顺着山路向前走。越走积雪越少,慢慢就不见了。四周多是一种针叶的灌木丛,绿油油的很漂亮。山坡上每每有凹凸不平的岩石,不过小径整理得很好,走在上面十分平坦。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大背包,越过我们前行。正在猜想他们走到前面去干什么,前方出现一个缓坡,缓坡下面就是悬崖。一个年轻女孩向着对讲机说了一些话,然后手一挥,站在她上方的全副装备的年轻人,就拉着铺平在地上的滑翔伞往下方飞跑,滑翔伞升起在空中,他就冉冉而起,飞起来了。原来这里是滑翔伞飞行的起点。这些年轻人都是某滑翔俱乐部的会员。我们站在一边看,看每一个滑翔员上前打开背包,拿出颜色鲜艳的滑翔伞在地上铺平。就位之后,等待前方女子在对讲机讲了话,然后发出飞行的手势,他就奋勇向前跑,几秒钟之后就翺翔在天际了。

这个飞行起点的下方是个悬崖,悬崖的前面就是哈尔施塔特湖,我们看着每一个滑翔伞向着湖的方向飞去,来回翺翔,慢慢变小,直到最后看不见。不久来了两个东方女子,娇小的个子,像是一对母女,她们每人都由一个教练陪同,飞上空中。看来她们大概是初学者。

图:滑翔伞正在起飞。
图:滑翔伞正在起飞。

他们的滑翔伞都是颜色鲜艳,有的红,有的黄,有的蓝,有的绿。有时两三个滑翔伞同时在空中飘荡,非常好看。我们看滑翔伞起飞,看了好一会,才再往前走。前方有一个叫5 Fingers(五个指头)的地方,要走20分钟。到了那里一看,原来这是在悬崖上作放射状伸出去的五个悬空的栈桥。其中一个栈桥的地板还是透明玻璃,踏在上面确实有点提心吊胆,因为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另一个栈桥的一端做了一个像框,游客可以走到它的后面,拍个照片,也很有意思。

图:这个Finger的地板是透明的,站在上面确实有点提心吊胆。
图:这个Finger的地板是透明的,站在上面确实有点提心吊胆。

从这里我们再走回缆车站。这一程多半是上坡。走得大家气喘吁吁,不得不中途坐下休息一番。

下午三点,我们又回到了下面的缆车站。45分钟之后,回到Sommerhof旅馆,天空正在下雨。这就无所谓了,因为我们在山上玩的时候,一直都是蓝天白云呢。

晚餐就在旅馆吃,诺大的餐厅只有我们十几个人在享用。听说德国人、奥地利人都是很晚才吃晚饭,这个时候他们大概还在外面遨游吧。晚上大家到Edison房间把那两首歌拿出来练习一番,这两首歌我们到格拉茨之后,会与Adrianna的合唱团联合起来,在教堂弥撒时表演。

(本章完)

责任编辑:李元

评论
2016-11-16 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