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法官任命与美国意识形态之争

为什么川普当选是美国传统价值的胜利

唐青

图为川普(中)当选总统后,11月10日到美国国会与多数党领袖密契‧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图右)会面。 (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气: 36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8日讯】为什么说川普当选是美国传统价值观的胜利?这要从美国的意识形态之争和大法官说起。

大法官和意识形态之争

美国人尊重法治,重视法律,有问题爱“打官司”来解决。法院不但是美国人争取个人权益的地方,也是美国人公开讨论社会问题和道德问题的场所。在近代美国社会,一些重大的制度和文化的变革,都由法院促成。

因此,法律及其执行者是影响美国政治、文化和社会的最重要因素。大法官用一个个的判例告诉民众宪法怎样规范著大家的公共和政治生活。总统则通过大法官的提名,直接影响最高法院的判决倾向。

2016年2月美国最资深的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成为当时最受关注的新闻。

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分为保守派(Conservative)和自由派(Liberal)两大阵营。他们投票决定美国社会一些重大问题,如禁枪、堕胎权、同性婚姻、死刑存废等。保守派多持传统价值观,反对堕胎,反对同性婚姻,反对禁枪等。

保守派可不是简单的“守旧”。保守主义是欧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建国之父华盛顿、杰弗逊、汉密尔顿、亚当斯均可视为保守派。保守主义的根本原则是:诚挚的信仰、道德的约束、提倡勤劳自足、注重家庭伦理、强调个人自由、反对政府权威等。

在斯卡利亚去世前,五位大法官由共和党总统提名,意识形态较为保守,四位由民主党提名,意识形态接近自由派,倾向于时代的新潮观点。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保持优势,给社会以稳定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各州支持同性婚姻、变性等各种敏感法律议题铺天盖地,但美国最高法院却很少做出激进判决。

不过他们也不是非黑即白。2015年,被视为保守派的大法官肯尼迪倒向自由派,使得同性婚姻在经过漫长的争论之后合法化了。

因此,斯卡利亚的去世使美国保守派人士忧虑重重。如果奥巴马再任命一位自由派大法官,那么自由派以“自由”和“政治正确”为名在抛弃传统价值的路上会越跑越远,各种荒唐事“合法化”会越来越多,社会风气将更加败坏。共和党人一直在抵制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任命新的大法官。

川普参选后在2016年5月公布了他填补目前空缺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名单,共有11人。九月份又增加到21人。保守派给予这个名单较高的评价,甚至党内一些十分反对川普的保守派大佬,也因此开始支持川普。他们认为这个名单上的人选比希拉里将提出的要保守、传统。从川普的子女教育也可看出,川普在持守传统价值观上比希拉里要靠谱。

川普挑战“政治正确

川普当选,被解读为美国主流社会和华尔街精英间的激烈竞争,以及传统价值观和两党建制派“政治正确”的博弈,代表着美国传统价值观和保守主义思潮的胜利。

政治正确,是指在一些用词上或政治措施上避免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但其执行结果一直富有争议,因为“政治正确”有时会走入极端。在美国保守派眼中,政治正确一词本身是“政治不正确”,是“假道学”,它威胁社会言论自由,破坏社会传统价值。

典型的一例是,奥巴马政府今年5月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心理性别”选择卫生间,以“确保没有学生受到歧视”,即一个人可以根据自己认定的性别去选择上男厕所还是女厕所,一个男生如果宣布自己是女生,他就可以上女厕所。

在“政治正确”的话语权中,种族、性别、肤色、年龄、信仰的各种差异是不能存在的,谁提出存在差异,就成了种族、性别、肤色、年龄、信仰的歧视者。

因为“政治正确”的需要,欧美有些学校把莎士比亚的作品封存了,因为莎士比亚是个“种族歧视者”。因为“政治正确”的需要,美国公立学校有学生因做祷告而被驱逐。因为“政治正确”的需要,担心冒犯其它教的教徒,“圣诞快乐”不能说了,“公元××××年”也不能写了,历史书统统要修改……很显然,“政治正确”走到了不尊重事实、常识和逻辑的极端,它像一头怪兽,滥用普世价值,吞噬著社会传统道德和伦理。

回归传统价值观

川普在竞选中挑战“政治正确”,付出了被媒体妖魔化的代价,但也赢得了“沉默大多数”的人心。

这里的“沉默的大多数”代表着传统的美国价值。他们提倡传统的婚姻、家庭和伦理;他们提倡勤劳自给,不好意思领取政府福利;他们是非分明,认为犯法就是犯法,不应该有灰色地带。

川普发誓要让美国回归传统价值、重塑美国的强大,他敢于挑战政治正确。他敢说“所有人命都是命”(All Lives Matter),以对抗“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而力挺警察;他敢批评劣迹斑斑的“犯罪非法移民”;他敢说“叙利亚难民必须先严格审查身份”。

于是美国“沉默的大多数”把票投给了川普。预计川普在任期内,将有机会任命几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他们都将是保守派人士,支持传统婚姻,注重传统价值,尊重立法机构意志,严格按照宪法和法律判案,而不是让法官任意发挥或随波逐流。

也因此,川普的当选可视为是美国传统价值的胜利。#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11-18 1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