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朝贸易进入“寒冷期”

人气: 8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昱编译报导)中国和北朝鲜的私下贸易似乎进入“ 寒冷期”,丹东“断桥”上,从中国进入北朝鲜的大卡车从早到晚虽然仍排长龙,但与北朝鲜做生意的商人们说,近几个星期,中、朝贸易已变得极为艰难。这种情形将维持多久,无人知晓。外界认为,这是北京对平壤不俯首贴耳在宣泄怨气。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一名在丹东雇用北朝鲜工人的朝鲜中国工厂的老板说:“自9月以来,一切都变得更困难”,“这次打击是因为导弹和核试验,看起来好像是不会很快过去。”

虽然北京讨厌北朝鲜,但其保持北朝鲜政权存在的基本方针没有变。

确实,这次的贸易降温,部分是因为北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弹试验后,国际社会于3月份开始实施的强硬制裁,这些制裁的目的是要消除北朝鲜通过煤炭出口赚取硬通货的能力。

但是,对此造成更大影响的是,丹东一个有名的企业高管,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意外地被抓捕,其罪名是帮助北朝鲜逃避制裁和获得制造核武器的材料。

一名在丹东一带做生意、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商人说:“当生意人听到这种事情,我们当然感到非常不自在,这让我们非常谨慎。”在当地采访的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说,当地气氛非常紧张,被采访的企业高管们没有一个愿意公开身份,即使他们都坚称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

生意冷淡,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种情形会维持多久。即使现在,仍有很多不明确的迹象:当地的年度经贸会被取消,但是来自北朝鲜的煤炭出口却在创纪录。中共当局在操控这一切,其目的外界只能是猜测。

十几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一直努力在向北朝鲜施加经济压力,试图说服北朝鲜认清“追求核武器将得不偿失”。

然而,一轮比一轮更紧的经济制裁很明显没能改变北朝鲜的权力核心。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今年下令执行了两次核试验和数十次导弹发射,明显地是想制造出能够打到美国本土的核武器。

由于国际社会不想被卷入、更不想直接参与对北朝鲜的军事行动,经济制裁就成了国际社会唯一仅有的“武器”。

3月份,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除其它的强硬制裁措施外,下令强制检查所有进入北朝鲜的货物,并禁止北朝鲜煤、铁和铁矿石的出口,除非是为了“维持生计”。

但是,因为所有的北朝鲜贸易都是经过中国,尤其是丹东进行的,因此制裁的实际效果只能是北京当局所想要的结果。北京当局不想让这个贫困而又贪图核武的邻居崩溃,更不愿看到驻扎在韩国的2.8万名美军北上靠近朝鲜与中国的边界。

“不管怎样,中共当局维持朝鲜存在有其长久利益。”在首尔国民大学执教的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说,“你永远也不可能说服中共做出什么与此不同的事情。”因此,长久以来,丹东只不过是名义上的一个边境城市。

所以,总是有官员们愿意睁只眼闭只眼,有中间人在背地里拉生意,有企业主盼望在一个他们希望将会成形的开放市场上争得一席之地。而制裁只是远在北京和甚至更远的华盛顿的事情。

但现在风向有变,现在的问题是:在北朝鲜核试验和导弹发射后(其中三次是在9月份中共主持20国峰会期间),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非常气愤要让金正恩感受更多一点痛苦吗?

制裁的漏洞仍然开着

中共原则上支持制裁但实际上不支持的黑白照片,现下已经变成黑白不分的灰色图片了。在丹东仍有很多贸易活动,数十辆载着钢筋和水泥的卡车,每天在海关外的公路上排队,等待进入北朝鲜。

开着一辆载满瓷砖卡车的北朝鲜司机说,近日,在主物资中心,从橘子到没挂牌的奔驰SUV都在准备着出口,海关的处理过程变得有点复杂,“但是只要你给钱,就行。”

太阳能电池板和发电机继续受欢迎,在丹东仍有数万名北朝鲜劳工,占北朝鲜出口大约40%的煤炭交易在8月份创纪录。

和此事有关的西方外交官员们说,那是因为中共对维持“生计例外”有不同的解释,国际社会注重的是“禁止”,而中共强调的是“例外”。

在北京的外交官们非常怀疑,中共政府是否真的有意要惩罚北朝鲜,他们对煤炭交易数额感到失望,对边境艰难时期的报告感到怀疑。

在9月份北朝鲜核试验后,美国敦促联合国堵住这个漏洞,但是中共在阻碍。

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的研究主任张拓生(译音)说,中共的借口仍然是不应该伤及北朝鲜的老百姓。“主要的问题是美国和中共在朝鲜问题上的鸿沟非常巨大,”张说,“我认为中共不会同意堵上‘生计例外’的漏洞。”

但是一次联合行动,即使是勉强进行的,也已经造成可见的冲击。

9月份,美国司法部对丹东鸿祥工业开发公司实施了制裁,指控其总裁马晓红利用公司做门面向北朝鲜输送美元,资助北朝鲜的核武器计划,这是华盛顿第一次用“二级制裁”惩罚帮助北朝鲜的中国公司。

中共省级当局对美国的制裁予以了回应,抓捕了马小红并对鸿祥展开了调查,指称该公司有“严重的经济犯罪”。但嘴上说他们的行动是独立的。

在丹东一带如此有名望的一个人能被抓起来,在当地造成巨大震动。

那位朝鲜中国工厂的老板说:“马小红是一名市政府官员,政府通常不会那样来惹人的,这对这里影响非常大。”

那位韩国商人响应道:“我个人认为鸿祥的案子,比制裁的影响要大,我知道的情形是大家都很小心。”

商人们都述说了他们做生意的难处。“去年,我做了10单大生意,建筑设备、汽车。但今年,我一单都没有。”一名朝鲜中国中介说,他为边界两边的投资者拉生意。

涉及鸿祥案的人警告说,中共的回应是一场更大范围打击的开始,有人说要想让北京有所行动实在太难。

兰科夫说,但近来的证据表明,北京已经决定以新的、有掌控的方式加强和不加强制裁。“这都是在中央政府一级完成,而底层官员很难控制。”兰科夫说,“他们需要对其进行规划和掌控。”

中共总是将利益摆在第一位,他说,“他们想要把局势置于掌控之中,他们将会维持北朝鲜的存在,但是北京中央政府将决定按那个按钮和什么时间按。”

贸易“寒冷期”将会持续多久?

丹东的企业高管们表示,他们希望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不管什么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事,中国那边都会紧上一小段时间,但是过不多久,又会回到和从前一样。”一名韩国人说。

但是,球在北朝鲜的场地中。“这取决于是否还有第六次核试验”,那名朝鲜中国中介说,“如果发生,事情将会变得更艰难。”#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6-11-20 3: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