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外界关注,财政部人马近期被查是否会牵出中共每年用于镇压法轮功的巨额秘密支出问题。 (AFP )
人气: 403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落马的前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的旧部──财政部办公厅调研员韩晓亮,10月31日被通报违规违纪。外界关注,财政部人马被查是否会牵出中共每年用于镇压法轮功的巨额秘密支出问题。

从1998年到2015年,王保安前后在财政部任职长达18年,横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时期近17年时间 。而十几年来,中共每年用于镇压法轮功及维权群众的费用,一直是中共最大的秘密之一。

中共所谓维稳费用早已超过国防军费开支。中共政府公共安全支出数据显示,2012年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已经高达7017.63亿元,超过了国防预算6702.74亿元。实际上,公共安全支出多年都处在增长之中,在2009年这一数字是5140亿元,也超过了当年的国防预算4806.86亿元人民币。

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花了多少钱?据明慧网报导,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1999-2002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高峰期消耗的财政资源,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1/4。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全国监狱和劳教系统获财政巨资扩建

从1999年镇压以来,中共在全国各地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美国国务院2001年人权报告》报导 ,2001年中国大陆有20多万人未经司法审议而在劳教所服刑,而根据2001年7月份的数据,当时接近一半被关押在劳教所中的人员是法轮功学员 。那么,估计2001年仅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就至少超过10万人。

随之而来,劳教所和监狱关押容量需求爆炸性增长。数据显示,全国各地动用大量资金进行劳教所和监狱扩建。各项经费开支也相应剧增。

新华网2003年11月26日报导, 司法部长张福森在全国监狱布局调整工作座谈会上说,计划于2010年完成全国监狱布局调整。从2002年开始对全国700多所监狱布局进行调整,将偏远地区的监狱迁移到中心城市附近和交通干线附近。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经为全国监狱布局调整投入44.6亿元。

《沈阳今报》2003年7月2日发表报导《全国首座监狱城投资近10亿元》。2003年7月,全国首座监狱城,在辽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建成,监狱城(注:仅指监狱系统,非马三家劳教所)投资近10亿元。 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城内常住人口2万人。资金主要来源于中央、地方政府财政拨款和土地置换。著名的沈阳大北监狱将全部迁入监狱城。监狱城新设了辽宁省第一、第二监狱、新人监犯监狱、省女子监狱。

沈阳监狱城
沈阳监狱城(谷歌地图)

据中共司法部2012年消息,广东省争取到38亿元资金投入监狱、劳教所视频监控系统建设项目。

数据显示,在河北省,其“监狱布局调整方案” 总投资5.68亿元,其中国家拨款2.4亿元,省配套资金3.28亿元。

据调查,用于劳教所搬迁扩建的费用一般除中央拨款和自筹部分外,还有地方拨款、专项拨款等,很大成分的资金来源于国债资金。

根据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发行1100亿国债将用于建“公检法司基础设施”,将“公检法司基本建设”作为投入重点之一。

2002年,国家安排广东省国债投资项目125项,安排国债资金25.26亿元,其中,中央国债(拨款)12.9亿元,地方国债12.35亿元,125个项目中公检法司项目占64项,共1.85亿元。

截至2001年12月底,江西省政法系统安排国债项目50项,项目总投资5.33亿元,国债资金1.6865亿元。而中小学危房改造项目总投资0.58亿元,只有政法投资的1/10。

除了看得见的预算资金,还有隐形的财政支出被用于迫害法轮功。这部分支出不一定体现在国家预算中,比如江泽民从石油系统的蒋洁敏处拿钱用于迫害。

全国各行各业几乎都参与迫害法轮功,这部分额外支出的数字会非常巨大,比如各地访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资金、全国教育系统将迫害法轮功内容编入教科书中等等,这些也不会被计入可见的预算中。

据不完全统计,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登记记录的各地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 。北京天桥街道办事处公开信有这样的规定:对监控、举报法轮功学员进京的人员奖励500至1000元。由此推算,即使不考虑各地为堵截、追捕、押送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开支,仅奖励一项,耗费也高达数亿元。

公检法司系统预算增长背后的酷刑与迫害

2004年10月,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NGO)“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发表《关于江泽民集团利用国有资产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通过对山东、河北、吉林等迫害最严重的省份的调查发现,政法系统的资金投入的增长率往往同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严重程度成正比。

以河北省为例, 截至2002年公检法司支出不断增加,预算内支出由1997年的19.2亿元增加到 2002年的42.9亿元,增长1.23倍,年均递增17.4%。

2003 年,河北省司法厅厅长张春富在其述职报告中提到,“河北省对法轮功学员的教育转化等多项工作居全国领先位次,其作法、经验多次被中共有关部门和司法部在全国推广,在监狱爆满、关押场所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今年又新收押罪犯15,826名、劳教人员2,924名。”

报告还提到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目的的 “春雷行动”,报告称,“中央‘ 610’ 办、司法部向全国推广了河北省的做法和经验⋯⋯”

据查,2003 年 4 月,中共中央“610 ”办公室与司法部在河北省召开现场会,会议要求在全国劳教系统开展代号为“春雷行动”的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转化行动”。

在该会议上,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及其操纵下的司法部强行推广河北及山西某劳教所的所谓“转化先进经验”――即使用“约束衣”酷刑。要求各地劳教所必须照此办理。

酷刑演示:约束衣。约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百种酷刑之一。(明慧网)

“约束衣”酷刑是用细帆布制作的紧身衣服刑具,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用于捆绑。将此衣给法轮功学员穿上,将学员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之词,嘴里再用布塞住。用此刑者,双臂可能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在所谓的“转化先进经验”推广后,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便出现了“约束衣”等酷刑将法轮功学员摧残致死的惨剧,比如:张雅丽、张保菊、管戈,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

知情者介绍,劳教所当初对使用“约束衣”酷刑也顾虑重重,担心出事担责任,但各级“610 ”办公室对“转化”规定了硬性指标,并与警察个人的职务升降、工资、奖金、待遇挂钩,也就是说,在中央“610”的指令下,各级地方 “610”逼迫并唆使劳教所及其警察去作恶。

在虐杀事件发生后,中央“610”明确表态:对相关劳教所及责任人不得追究。 由于中央“610”的表态,张雅丽、管戈等法轮功学员被用“约束衣”摧残致死后,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及其警察至今未受到任何查处、追究。

管戈(明慧网)

2015年8月21日,管戈的母亲胡华勇女士向北京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她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从而导致她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的女儿遭“约束衣”等多种酷刑迫害致死,时年33岁。她在控告书中说:

“我日日夜夜想念着我心爱的女儿,盼望她早日归来,可盼来的竟是一个死亡的通知电话。”

“到了殡仪馆里,在给管戈遗体穿衣服时,发现她头顶上有一个大肿包和几个小肿包,天灵盖上有一个0.5厘米深的坑,耳朵被打塌陷了,左胳膊上缺一块小肉,后脖子上有一个大肿包,后腰部位有3厘米长紫黑色的伤痕,整个左小腿都是青绿青绿的。”

她还发现女儿“两只手紧紧地攥著拳头,两只大拇手指甲攥得黑黑的,掌心呈现紫红色斑块。”

“从这些现象来看,我的女儿咬紧牙关,忍受着难以忍受的酷刑折磨。”

江泽民批示拨款 辽宁大连等地成迫害法轮功重灾区

从1999年迫害开始后,江泽民曾明确对时任辽宁省大连市长、市委书记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

明慧网报导,在权力欲的驱使下,薄熙来使大连很快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在江泽民的批示拨款下,大连最先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如大连监狱、南关岭监狱、金州监狱、瓦房店监狱、庄河监狱、周水子教养院、姚家看守所等。后来就连全国各地无处遣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转到大连。薄熙来下令辽宁所有劳教所、监狱“集中全部力量转化法轮功”。

一直官运不顺的薄熙来因卖力迫害法轮功从此在江泽民的“赏识”下青云直上,2001年成为辽宁省省长。辽宁进一步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赵飞,曾3次被绑架劳教、5次被非法拘留、1次被劫持洗脑迫害,生前多次惨遭折磨、摧残。

赵飞(明慧网)

2007年9月,赵飞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警察队长高风采(音)将赵飞关小号、施酷刑,不分白天黑夜将赵飞铐在铁椅子上,铐了15天。

警察的电棍电击和暴力殴打,导致赵飞双腿失去知觉,下肢瘫痪。由于不能行走,每当赵飞去食堂吃饭时,警察纵容、指使犯人们拖拉他的上身,导致双腿、双脚被楼梯、地面石子磨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抬不动时,犯人还毒打他。

赵飞生命垂危之际,才被送往沈阳医科大附属医院抢救,被诊断为血癌。

赵飞到家后已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伤口流着脓血;最大的伤口在尾骨处,皮肉全无,白骨暴露,溃烂处能容下一个核桃。数十天后才能勉强下地。

回家后,中共人员还不断对其骚扰。赵飞迫不得已,拖着残疾身子离家出走,从此风餐露宿。

2011年12月31日,赵飞含冤离世,终年54岁。

赵飞的妻子何春燕也曾被多次非法关押,被迫害得满身疖疮、精神失常已超过10年。而且赵飞每次遭迫害就加重一次,常年卧床不起。

两人的儿子赵元1999年时还是个小学生,经历了一次次父母被绑架抄家,一次次的惊吓,在学校又被不明真相的师生歧视,遭同学辱骂殴打,小小年龄在心灵上受到很大伤害。原本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的。在学校被打骂,回家打亲人,近几年情况逐渐恶化。

至2016年6月,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药物迫害而致疯或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有60人,精神失常后致死的7人。

“维持镇压是以牺牲整个社会的资金需求为代价的”

早在2004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的《关于江泽民利用国有资产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中表明,在5年多的镇压当中,江泽民置国计民生于不顾,为维持和加重迫害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如:大量拨款给公安、国安、政法、“610”办公室等系统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巨额投资司法系统扩充监狱、劳教所和建立洗脑基地用于关押和“转化”法轮功学员;

为诋毁法轮功而不惜一切代价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在报纸、电台、电视台、文艺、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资金投入无计其数;

为封锁法轮功真相而投入巨额资金建立全方位的地面和网络监视系统;

为输出迫害而在外交上更是下大赌注,重金收买一些国家以逃避联合国的谴责,巨资收购和渗透海外中文媒体以粉饰血腥镇压,出资派出大量特务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资讯等等。

“追查国际”说,毋容置疑,维持这场镇压是以牺牲整个社会其它各方面的资金需求为代价的。因为迫害而导致基本建设、科学、财政、农业和教育等方面的拨款被停止,这极大地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利益,也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的正常发展。而对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道德价值的攻击和打压,更使中国社会陷于空前的道德危机之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1-25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