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政治漫画家马龙 (上)看山不是山 看山又是山

香港漫画家马龙。(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文君香港报导)To be or not to be…相信大多数香港人都在九七前后经历了一番去留的挣扎,最后有人选远走他乡,亦有人留守香港。香港屈指可数的几个漫画家,或天真地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又或基于一份责任感,以政治漫画抒发情怀,走上为民发声的漫画路。哪怕“得啖笑”,也可让困局中的港人得到片刻的慰籍,不经不觉,已走过三十多年的寒暑。

走上漫画创作之路

弹丸之地的香港,不乏文艺底蕴。为数不多的政治漫画,也在社会上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哪怕在政治形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仍坚持“发声”。他们是如何走入政治漫画人生的?又如何在纸媒式微今日坚持下来?为此,我们为名漫画家马龙造了专访。

 “清末民初时,中国已经有政治漫画,发展得最蓬勃的时候是抗日时期,中国的政治漫画家组织漫画队、抗日宣传队在全中国奔走,当中有很值得尊敬的漫画家廖冰兄、叶浅予,他们作画的同时亦都有写文章,编制出一套完整的政治漫画理论,只要你有心去研究学习,不难找到理论和创作的路…”马龙娓娓道出其漫画人生路的由来……
马龙说:“六七暴动后,港英政府利用怀柔政策要我们不谈政治,民间亦不想讲政治。”当时中文报纸专画政治漫画的只有前辈严以敬,就是现在画水墨画的阿虫。但八十年代初,香港人都要面对九七回归的问题,马龙、一木及尊子等人,便开始投身政治漫画创作。“大家的心态都想在这个地方生存,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然后移民。”

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香港人最关注的话题就是港英谈判,主权回归问题,也是政治漫画最吃香的时期,但阿虫却在这时选择移民美国,马龙和弟弟一木则决定留守香港。

被时代选中…

他表示,“九七议题的政治原因,令大家都觉得有话要说,而且是直接牵扯到所有香港人的问题。到现在都是,凡牵涉到香港民主、政治制度的改变、进程,都是大家会关注的问题。只不过手上无支笔,可以写到东西。”

(记者:如何用漫画表达您要讲的话?)马龙认真地说,他们会用比喻,或其他方法,将复杂的事简单化,以达到画龙点睛的效果。他们做了很多、很深刻的研究,务求在技术和理论方面,都能兼顾及做好,不断提高专业水准。

深刻研究和继承了上一代政治漫画家的理论,马龙直言:“我代表不了其他人,起码我可以代表得了尊子、一木。我们不会加入任何政党,先稳定自己的立场,保持中立。”他说,哪怕再认同某政党,或和它的理念相同,都必定不会加入其中。帮帮手为他们办晚宴筹款,给他们画画拿去拍卖,则没有问题。他强调,做漫画创作,必须保持中立。他认为香港与外国不同之处,是外国(比如美国)有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党派阵营,报纸都有其固定的立场,两大党也可以有他们的报纸,因为本身两党政治就很明确,大家也不会走的太远,对于民主的理念或做法,不会太离谱。“但香港的政治,就没这么简单。”

“复杂”是马龙谈到香港政治时的评价。“今天你不知那个人明天会变成怎样?一路走过来这么多年,包括某政党分裂又分裂……一点也不稀奇,因为这个招数,国共时期已经玩过。我们看理论,看回以前的历史,怎样走过来,毛泽东怎样玩这个文艺政策,漫画家怎么样上当,我们看遍(历史)才定位我们该怎样走这条路,如果不知就里,我们走这条路做什么?!我不如画其它漫画,更赚钱。”

(记者:这条路很危险?)“是啊,危险,赚不到钱,限时限刻交稿,既然时代选中了你,你就要做好你份内的事。因为自己觉得有责任做这件事。”(记者:这份责任来自哪里?)“我在香港出世,我是香港人,对于香港的转变都好执著,未来会怎么样呢?”

坦然面对未来

当港人忧虑九七大限而纷纷跳船时,八九·六四的枪声又震醒了许多人。马龙说,“六四民运之后,内心是相当、相当痛苦的!知道香港没得救了,好似大陆那样的搞法,大陆都没得搞。看到整个转变,然后是转弯向钱看,更加惨!毛泽东搞了好多年道德真空,再向钱看的话,为了钱,人们什么都会做,什么假的东西也会做。当大家将国家搞的乌烟瘴气时,香港这弹丸之地,又怎么可以独善其身呢?”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决定:“不放弃!坚持着一路走过来。能做多少、做多少。”

(记者:没想过移民吗?)但坦然说,“不想离开香港。几好看啊!这么好玩!我们半生做的事,怎么会走呢?当然是留在香港啦。”“八九后无预计到会有今日,但也都明白,共产党不会给香港人什么好日子过了。看到他们(共产党)在香港玩政治,玩的越来越癫、丧、无品!这个情形我没有预计到会这么混账!因为如果你对国家有承担的话,其实香港是一个非常好的试验场,你可以将在香港的试验拉回国家那边去运用:怎样选举,怎样令到国家的百姓过得好。香港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场,也都是台湾的一个橱窗。你连香港都做不好,台湾就更加惊你啦,这对中国整个大局无好处。”

“还有,他将劣质的东西带来香港,比如网络五毛,你看到有些人被收买,被逼要做些什么事,乱讲话,尤其是两年前的雨伞运动。之后,就更加离谱。”他认为,雨伞运动中,梁振英以地下党员的身份执行的是中共党魁“越乱越好”的政策。

不过,当马龙谈到与梁振英的一段往事时,表现得份外兴奋。当年他曾在《Playboy》任职,他指《Playboy》是一份很奇特的杂志,秉承了美国总部的传统,一方面为靓女照影,另一边厢,却做一些很严肃的话题。“八九-六四后,我访问了梁振英,当时他好沮丧、声泪俱下的说:绝对不可以接受屠城!那时觉得他好似好好人咁……”(记者:当时估不到他会变成这样吧?)“好很难说估不到。又估到!梁振英讲大话不眨眼,本身你是一个党员,就什么都要变的了。(记者:至于梁振英连任?)马龙态度转趋严肃,认真地望向记者:“我看不到他有连任的机会。”(待续)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6-11-25 7: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