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卫·乔高专访:纽西兰需要各界推动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

11月24日下午,前加拿大议员及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先生在奥克兰市中心Grand Millinnium大酒店接受了大纪元专访。(安萍/大纪元)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欧阳云舒纽西兰采访报导】11月24日下午,前加拿大议员及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先生在奥克兰市中心Grand Millinnium大酒店接受了大纪元专访。继23日晚出席纪录片《活摘》奥克兰首映式之后,乔高先生再次出面就中国大规模活体强摘器官移植问题接受媒体采访。

最新调查报告源自中国官方信息

针对最近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中国器官移植最新调查报告,乔高先生表示有很大进展,做了700页左右的更新内容,包括2400条脚注,其中2200条来自中国政府资料来源。对于信息的准确性,乔高先生表示:“要说信息不准确,几乎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中国国内。因此我们并没有编造内容。举例来说,我们公布天津医院一年做8000-9000例器官移植,这个信息我们得自天津医院的官方网站 。我们调查的内容包括诸如病床使用量,病床占有率,所注入的经费等,我们所用的数据都是来自中国内部的。确实,当我们用这些网站的信息时,他们就会关闭网站。但我们对网站网页进行了存档,所以大家可以在我们的存档中自行查看。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进行产业化规模的器官移植。”

乔高先生指出,更新报告显示天津一家医院每年的移植数量为8000-9000例,而政府宣称全国每年只做1万例。“你会奇怪一家医院就做八九千,其余的140家获得移植资质的医院都在做什么。我们说绝对至少每年6万例。”

乔高先生也谈到了对中国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常遇到阻力。他说:“我们(从中国)回来后被禁止进入中国,事后想起来觉得可能是件好事。我们的一位前议员同事威廉姆曾到中国走访一些人,他刚和这些人谈完,其中一部分人就失踪了,威廉姆很自责,因为可能导致了这些人被灭口。我们很高兴我们没有再进入中国,任何与我们交谈的人都可能会被逮捕或者投入劳教所甚至更糟。我们在中国之外通过网际网路获取了大量信息,还有通过从中国走出来的勇敢的人,以及从劳教所里出来的人。他们向我们讲述了在劳教所的生活以及他们在那里的可怕经历。”

政府屠杀百姓 堪比纳粹

 乔高先生表示,在中国,无论你在哪里,你和在监狱里其实别无二致。乔高先生对此举了一个案例:“伊森·葛特曼(Ethan Guttmann)的书中提到一位如今身在坎培拉的中国女士,她当时并没有被关在劳教所或监狱,而是在她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中,突然来人对她进行血检。所以伊森指出,如果任何地方来一个人需要器官,而她恰好符合配型,那就很可能会有人到她家去把她带到手术室取出器官然后卖给别人。” “我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不在劳教所和监狱的人被进行了这种血检。这种非人道程度、残忍程度与贪婪程度无以复加。”

对于纽西兰还有很多民众对此并不知情,乔高先生建议当地各主流媒体一定要有报导,譬如纽西兰先驱报,邮报等等。乔高先生说:“你需要在这些媒体里劝服人们这件事很重要,它也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事。这种大屠杀的悲剧还在上演,如果一个政府在滥杀它的人民,你就不能熟视无睹。人们说中国政府不就像德国纳粹吗?它们确有相似之处。虽然也有不同,但是差别也并没有人们认为的大。世界上196个国家政府,其中一个政府在屠杀无辜的百姓、良心犯,然后把他们的器官售卖给中国的有钱人,以及有钱的移植旅游者。如果这都不算大事,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大事。”

纽西兰人需要重视并采取行动

对于为何纽西兰人要对这件发生在中国的事提起重视并采取行动,乔高先生说:“ 因为纽西兰在全世界享有极高的声誉,拥有各种人权领袖。我曾去过加利波利,(当年)在土耳其人和澳纽军团之间是一场恶战,有上千人阵亡。但是,纽西兰为真理,为人权,为正义而战的勇气使其有着巨大的声望,而中国的强摘器官严重违背了这一切。”

“加拿大也有关于南非的一段历史,最好的时期可能算是80年代,那时候我们与南非人民站在一起,反对进行种族隔离的政府。我们坚如磐石,并说‘在这个国家你们必须要有民主’,他们照做了。因此加拿大有那样的背景,我认为纽西兰也有。问题就是这么多人还不知情,或者不愿知道中国的政府有多么糟糕。没有什么问题比强摘器官更能彰显中国政府有多坏了。”

乔高先生也尤其建议,纽西兰大众主动找他们的议员交涉来推动立法。“所有人都可以做点什么。他们可以做的一件事是登录一个叫做endorganpillaging.org的网站,人们可以在网站上找到他们可以做些什么,你可以选择,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会鼓励大家去这样做。大家也可以加入我们的停止强摘器官的国际联盟。加入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了,在民主国家甚至还有非民主国家,我们都收到了加入我们的声音。”

对于纽西兰各界人士如何采取行动,乔高先生说:“议员可以写信给中国大使问为什么这(活摘器官)还在发生?或者外交官可以上中国使节接待处,他们可以找外交官谈,找他们的同事谈。医生正在做大量有利的工作,反对强摘器官进行移植的医生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举例来说,雅克布·拉维博士本人就推动了以色列立法禁止以色列国民去中国获取器官。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博士也是移植外科医生,他去大陆时发现一个城市所有的器官均来自法轮功学员,他的业内同事告诉了他这一切。柯文哲医生就去走访了伊森·葛特曼,这在《大屠杀》(The Slaughter)那本书中有提及。我想这正使他在台北选举大获全胜。每个人都可以做点什么,他们可以告诉给其他人,哪怕只是自身了解了真相。”

政府若不行动 代价巨大

曾任加拿大前议员27年的乔高先生对纽西兰政府议员提出了他的建议。他认为,如果纽西兰政府或者议员不站出来采取行动的话,他们将会付出巨大代价。他说:“我认为这会影响到纽西兰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声誉。如果你拿起一份报纸,你会看到中国的什么人在纽西兰买了农场,买了这个产业,买了那个产业。你问问自己,纽西兰人都怎么了?他们要把一切都卖给中国的党员吗?我知道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是党员,也有非党员的合法商人,但是我毫不怀疑巨额的资金从中国的人民身上盗走,然后大量钱款都被投资在了像纽西兰这样的地方。人们有没有想过,允许中共党员买光他们的土地和生意,他们会在自己的国家成为租客。除非他们有这样的勇气,议员有这样的勇气说:‘抱歉,除非你让我们看到你为什么要买公寓买房产,而且你必须自己住,否则你不能买。’ 我觉得纽西兰人应该睁大双眼,不要再天真了。”

对于怎样才能让纽西兰政府议员真正了解真相并采取措施,乔高先生表示要视情况而定,取决于议员、国家、文化及历史。“纽西兰与中国有自由贸易协定。我不能理解任何理智的政府怎么能够和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你知道中国不会遵守协定,比如中国也不尊重其世界贸易组织的席位。他们已经同意在世界贸易协定要求下不会操纵货币,然而他们在过去20-25年来一直在毫不留情的操纵他们的货币。”

乔高先生表示,世界上没有一个民主政府会容许这种“强摘器官”或“活摘器官”继续下去的,但正因为你有一个未经选举的非法政府在统治这个国家,他们可以随意杀害没有犯任何罪的人然后把器官卖给外国人,卖给自己国家的富人。这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绝不可能存在。”

纽西兰距离立法仅一步之遥

对于纽西兰政府立法禁止纽西兰人进行器官移植旅游的问题,乔高先生表示并不复杂。“所有他们要做的,就是有一部法律能够禁止任何纽西兰居民或公民购买非法交易的器官。在纽西兰国内已经是非法的了。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禁止向境外申请获取器官,器官移植旅游就可以停止。昨天有人告诉我,一个移植行业的业内人士承认了有纽西兰人前往中国获取器官。我不确定数量。如果我们可以记录这样的数目会很好,这样能使人们知道有多少人从纽西兰去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乔高先生说:“我知道有一个国家,其单单一家医院,就做了超过1000例器官移植,其中有300例是在中国做的。后来这家医院同意立即停止让病人去中国。但是,如果那个国家可以有一部法律说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再有器官移植旅游,那会好更多,那将是向前迈的一大步,也会是一个更好的方向。”

乔高先生也遗憾的表示,无法从中国内部遏止这件事。但他说:“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不断趋近这个目标,我们至少可以阻止我们自己国家的人去中国。做到这步并不成什么问题。已经有两个国家表明了这一点,去年台湾也做到了。(台湾)医生会丢掉行医执照,代理中介会被投入监牢。这是我们大家的典范。如果台湾能做到,为什么韩国、日本、纽西兰、澳大利亚不能?所有国家和地区也都能做到。”

做正直的政府是顺道者昌

对那些勇于对抗中国反人权暴行的国家,乔高先生还举了一个例子做说明。他说:“当刘晓波在挪威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我也去了。有人告诉我说,中国大使到处游说挪威政府的每一位内阁部长,威胁说如果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他们就会给挪威苦果子吃。那个人甚至没有意识到挪威内阁根本不会做这种事,这是一个独立的致力于诺贝尔和平奖的群体,你知道很多外交官员并不都是那么有脑子。他们当然还是颁发了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中国政府试图惩罚挪威,但是我认为他们没有拿挪威怎么样,事实上我听说一个人做了这方面研究,一个站出来为人权发声的政府不会因此而损失掉他们和中国的贸易。从某种程度上讲,党内的一些人很敬佩那些有骨气讲原则的人。因此向政府站出来解决人权问题、法轮功问题,政府不会蒙受损失。这是我从这项研究中得到的见解。”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
2016-11-26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