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国右翼总统候选人最后电视辩论花絮

11月24日晚,法国右翼党派总统候选人朱佩与菲勇进行了最后一次电视公开辩论,谁胜谁负?11月27日选民二轮投票后将见分晓。(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法国报导)法国右翼总统候选人初选快进入决定性阶段了。11月24日晚,两位候选人菲勇和朱佩进行了最后一次电视辩论。两人同是政坛老将,在历时1个多小时的辩论中,各抒己见再次力图说服法国选民。11月27日,选民将进行第二轮投票,选出右派党总统候选人

阿兰·朱佩(Alain Juppé)现年71岁,自1986年步入法国政坛,曾任总理、外交部长等要职,现任波尔多市市长。费朗索·菲勇(François Fillon)现年62岁,曾任总理、教育部长、劳工部长等要职。同是右派阵营,朱佩和菲勇在过去2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两人可谓是“老同事”了。

老道政治家VS资深主持人

辩论会由法国电视2台3位资深主持人同时主持,他们如同考官一样向两名候选人提问一个个难题。所谓“三句不离本行”,目的是为国民深挖候选人的参选纲领到底有多大份量,当然丝毫不避讳政治家的软肋。而菲勇和朱佩均有不被主持人牵着走的时候,也有直面“揭短”问题的时候。

主持人:“朱佩,您提议将改革劳动法,可能吗?”

朱佩:“不是这个问题……我觉得您没有足够研究资料。”

主持人:“菲勇,言论说您……”

菲勇:“这是‘漫画夸张’,别来这一套,让我继续解释我的纲领吧。”(法国媒体向来对政治人物的评论毫无忌讳,辩论过程中,菲勇多次用“漫画夸张”一词来形容媒体对他的评论。)

主持人:“您们怎么看待廉洁严明?”

朱佩坦言:“我曾于2004年因为非法牟利,被判刑14个月缓刑,并被取消选举资格一年。但我保证,我吸取教训了,未来我将百分百遵守规则。”

菲勇:“如果政府高层不廉洁严明,绝不能领导法国。”他举例子说:“我曾听闻有民众讨论,市民开车超速需罚款,官员开车超速了不用罚款,我想这要改变了。”

大家知道,政客很少会直接回答记者的提问“是,或者不是”。主持人问:“菲勇、朱佩,您们说了那么久,如减少公务员,我们想知道具体会在哪些领域裁减呢?”

轮到菲勇解答,他说了1分钟后,主持人仍追问:“具体在哪方面呢?医院护士?”“请稍等,我之后会解释的……”菲勇笑道。同样问题,朱佩也在被主持人打断追问,“您稍等吗!”他转头看着菲勇相视而笑。

向右走大方向一致 互有认同点

即使这是最后一次向全国选民表现自己的时候,但因为都是来自右派党阵营,菲勇和朱佩在辩论中也会有互相认同的地方。

比如菲勇会说:“我赞赏朱佩曾在XX改革中所做出的贡献。”

在提到法国年轻人失业问题时,朱佩也会说:“这个问题我同意菲勇的主张。”(法国有24%的年轻人失业,相对德国(7%)和英国要高出不少,菲勇提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对大学教育体制进行改革,促进年轻人就业。)

异见的问题涉及的不是大方向,而是变革要进行到什么程度,朱佩会问菲勇:“你要在2017年就把规定工作时间每周35小时,提高到39个小时,你觉得现实吗?”

菲勇提出裁减50万公务员,朱佩则提出裁减20-30万公务员,他说:“50万,我觉得不可能。”

志同道合 曾是五月风暴运动者

辩论会上,菲勇和朱佩分别透露,两人一生中均曾参与过3次游行抗议。

游行抗议对法国人来说是一种常态,几乎人人都会经历过。菲勇说:“我一次参加的游行是反抗一名高中英语老师,因为我认为他不称职。第二次是参加了1968年的法国学生运动“五月风暴(Mai 68)”,当时,我是站在那些不大想工作的学生那边。第三次是1984年的捍卫国家自由教育制度大游行。”

朱佩说:“我从前并不热衷革命,第一次是随大众从巴黎政治学院开始,游行到国家教育部。”

和菲勇一样,朱佩也曾参加过“五月风暴”运动,“我当时是在香榭丽舍大道上”他说。

第三次呢,同样是1984年的捍卫国家自由教育制度大游行。朱佩风趣地说:“那次,我在凡尔赛还和费勇走到一起游行呢。”

五月风暴是法国在20世纪中规模最大的民间运动,事件起因一群巴黎农泰尔文学院(现为巴黎第十大学)学生于1968年3月22日自发占领了学校,反对戴高乐主义政权,骚动很快波及全国各地,并引发工人大罢工抗议,事件历时了1个月之久。

据统计,昨晚有850万法国观众收看了朱佩与菲勇的辩论。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
2016-11-26 4: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