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卡斯特罗时代结束 古巴未来何去何从?

铁拳统治古巴逾半个世纪的卡斯特罗(左)2016年11月25日晚去世,其弟弟老二(右)仍掌管着古巴政局大权。(ADALBERTO ROQUE/AFP/Getty Images)

人气: 7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邹云综合报导)铁腕统治古巴近半个世纪的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于2016年11月25日晚间去世,享年90岁。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在一份声明中说,卡斯特罗的死标志着“古巴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是古巴人民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独裁者卡斯特罗去世

在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出数小时后,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发表一份声明说:“古巴仍然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岛国,但我希望今天标志着古巴开始摆脱已经忍受太久的恐怖,古巴人民能够最终获得他们应得的自由。”

但同时,美国现任总统欧巴马则说,历史将对卡斯特罗的“巨大影响”做出评判。在欧巴马任内,美国和古巴于2015年正式恢复外交关系,而欧巴马也在今年3月对古巴进行历史性访问。

卡斯特罗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所具有的独特“争议”在美国新旧两任总统的声明中可见一斑。

在许多西方左派人士眼里,卡斯特罗是一名社会主义捍卫者,但在人权团体和古巴异议人士眼中,他是不折不扣的暴君。卡斯特罗实行的共产党一党专政,使得古巴的监狱关押著大量政治犯,也让很多不堪迫害的异议人士因此流亡到美国。

古巴人权组织“白衣女士”在推特上写道:“请上帝原谅他,但我不能原谅。”该组织的成员都是曾被关押过的古巴异见人士亲属。

“一个时代的结束”

卡斯特罗在1959年夺取政权后,出任古巴总理(1976年废除总统制后改称为部长会议主席)和武装部队总司令,开始了他对古巴五十多年的独裁统治。

1961年起,卡斯特罗开始担任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第一书记,集党、政军权于一身,直至2006年因为健康原因而将权力托付给小他5岁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并自2011年不再担任任何公职。

虽然他本人生前非常反对个人崇拜,不希望看到古巴境内有他的任何画像、雕塑或者纪念品之类的东西,因此在古巴的街头看不到此类作品,但他就像是一把烧红了的烙铁一样,深深地植根于这个加勒比海岛国的大街小巷,因为近80%的古巴人只经历过这么一个领导人,而同期的美国则已经历过十余任总统。

据称,卡斯特罗曾这样说过:“当美国出现第一位黑人总统,又当梵蒂冈出现第一位拉美教宗,那么古巴便有望与之改善关系了!”但就是这样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也终究还是发生了,正可谓世事难料。

在卡斯特罗与美国斗争近半个世纪后,接任的劳尔.卡斯特罗在面对内忧外患之际,开始了谨慎的经济开放,并最终松缓了古巴与美国的对立,并在经过2年多的交涉后,在2015年底与美国恢复了外交关系,而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欧巴马也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对哈瓦那的首次访问。

法广报导称,美古关系的解冻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宣告卡斯特罗时代进入尾声,而卡斯特罗的去世,则给卡斯特罗时代画上了句号。

后卡斯特罗时代 谁会是新一代领导人?

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古巴社会没有出现明显的紧张与动荡。或许,人们早在美古恢复外交关系的时候,甚至在更早前,已经预料到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并期待着摆脱卡斯特罗对古巴的掣肘,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法广报导说,虽然古巴政权可能借着劳尔•卡斯特罗接班实现某种权力的平稳过渡,但古巴社会并没有真正走出卡斯特罗时代和卡斯特罗模式。面对新一代人的成长以及全球化时代的国际环境,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将面对严峻挑战,更何况劳尔•卡斯特罗已经85岁,并已宣布将在2018年时交出权力,让位给新一代领导人。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未来的接班人是将会是卡斯特罗与第一任妻子米尔塔·迪亚斯·巴拉特所生的菲德利托(即小菲德尔),他也是卡斯特罗10个孩子中唯一一个在年幼时就在媒体露面的孩子,曾在1959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次采访中,穿着睡衣与父亲一起出现在节目中。

然而,在过去的数十年来,卡斯特罗的孩子都远离了古巴权力中心。据说,在成年之前,他们甚至都没有见过叔叔劳尔的孩子。而与此相反的是,古巴现任第一号人物劳尔家里的四个孩子中,有三个进入了权力系统。现年53岁的长女德博拉担任教育部顾问;51岁的二女儿玛丽拉担任实力强大的古巴妇女联合会主席;劳尔唯一的儿子、现年47岁的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罗·埃斯平上校,目前担任著两大要职:分别是内政部情报局局长,及反贪行动的负责人。亚历杭德罗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接班的人选。

福克斯:古巴未来仍存疑

在卡斯特罗去世后,福克斯发表米勒(Judy Miller)的评论文章称,虽然菲德尔已死,但“劳尔兄弟”以及一个严密的官僚机构正一如既往地掌握著古巴政治生活和经济命脉。卡斯特罗家族仍然支配着这个岛国近四分之三的经济活动。

根据皮尤今年春季发布的研究报告,古巴的GDP实质增长只有1.3%,而79%的古巴人说他们对古巴的经济体制不满意。

过去十五年来,古巴每天依赖委内瑞拉的9万桶石油来维持其一半的能源需求。而目前委内瑞拉则因为油价崩跌造成经济崩溃并进一步危及到政权。前古巴中央银行雇员维达(Pavel Vidal)预测,古巴的GDP今年可能会负增长,而2017年将会再跌2.9%。

同时,古巴几十年来对异见人士的打压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出现大幅度改变,成为思想和言论自由的沃土。从欧巴马访问古巴时,古巴当局对异见记者的打压就能看出来。

但是,尽管古巴政权越来越受到冲击,作为拉丁美洲最后的共产主义专制阵营,卡斯特罗政权在该区域仍保留了极大的外交影响力,如今年在古巴哈瓦那达成的哥伦比亚和平协议即是一例。

米勒认为,古巴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将会如何行动。川普和彭斯都曾表示,将考虑取消欧巴马的行政命令,除非古巴人们拥有真正的政治和宗教自由。这也是川普获得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大部分古巴裔美国人支持的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6-11-27 1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