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耿惠昌去职 习近平攻破国安部堡垒(2)

连曝大案 国安部间谍手法源于江泽民

MSS(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84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综合报导)身居高位,却被暗中调查,这种尴尬的日子持续了几年,眼见一个个同僚被查、被关被判刑,作为国安部部长的耿惠昌如芒在背、如履薄冰。终于等到“解脱”的一天,2016年11月7日被解职,然而,他能安全着陆吗?

接上文:国安部长耿惠昌被免职 江派背景大曝光

11月30日,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刊登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此前在政协常委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提到“有人为实现政治野心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搞分裂党的图谋活动,严重威胁国家政治安全。十八届中共中央严肃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清除了党内‘阴谋家’、‘野心家’。”

在这几个副国级以上的江泽民的心腹“大老虎”中,周永康被王岐山指为头号“阴谋家”“野心家”。而周永康的亲信下属、在国安部高层近20年的耿惠昌,恰在这个时期是江派阴谋政变的情报系统的实际操纵者。

中共国安系统在江泽民时期形成,曾由江派大佬曾庆红、周永康长期掌控。国安系统成了江派打击政敌谋求“政变”的杀手锏,周永康建立了庞大的政法委体系,渗透政治、经济、军队、外交和宣传等领域,一度形成架空胡温的“第二权力中央”。

国安部成周永康政变“耳目”

作为中共江派“政法王”的周永康,自2007年中共“十七大”跻身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并主持政法系统以后,负责掌管中共警察和国内安全队伍、法院、检察机关和监狱系统,掌握了大量中共最高核心机密,其中包括人事机密和经济机密。

据港媒透露,周永康指令国安部秘密构建了一个全国厅局以上领导干部的个人资料和言行信息的情报库,收集了数以万计党政高官的个人情报,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在内。

当局经过调查发现,周永康没有指示耿惠昌违法窃听中央领导人,而是越过耿给耿的部下下令。这是周永康利用国安情报系统“单线负责、互相隔缘”的特殊性质,造成周令集团直接插手国安部的情况。

这个黑档案库由分管反恐和反间谍工作的副部长马建和邱进负责。时任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势力据悉也通过国安部收集黑材料。

更严重的是,在周永康与令计划等人结成同盟后,该库被周永康和令计划所利用,为上千名他们认为是“异己势力”的官员做了标签,收集这些人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胡温与现任常委习李,必要时即可放出,致这些政坛对手于“死地”。

《华盛顿邮报》 认为,马建恐怕是连接周永康与令计划的关键链条。周永康负责安全领域期间的中国间谍经费过大,马建如果因此入罪在情理之中。

另一具体操作的江派重要情报员是北京国安局局长梁克。《纽约时报》曾报导,梁克涉嫌把来自国安局间谍网、电话监听以及首都北京的告密者的信息转交给周永康,并为其提供帮助。

梁克还在邱进的指挥下,执行窃听、监视一些中共政治局常委行踪的行动,其中包括对胡锦涛、习近平的监视,并将这些监视资料提供给周永康,为其阴谋政变提供情报。

梁克命令他最信任的人在十八大前夕窃听李克强和温家宝,窃听他们的家人以及助手的电话,其窃听旨在寻找任何腐败的证据,讹诈及要挟他们同意周永康提出的人事安排。

1501171756282320-579x400
周永康与令计划等人结成同盟,为上千名他们认为是“异己势力”的官员做了标签,收集这些人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胡温与现任常委习李,必要时即可放出,致这些政坛对手于“死地”。此信息库被曝由马建负责。(大纪元)

2015年3月15日,中共《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亲习近平阵营的媒体刊文称,周永康与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案都有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下属,更是或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国安部成周“里通外国”桥梁

马建、邱进或因其特殊身份,成为周永康“里通外国”的桥梁和传声筒。《星期日泰晤士报》 引西方外交界人士透露的消息,周永康经常私会外国情报机关首脑,并披露有关中国在反恐战争中的合作、阿富汗东突分子的情报、朝鲜核计划和伊朗原子能研究等机密信息。但是他需要国安部第八局的渠道。

《华尔街日报》指,马建被查后,尽管中共对于此案的相关细节始终不予置评,但外界仍能从周永康、令计划案中的某些细节里看出端倪。鉴于周永康被捕后“泄露国家机密”罪行和某些香港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出的马建、令计划间有“密切联系”,三者“里通外国”的影子也隐约可见。

《华盛顿邮报》 报导,已有传闻称“令计划势力也曾向境外泄密,藉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鉴于其身份特殊,马建为首的一大批安全官员也有可能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

还有报导称,马建曾负责国安部第十局,即“对外保防侦察局”,负责监控驻外机构人员及留学生,侦查中共所谓的境外“反动组织”的活动。

马建也利用其安全部门的情报优势,向海外媒体故意泄露中共国家领导人的虚假信息。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叛逃入美领馆,副部长邱进曾奉周永康之命去成都接回王立军,随行者还有周永康的干儿子孔涛,也是国安部局级特工。邱进并带密函给周永康。

港媒披露,周永康倒台后,中纪委原本已对邱进进行立案调查,邱进接受了数次谈话。当时北京政界人士相信,作为周永康、令计划朋党集团的核心成员之一,邱进“进去”是迟早的事。

2013年12月,周永康的马仔、国家安全部官员孔涛在北京被拘查。

2014年2月21日,梁克被免去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局长的职务。

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公布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被指涉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

和周永康一起制作“炸弹”?

在习近平当局调查国安部之际,一些新的线索、新的情况指向耿惠昌,或者与耿惠昌有牵连、关联。

港媒透露,耿惠昌怀揣着和周永康一起制作的一颗大炸弹,随时可能引爆。2010年开始,国安部实施在西方国家秘密跟踪西方间谍行动的M方案。M代号的来源是,第八局下属的一个处长M,曾多次提出这个行动方案,这次被上司采纳。

耿惠昌指示要考虑缜密、计划周密、精心组织,选派得力干部实施。M处长、T局长和Q副部长根据耿惠昌的指示,又修改了M方案,特地添加了如何处理险情以及与西方反间谍机构周旋的内容。

不过,耿惠昌感到事关重大,不敢贸然行事,于是上报给周永康审批。周没有报告胡锦涛和中央外事领导小组,也没有知会外交部,就擅自予以批准。

近代以来,各国在相互关系上已经建立了以条约、协定等为基础的一整套规则,形成国际公法,核心是领土完整与主权国家原则。例如,世界上每一国家均从事对外情报和反间谍工作。作为主权国家有权在其国境内抓捕、审判外国间谍,但绝不能越过其国境到外国行使这一权利。

西方国家一直恪守主权国家原则,不会在中国境内长期跟踪中共间谍。但是,中共国家安全部的反间谍机构会在西方国家连续数年跟踪疑似间谍,而且是在被发现的情况下进行半公开的跟踪。

港媒评论,周永康和耿惠昌这两个国际法法盲,批准了M的在西方国家秘密跟踪西方间谍的行动方案,埋下了挑衅西方的大炸弹。将来一旦败露出事,被西方国家侦破,逮捕并审判实施这个行动方案的国安特工,就是给习近平制造麻烦,在会见西方领导人时他脸往哪搁?

实际上,中共特务活动已渗透到世界各地,被国际社会视为巨大的威胁。对西方各国的网络黑客攻击就是一例。美国政府和企业面对中共国家黑客,资料和机密屡屡失窃。

美国忍无可忍,2013年2月发布报告曝光中共网络黑客部队——61398部队:其地理位置是驻扎在上海的一座塔楼,隶属于解放军总参谋部三部二局。2014年5月19日,美国司法部以间谍罪起诉5名在中国的61398部队军官。

“间谍”手法源于江泽民

中共官场以窃听、窃照、窃录方式对付政敌的手法流行起来,追根溯源是从“江陈斗”开始的。

早在陈希同垮台时,中共官场就有传言:江泽民、曾庆红通过安全系统的特务,掌握了每一个高干贪污腐败的证据细节,并以此作为要挟官员效忠江、曾的筹码。

据港媒争鸣2015年5月透露,当时在前北京市长陈希同事件中,江泽民使用国安部人员打入到江苏无锡邓斌的非法集资活动中,而后获取北京市委办公厅有关人员与邓的关系证据,邓很快被枪决,但“证而不据”;江并动用国安力量抓陈私生活的把柄,把陈搞臭。

据悉当年邓案中至少有两千万现金怀疑被特工人员卷走了。

《江泽民其人》指出,原北京副市长王宝森不是自杀的,而是江泽民动用国安特工将王杀于荒郊,从而导致陈希同下台。

不过,对于利用国安间谍破案,北京知情人士说,江泽民“是点到为止,在陈案公诉之前就换了国安部长,想把那一章掀过去”。

陈案审结后,国安部长很快被更换。1998年,许永跃接替贾春旺出任国家安全部部长,耿惠昌则被提拔为中共国安部副部长。

1998年2月27日,陈希同被最高检察院逮捕。1998年7月31日,被北京市高院以“贪污罪、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16年。陈希同不满而上诉,但在8月20日,最高法院终审裁定,驳回陈希同的上诉并维持原判。而在1997年,陈希同之子陈小同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江泽民热衷于“特务治国”

但实际上,江泽民的“特务治国”还在延续。江泽民、曾庆红利用国安部和军队总参,监视中央各部委及省级机关主要领导的政治动态,实行共产党体制下的秘密控制,必要时打击政敌,这成了江家帮的杀手锏和“最高国家机密”,也是江泽民退休后仍能架空胡锦涛温家宝、操控政局长达十年的武器之一。

按照中国二战历史专家吕加平的说法,江泽民的身世就存在“二奸二假”的问题。“第一奸”指江泽民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是江泽民是“效力克格勃的苏俄奸细”,并因此向俄罗斯出卖奉送了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中共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

因此江泽民本人对特务治国可谓情有独钟。时政评论员刘文定说,江泽民重用的“大内总管”曾庆红就是此道高手。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曾经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务系统的内务部长,曾庆红算是中共情报特务系统的“子弟兵”了,在打倒政治对手、镇压异议人士等事件中,江泽民和曾庆红都充分地展现了他们在这方面的特殊嗜好。#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2-07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