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体验卡斯特罗的古巴社会主义

人气: 9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9日讯】十年前,卡斯特罗病倒了,连八十大寿都没露面,接着传来权力暂交给其胞弟劳尔‧卡斯特罗的消息。于是,不少人对后卡斯特罗时代的来临,做了种种预测,但结果扑朔迷离。

在所谓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十年里,是卡斯特罗两兄弟掌权。二人的执政理念一致。2016年4月19日,古巴共产党七大闭幕式上,菲德尔·卡斯特罗说:“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劳尔·卡斯特罗在做开幕报告中强调“永不放弃社会主义”。

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解体后,国家社会主义基本被世界潮流否定了。但是卡斯特罗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独裁的古巴模式存在下来。

被宣传为成功的古巴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样?因为信息的封锁,给古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面纱。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已解体多年。中共仅有的几个社会主义小兄弟中,唯独古巴给外界带来一些悬念。2006年,我随团去古巴旅游,近距离看了看古巴社会主义的模样。

古巴受到美国经济制裁和断交后,换来了前苏联每年60亿美元的援助,这几乎成了古巴的经济命脉。苏联解体后,对古巴的外援也随之“解体”,古巴经济陷入了绝境。在走投无路之下,卡斯特罗对外开放了旅游业。古巴这个加勒比海岛国旅游资源丰富,有几百个景点可供开发。十年前的古巴旅游业已是古巴国民经济的第一大支柱产业。

尽管如此,古巴物资匮乏、供应短缺得超出想像。出行前,旅行社让大家多换些小面额美元应付小费,尽可能多的带些圆珠笔、香皂、T恤衫、丝袜、巧克力等。这些“礼品”,和柏林围墙被推倒之前,东德人想要的东西一样;和去肯尼亚旅游准备的“礼品”也一样。人没到古巴,就已经感觉到了古巴的贫穷,和十几年前的社会主义东德、现在的一些非洲穷国在一个水平线上。

在首都哈瓦那,我晚饭后从酒店出来逛街。看到的景象是,昏暗的路灯、凹凸不平的街道、黑糊糊的街景,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不见拉美人喧嚣的夜生活?导游说,开办酒吧没有饮料供应。我们在一家有灯的橱窗里,看到的服装鞋帽、搪瓷塑料……似曾相识,终于想起来了,这与人们1988年在前苏联各地商店见到的一样。那是苏联解体前经济最衰败时的商品供应,但16年后,他们摆在了古巴首都大商店橱窗里。有人说,这还是给外国游客看的,古巴人买不起,都是进口货。

观光沿途,看到公路上跑的全是破旧不堪、奇形怪状的卡车、轿车。导游介绍,自1960年古巴被美国禁运,几十年来古巴只能凑合用这些早该报废的旧车。汽车里的电机等部件早不知更换过多少次了,配件不可能是原装的,甚至不是同一车型的,只能拼拼凑凑、修修改改对付著开。

与我同行的一个德国孩子眼尖,发现相向而行的公路中间没有隔离线标识。导游解释,买涂抹标志线的油漆要花费外汇,所以就免了。一车德国游客闷声不语,终于有人憋不住了说:马路上跑的都是没谱儿的车,有没有隔离线还真是无所谓了,这钱省得有道理!

导游听后,忙补充说:有些钱是不能省的,比如儿童的牛奶,尽量能供应到七岁。没有这番表白,游客还不知道,原来古巴孩子七岁以后就没奶喝了。古巴食品短缺,牛肉、奶制品奇缺。四十多年来古巴全国副食品一直实行配给制。

11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资源富饶,物产丰富,居然养活不了1100万古巴人?中国人还记得60年代吃过几年古巴糖,那是毛泽东对卡斯特罗率先在拉丁美洲与中共建交的回赠。古巴糖,占世界糖产量的7%;古巴的手制雪茄行销世界。森林覆盖率21%以上的古巴,阳光充足,雨量充沛,居然没有奶喝,没有牛肉吃?沿途都是伸著小手的孩子、怀抱婴儿的妇女、步履蹒跚的老人追逐著游客乞讨。这就是卡斯特罗缔造的社会主义?古巴从什么时候起,富庶沦为贫穷,古巴人沦为乞丐?据2013年的统计数字,古巴人的月收入只有19美元。

有人指责古巴的贫困是美国贸易禁运造成的。实际上,其它国家如加拿大、西班牙与古巴有不少贸易往来。如果没有,古巴依赖的旅游业马上就会关张,因为绝大部分供给都是进口的。自称是卡斯特罗养子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尔斯也给卡斯特罗提供了不少经济援助。

卡斯特罗自认为是世界革命的领袖,他的一大特色是“输出革命”。他向中国购买军火,研制生化武器,然后提供给中东的恐怖流氓政权。他用外援扩充武装力量,派遣到世界的许多冷战热点,如非洲的安哥拉。60和70年代,他支持南美的反政府游击队。那位被神化了的游击战英雄格瓦拉就是那个时候死在南美玻利维亚的。卡斯特罗总是号召人民勒紧腰带,支援世界革命,打败美帝国主义。如川普所说,“他说要带给古巴自由和繁荣,但他的共产主义政权将古巴变为贫困的监狱岛国”。

地理位置与美国佛罗里达半岛仅百余公里的古巴要抵挡美国的强大影响,维持独裁统治,独裁者一定“是通过恐怖,通过使用秘密警察,通过操纵政治势力,就像史达林、希特勒所做的那样”,这是古巴异议人士卡尔松讲述的古巴。

古巴人的生活状态到底是什么样?有人说,虽然古巴很穷,但古巴人很快乐,到处都是“穷欢乐”。在度假村逗留期间有个小插曲或许能表明“穷欢乐”的真实含义。

快离开度假村了,我送给做服务的古巴姑娘一件没开封的中国丝绸衫以示谢意。次日她跑来话别,不住嘴地道谢,还撩起工作服让我们看那件穿在身上的丝绸衫。她说她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昨晚,她的姐姐、妹妹、嫂子、朋友、邻居,十几个人都试穿过这件衣服,她们非常羡慕她。她还说,昨夜她入睡很晚,今早醒得很早,好像没睡着一会儿天就亮了,因为她太高兴了!姑娘天真可爱,一件小衫竟让她高兴成这样。丝绸衫质地做工都不错,但绝不时髦更不前卫,对当下年轻人不具吸引力。这样一件“老土”衣服,让一位在五星级饭店工作的姑娘欣喜若狂,让她的亲朋好友羡慕不已,这真是没想到。一阵阵酸楚涌上心头,让我和先生的眼眶湿了。古巴人对美好的感受,对生活的渴望,对未来的幢憬,他们感染人的喜怒哀乐,能用“穷欢乐”形容概括?

我们问她想拍照片吗?她高兴地点头,趁没人赶紧脱掉工作服,穿着小丝衫和我们分别合了影。问她可否用电子邮件寄来?她摇头说没有电脑。问通信地址,她琢磨了好一会儿,最后把这家饭店地址给了我们。先生用英语、西班牙语一再说,这是寄给她的私人信件,最好提供她个人的收信地址。其实她早就听明白了,只是尴尬地看着我们,脸涨得通红。我一下猜到了她的难言之隐,赶紧拦住先生。回家后,我们把照片寄出去了,知道不会有回音,但愿她能收到,没招惹什么麻烦。“里通外国”这样的罪名在共产极权下特别敏感,轻易就会被扣在无辜者头上。我们常想起那位美丽的古巴姑娘,先生为她的平安做过祈祷。我从大陆出来,先生的叔叔一家来自东德,我们对古巴姑娘的无名恐惧,感同身受。共产极权下的人权状况都是一样的。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共产主义阵营面临全军覆没。那一年,古巴当局因报复美国提供资讯给古巴民众而切断了美国驻哈瓦那外交办事处的电力供应。事隔两个月,古巴市民便纷纷去黑市买卫星接收天线,要收看美国那边西班牙语电视节目,要了解卡斯特罗病情的真实情况,特别是古巴政局的走势。所谓的当局反美斗争胜利,倒唤醒了古巴人民的民主自由意识。

今年有朋友去古巴旅游,回来后的观后感和我十年前的有点差别,除了还是破破烂烂之外,有大陆游客观光,有中国造汽车在马跑路。昨天朋友发来帖子:卡斯特罗应该把他缔造的社会主义带上一起去见马克思!

卡斯特罗的死讯传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民众只能窃喜。在一海之隔的美国,流亡美国的古巴人能走上街头狂欢庆祝。独裁者死了,但是独裁统治并没有结束。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川普,似乎更让古巴人看到希望。他说,“今天能成为古巴开始摆脱忍受长久恐怖统治的一天,以迈向自由的未来,而古巴优秀的人民理应享有这样的自由。”这位反独裁的政治强人承诺,他要带给古巴自由和繁荣。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6-11-29 7: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