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英国专家:川普能否扭转美制造业颓势

川普上任后能否成功促成制造业重返美国,英国伦敦知名经济学家认为不无可能。图为选前川普到铁锈州密歇根州做最后冲刺。(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川普上任后能否成功促成制造业重返美国,英国伦敦知名经济学家认为不无可能。图为选前川普到“铁锈州”密歇根州做最后冲刺。(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气: 1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英文记者Valentin Schmid报导、吴英翻译)自由贸易带来的全球化,恐怕是今年美国几个“铁锈州”支持川普的原因。川普被视为是几十年来首位“反自由贸易”的总统候选人,上任后能否成功促成制造业重返美国,英国伦敦知名经济学家认为不无可能。

对于“川普经济”何以能吸引美国选民,很多主流经济学家都无法解释,《英文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商业新闻编辑和金融记者史密德(Valentin Schmid)日前特地就这个问题,专访《起底经济学》(Debunking Economics)作者,伦敦金斯敦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教授史蒂夫.基恩(Steve Keen)。

基恩教授针对自由贸易经济理论及川普上任后如何扭转美国制造业现况,有精彩的解读。以下是专访纪要。

20161128_steve-keen-factphoto
史蒂夫•基恩教授(The Epoch Times)

自由贸易为何失灵?

基恩教授:

传统经济理论的基点是通过专业化(比较利益)提高生产效率。以美、中贸易为例,假设中国在钢铁和纺织品的生产方面有优势,但其钢铁产品的竞争优势比纺织品相对要强得多,因此根据传统经济理论,美国的比较利益是纺织品,而中国则是钢铁产品,两国各自在这两种商品的生产效率相对较高。

在自由贸易的催化下,美中会各自生产更多的有比较利益的产品,但他们同时也会发现(在自由贸易下)有赢家及输家,例如美国的钢铁业将因此不景气,而纺织业则会获益。不过,经济理论说,赢家会补偿输家,因此每个人都能从中获益。

古典经济学家大卫.里卡多(David Ricardo,1772-1823)也曾以法国葡萄酒和英国制衣业为例说明在自由贸易下,法国制衣业及英国葡萄酒业的工人会面临失业的威胁。不过,新古典经济学家说,失业的工人可以在获益的行业中找到工作。

这个理论的前提是充分就业,也就是每个想要找工作的人都能如愿以偿,而且转业的劳工虽然不具备技能(例如纺织业转到钢铁业),但只要花点时间加以训练,就不成问题。

不幸的是,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大家都知道,无法将纺织机变成炼钢炉,因此不景气的纺织业,只能放任纺织厂荒废,机器生锈(这也是“铁锈带”一词的由来),或者被迫转移到工资低的地方,如中国或墨西哥。

这种自由贸易的结果将造成所得重新分配,发达国家劳工成了输家,发展中国家劳工是赢家,而将生产线转移到海外的企业家也是受益者。企业家不但没有让机器设备生锈,还可以在其它国家雇用低工资劳工,然后,再将低成本生产出来的商品,以相同的价格回销母国,成了最大的获益者。在母国失去工作的工薪阶层,没有了收入,为了生活必须债台高筑。

西方国家为何让这一切发生?

基恩教授:

这是无限度追求利益的结果,问题在于公司或政府能否克制追求利益的欲望,如果你没有将劳工放在心中,你就会无动于衷。

在民主制度下,最终你会明白劳工的想法。因为全球化,劳工失去很多,他们已极度厌恶再听到“你们不会受苦,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之类的童话故事。劳工看到的现实是凋零的街道、冷清清的工厂、令人沮丧的工作机会和下滑的收入,因此他们用选票发出怒吼:“你知道吧?我要用选票表示对这个现状的不满。”

这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川普现象和英国脱欧,二者的肇因都是因为选民反对全球化和金融化,这是导致第一世界工薪阶层成为输家的原因,而大赢家是跨国公司。

大多数西方政府试图通过扩大福利解决失业问题,然而,劳工似乎不再满足于被施舍?

基恩教授:

是的,人类是通过贡献社区来获得自我价值的整体评价。作为人来说,为五斗米折腰的生活无法提升自我价值感,也不会为此感到特别开心。但是,如果有一份工作还能够服务社区,那么人会获得满足的自我价值感。

美国“铁锈带”地区的居民失去工作,依赖政府提供的福利,但这也是让他们感到生气和愤怒的原因,因为他们的自我价值受到挑战,他们并不愿意以此为生。

这也是川普能吸引他们的地方,他们不在乎川普是否政治上不正确,他们喜欢他,是因为他手上有“手榴弹”,他们希望这颗手榴弹能丢进华府。

那么川普要如何扭转这个制造业颓势?

基恩教授:

通常将所有产能都转移到海外后,要再将其转回母国,的确有其困难。因为在母国,不仅已失去工业产能及技术基础,也欠缺工程师和设计师,全部都空洞化了。

就财政面来说,川普现在可以做的就是实现竞选诺言,投资基础设施计划,并且坚持“在美国制造”政策,以及为再工业化提供资金。美国不用担心这样做会有预算赤字问题,因为川普手中拥有世界储备货币,美联储也会尽其所能地帮助。

如果所有基础设施部件都在国内生产,川普甚至不需要提高关税,不会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但可能会因为“强制规定在国内生产”,而违反WTO有关自制率的规则。

要求所有部件在国内制造,投入资本以及培训劳工,并且通过基础设施提高生产力,川普确实有扭转局势的可能。

关税议题会如何发展?

基恩教授:

川普上任后,关税议题将会是一个热闹的议题,美国公司也将受到影响。川普习惯于打硬仗,现在他不得不与官僚及在其背后撑腰的企业进行谈判。此外,有些国家或将通过WTO抑制川普想要做的事,川普未来能否成功,会是很有意思的观察。

自动化会如何发展?会否使川普要的制造业重返美国,变得毫无意义?

基恩教授:

美国企业将生产转移海外的部分动机是利用其它国家的廉价劳动力,然而,现在自动化设备越来越先进,甚至可以训练机器人进行各种装配程序。此外,3D打印渐成主流,这意味着未来重返美国的制造业,有可能不需要聘雇工人也可以生产。

所谓运作良好的人类社会系指意识到问题时有能力解决它,因此在这样的社会,自动化威胁不会是一个问题。然而,新古典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是,劳工的唯一收入是工资,如果没有了工资,就会被淘汰。当然如果劳工不需要依赖工资,也就不会因没有收入而出现问题。

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后资本主义的收入制度。川普虽然是右翼人士,但不是小政府的空想家。传统经济理论会让人以这种方式(小政府)思考,尽可能减少政府的参与。川普似乎不这么想,而是采取更加务实的态度。#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6-11-29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