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才女”系列十四:才自精明志自高 兴利除弊贾探春

【红楼才女】娇美坚韧的玫瑰 探春

柳笛

佳节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灯谜。《红楼梦》中贾母大观园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斋院落内的晓翠堂,晓翠堂四面出廊,临沁芳溪。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人气: 8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林黛玉初进贾府时,贾府三春的首次出场是其中极具美感的片段。三位少女,一样钗鬟裙袄的装扮,一字排开与黛玉见礼,犹如春兰秋菊,各具鲜妍。姐姐温默可亲,妹妹身量尚小,共同映衬出品貌非凡的三姑娘——贾探春

探春的故事始于一段精妙绝伦的描写:“削肩细腰,鸭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她是书中少数被如此具象形容的女子,其体态、样貌皆是古典佳人的范本,而她的美更在于眉目、气韵的流转,是灵性与诗书熏养出的风华,“忘俗”二字可谓论断精当。

黛玉入府认亲,贾家上下敛声屏气,气氛庄肃,唯有宝玉、凤姐、探春三人与众不同。宝玉放诞无忌是天性使然,也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才能特立独行;凤姐先声夺人乃是出于八面玲珑与机关算尽的心计;而探春却是因志向高远,兼备才智与胆识,才能在众女儿中独树一帜,一展贾府小姐的风采。

清改琦所绘探春(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宝玉为黛玉取字“颦颦”,只有敏慧乖巧的探春趁机加入对话,问宝玉典出何处,继而直率指其杜撰;鸳鸯拒绝做妾时断发明志,贾母迁怒王夫人,满座噤若寒蝉,只有她四两拨千斤,道一句“也有大伯子的事,小婶子如何知道”,逗得贾母在谈笑中委婉认错,皆大欢喜;检抄大观园,她维护丫头,只让搜查自己的衣物,同时洞见大家族末世之运,痛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探春曾有一段慷慨的自白:“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她向往的不是吟风弄月的逍遥,也非随分从时的贞顺,而是天高地迥的壮阔、经世致用的功业。她立足现实,理智而清醒,把大观园当作施展才智的舞台,往往做出意外非常之举。

她素善书法,性格豁达,遂将居室“秋爽斋”修缮得敞亮轩朗。三间相通的屋子,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堆满笔墨纸砚,一座斗大的汝窑花瓶插满团团簇簇的白菊花,巨画《烟雨图》搭配“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的对联……卧房的结构与布置,皆是一色的大尺寸、粗线条,一扫闺阁纤弱甜腻的气息,流露出高爽刚健的格调。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探春正是在这样一方豪阔的空间里飞扬神思,写下一张张花笺,以高雅工整之语遍邀园中才子才女,首开海棠诗社。

她在笺中立下豪言:“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表现出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与信心。

几次结社,虽然探春表现平平,诗作风流不及黛玉,敦厚不及宝钗,妩媚不及湘云,却敢于和诗翁同台切磋,诗句中亦表达超越世俗的风雅态度。

吟咏白海棠,她独爱冰肌玉骨的清白姿态,称其“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描绘出一株如玉胜雪的海棠。或许是卧房内那瓶白菊助其文采,题赞菊花,探春的《簪菊》一首排在第四,仅次于黛玉,似乎是她作诗以来最高成就。“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一联,被宝钗笑赞“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有”;“高情不入诗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作结,化用前人诗意,表现出洁身自好、不与世同的志趣。

凤姐养病期间,李纨与探春奉命协理家务,主持贾府大局,后又请宝钗一同照管,确保家族诸事妥当。当差的下人们以为这几人都不如凤姐狠辣凌厉,暗存侥幸懈怠之心,轻视面慈心软的李纨和未出阁的小姐不懂操持家务。

很快,一个管事媳妇拿探春母舅去世之事来请示,故意为难。李纨素日多恩无罚,按照赏袭人母亲的例发放银两。探春却及时拦下,追问那媳妇祖宗旧例,不同出身的下人应赏多少。她不知轻重,硬是推说忘了。探春岂不识小人之心,粉面含威,冷笑着问责。先讽其办事不利,几年下来竟不知旧例;二责其欺软怕硬,平日是否也敢在凤姐面前敷衍;三命其取来旧账,自己亲自核查。

正如“玫瑰花”的诨名,探春是娇美而尖锐的,一旦有人亵渎冒犯,她便后发制人,用利刺捍卫尊严。她几句义正词严的话就让那媳妇满脸通红,败下阵来,更震慑了其他想看好戏的媳妇们。

探春与凤姐不同,并非用恐吓、强硬的手段治下,而是主持公道,以理服人,让对方真心拜服。

生母赵姨娘又给探春摆了一道难题,嫌赏银太少,认为她不照顾自家亲戚,跑来议事厅哭闹。探春并非冷面冷心之人,只是打理偌大家业,要想服众必须坦荡无私,一旦出现一次假公济私的事情,上行下效,贾府会很快陷入一片混乱。

赵姨娘不懂女儿苦心,拿骨肉亲情要挟,指责她“拣高枝”,实在是冤杀了三姑娘。探春在和母亲的争执中,尽管忍不住动气伤心,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却一心打定主意,不肯退让分毫。

不多时平儿赶来替凤姐传话,说探春大可便宜行事,酌情多派些赏银。探春深谙“其身正,不令而行”的道理,母舅生前并没有立过大功,怎能因为自己管家便徇情开先例?裁夺母舅丧事赏银一波三折,任凭府中人软硬兼施,她只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性,坚守原则,保全母家颜面与家族整体利益。

服众只是走出理家的第一步,探春真正关心的是贾府的兴衰运势。在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太平盛世中,她早已嗅出物极必反的气息。心怀男儿一般的志向,探春虽不能出将入相建立功业,却能为家族基业尽一己之力,兴利除弊,节流开源。

她是位实干家,一口气废止主子们几项重复花销的款项,截断骄奢之风;同时加强园林的妥善管理,不仅花木有专人修剪,每年还可增加四百两银的利息,可谓一举两得。难怪脂砚斋评她:“探春看得透,说得出,办得事,是有才干者。”

才自精明志自高,探春的一系列举措赢得众人的真心敬服,富于心计的凤姐听了,也一连三个“好”字盛赞不止。诗歌以立意为高,探春以志向取胜,因而成为脂粉英雄、女中豪杰,即使在宝钗、黛玉、湘云等绝世才女面前依然出类拔萃,绽放着独一无二的玫瑰风采。@*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观园中的李纨或许太过寂静、低调,却总能在不经意间促成些许浓墨重彩的片段。怀着经年如初的静寂心,回归朴拙天然的天与地,她在古井无波的日常岁月里沉淀着生活的美好,过着淡而有味的优雅人生。
  • 在饮茶过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的茶论。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说黛玉是泪,湘云是酒,宝钗、宝琴是雪,妙玉则非茶莫属。香茗、好水、名器、妙论,妙玉在茶艺上的修为已臻极致,真真教人叹为观止。
  • 岫烟,或许是红楼女儿中最别致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岩穴,烟是风送的流云,如此空灵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渊明笔下“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诗意重现?闻其芳名,只觉眼前青山隐隐、岚烟袅袅;再观其人,举手投足皆成清淡玄远的风度。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雪如席,把大观园妆点成一座琉璃世界,也迎来出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她著一袭金翠辉煌的凫靥裘,泠然独立于粉妆银砌的雪坡上,身后的侍女为她抱一瓶胭脂一般的红梅花枝。素净的底色,点翠摇红,因为一个曼妙的身影,化作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
  • 还记得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上有句话:“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说的正是诗才不分伯仲的钗黛。“咏絮才”一句虽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实际...
  • 除了首联直接写月,其余几联不着意写月,意境却句句与月相关,由于她在创造情境时融入身世凄寒之感,借咏月抒发离愁别恨之思,更传达出悲怆高远之感。
  • 正式进入园子前,英莲已更名“香菱”,童年旧事都忘了大半,只一心在宝钗家中尽心服侍。唯有眉间一点胭脂记和姣好的容颜,依稀是那粉妆玉琢的可喜模样。直到丈夫薛蟠离家远行,她才有了伴随宝钗进入大观园的契机,得偿暂离苦海、走近雅贤的心愿。
  • 有宴无酒,不可谓尽兴;有酒无诗,不可谓风雅。因湘云起社而成的螃蟹宴,不仅为贾府女眷带来一番天伦之乐,而且成就了两组题诗,“菊花诗”与“螃蟹咏”。菊花诗自不必说,乃是海棠诗社精心筹划的闺阁雅事,而螃蟹咏,竟是宝、黛、钗三位主角缘事而作、缘情而发的神来之笔。
  • 如果说海棠咏是一次自然无为的写意小品,那么菊花题应是精雕细琢的锦绣华章。可知宝钗不仅懂菊花,更懂人心。 湘云一句笑言,宝钗从旁暗助,将海棠诗社的活动推向兴盛的高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