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单笔受贿近亿 湖南高速路集团2高管被判死刑

湖南省嘉禾县田心乡平头砠东边的一条公路(知情者提供)

人气: 149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昂综合报道)大陆高速公路投入资金巨大,利益诱惑无处不在,“高速路”成为“腐败路”已不再是新闻。近日判决的一起湖南高速贪腐窝案,人们再次目睹了高速路塌方式腐败的黑幕。

湖南贪腐窝案:二审判彭曙胡浩龙两人死刑

据澎湃网报导,11月2日,在一审判决1年9个月后,湖南省高速公路投资集团原副总经理彭曙、湖南省高广投资公司原总经理胡浩龙贪腐案等来了湖南省高级法院的二审开庭。

此案因贪腐金额特别巨大,单笔行受贿金额竟然能够高达以亿为计,同一贪腐案件两名被告人被判决死刑而备受关注。

2010年9月27日彭、胡两人被刑拘。2015年2月3日,娄底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彭曙、胡浩龙等4人贪贿案,认定彭曙、胡浩龙在2002年至2010年期间,两人受贿金额分别达1.88亿、1.7亿元,犯受贿罪、贪污罪、泄露内幕信息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两人基本同时期在交通系统搭档任职,且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多次受贿都是两人“共同完成”,两人每年平均受贿达2000万元,因为贪婪无度,被称为“彭鼠”“胡耗龙”。

内幕交易揭开腐败窝案盖子

据《财经》杂志报导,2010年7月,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厅下达了查处一起证券内幕交易案件的任务,该名单中即包括易杏玲(湖南高速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之妻)。当年9月14日,易杏玲被查。

正是上述内幕交易案,揭开了湖南交通系列腐败案的盖子。冯伟林在其妻子被带走调查后不久即被有关部门“双规”。随后,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原副厅长邹和平、原副厅长李晓希等人纷纷落马。交通系统涉案人数达27人,包括4名厅级干部和16名处级干部。其人员之多,震惊全国。

据《经济参考报》报导,据熟识彭曙的人士介绍,彭曙之前在湖南省高管局原局长冯伟林老家做过乡长,由于鞍前马后地对冯伟林家人“服务”而获得冯的赏识,后被调至该单位,并成为冯的“铁杆兄弟”。

在“大哥”的光坏笼罩下,彭曙和其副手胡浩龙为所欲为,俨然冯伟林的代言人。他们见缝插针,四处插手项目招投标。冯伟林的妻子易杏玲正是从彭曙、胡浩龙处获得证券内幕信息的。

和彭曙打过交道的业内人士称,彭曙业务能力很一般,但因为对冯伟林及其家人“服务”多年而获得冯伟林赏识,成为他的代言人。在冯伟林的庇护下,彭曙、胡浩龙为所欲为,到处插手项目招投标。据彭曙、胡浩龙交代,两人为方便承揽业务,实际控制的公司达20多家,业务涉及广告、地产、公路等。

据报导,近年来,湖南省高速公路在建和通车总里程达6,452公里,从2007年中国内地排名第17位一跃至前三,从而使湖南交通系统腐败令人瞩目。

领导一句话 造就千万富翁

有评论称,交通部门比不上发改委和公安厅高官那样位高权重,一旦当上交通厅长或高速公路局长,就等于站在了一座金山银山面前,要想“点石成金”并非难事,一些人更是前台弄权、后台收钱,通过招标承建等黑箱作业,官商勾结、中饱私囊。

熟悉湖南高速贪腐案情的有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高速公路领域的利益太大了,动辄数亿元的合同、数百万元的好处费,很多领导拥有一个电话一句话就造就千万富翁的权力,这极易导致腐败发生。”

入狱后,冯伟林说得更为直白:“高速公路资金多、工程多,是‘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各个方面打招呼的络绎不绝,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多次产生了调走的想法,招架不住了。还有体制性的原因,我们政企不分,权力太集中,让我感到有些麻木和膨胀。”

为了拿到高速公路项目,很多工程老板喜欢往冯伟林家里跑。有时候晚上找冯伟林的人特别多,以至于难以安排。老板们发现冯伟林喜欢散步,每天就到他家楼下的小院里面等着陪他散步,由于等的人太多,每个老板甚至只能轮流陪着冯伟林走两棵树的路程,以便“单独汇报”。

据《财经》报导,陈明宪任湖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时,去办公室找他“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喜欢敞开办公室大门的陈明宪,在收受他人礼物时毫不避讳。陈明宪落马前,有两三年的时间一直在长沙华雅国际大酒店“寻欢作乐”。

想拿到高速项目的老板们为陈明宪在五星级酒店开设单间,并在此和陈明宪“搓麻将”,每次都让陈“只赢不输”。相关司法材料显示,陈明宪在酒店曾多次收取用布袋子装的“百万级的现金”。

陈明宪甚至直接将自己的亲属安排进交通系统:其子陈钏,案发前任湖南高速广和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其弟黄道军,曾任湖南路桥建设集团下属通顺公司董事长。

不止陈明宪,邹和平、李晓希、冯伟林,以及一些手握权力的处长和项目经理们,都想方设法插手高速公路项目建设,利用“打招呼”从动辄数亿元的标段中分“一杯羹”。甚至常常出现同一个工程项目几个人都“打招呼”的局面,甚至闹出因分配不均彼此之间互相告状的闹剧。

交通厅长成“官场高危岗位”

据统计,从1995年至今,中国内地已有新疆、贵州、四川、广东、湖南、河南、安徽、山西等数十个省(自治区)的30多名副厅级以上的交通厅官员因高速路腐败落马。

其中河南省就有4任厅长被查,贵州和山西各有两任,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已于2005年12月被执行死刑。重大工程建设不断出现腐败问题,交通厅长“前腐后继”,已成高危职业。

20年来,有17名落马的交通厅长: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1995年落马)、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张昆桐(1999年落马)、四川省交通厅原厅长刘中山(2000年落马)、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2002年落马)、广东省交通厅原厅长牛和恩(2003年落马)、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2003年落马)、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2004年落马)、江苏省交通厅原厅长章俊元(2004年落马)、新疆自治区交通厅原厅长阿曼·哈吉(2004年落马)、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2006年落马)、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董永安(2010年落马)、江西省交通厅厅长蒲日新(2010年落马)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程孟仁(2014年落马)、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杨光成(2014年落马)、山西省交通厅原厅长王晓林(2014年落马)、山西省交通厅原厅长段建国(2014年落马)、黑龙江省交通厅长高学文(2014年落马)。

除交通厅厅长之外,落马的副厅长、各管理局局长等交通领域官员为数更多,如:河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李占朝 、贵州省交通厅原副厅长张有德、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毕玉玺、广西自治区交通厅原副厅长褚之田、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马其伟、福建省交通厅原副厅长悦胜利、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全、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潘晓东、山西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王志民等等。

腐败推高了高速公路修造成本

腐败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高速公路的修建成本。据陆媒报导,深圳一位从事高速公路标示标牌材料的企业负责人说:“一般标的额的20%都用在了招投标各个环节的‘打点’上了,企业付出的这些费用不可能白给,最终都计入了建造成本。”高速公路中涉及的非法资金主要是感谢费、陪标补偿费和掮客回扣。

根据交通部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高速公路平均造价已接近每公里1亿元。被称为“最贵高速公路”的广深沿江高速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春江此前披露,广东目前高速公路造价约1.5亿元/公里,这条“最贵高速”造价达到了3亿元/公里。

审计部门2013年曾对安毛高速等5条高速公路进行审计发现,不足500公里的高速公路出现多计工程款、使用假发票等问题资金90亿元。

广东一位公路系统官员表示,由于各个环节存在问题,直接导致高速公路质量问题,这也是高速公路修复频繁的主要原因。“不停要修,自然也就推高了养护成本”。例如投资110亿元的山西岢临高速,还未通车就已出现桥梁隧道裂缝,路面沉降塌陷。

另一方面,高速路公司的机关人员、管理层收入很高,甚至成为高官退休的高薪养老之地。据《新京报》去年报导,根据2013年的有关数据,当年,中国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共向其董事、监事和高管团队支付了8,796万元的报酬。其中年薪最高的是95.9万元。

而且,几乎所有的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董事长,曾经有过当官或体制内任职的经历。高速公路董事长被当成安排中央及省市年龄偏大、提拔无望官员的肥缺,成了攒养老钱、享享清福的待遇。

“当不了省长就给你个行长,当不了大部长送你个董事长”,这种情况不论在官场还是国企,都不是秘密。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11-05 2: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