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体制内专家谈中国社会四大风险 呼吁政治变革

人气: 206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大陆体制内专家汪玉凯日前公开演讲中谈论中国社会面临四大风险,呼吁在政治体制层面进行实质性、突破性变革。

此前,汪玉凯已频频替习阵营释放政治变局信号,公开谈论实行总统制,并细述实行总统制需要进行“系统性改革”,涉及立法、司法权力的独立以及中共常委制的废除问题。

11月4日,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深圳举行的第3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做了题为“走出改革困境需要三管齐下”的演讲。汪玉凯认为,反腐败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或正在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过程中,从一定意义上决定了改革必然会处在一种胶着的状态。这种胶着至少有三大标志:

第一,关键部位的改革在制度层面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比如经济层面、政治层面、社会层面等。

第二,改革的内生动力明显不足,既表现在官场又表现在民间。现在有些官员不作为几乎变成一种软抵抗。从民间来讲,老百姓对改革的评价是,能不能让改革成果在全国共享。

第三,改革策略似乎有碎片化倾向。改革政策在很多地方真正难以落地,有空转的风险。

汪玉凯认为,中国社会仍然面临四种风险:经济风险、社会风险、信任风险、政治风险。以经济风险为例,有五个方面的问题都不容易解决:第一,严重的房地产泡沫;第二,23万亿地方政府债风险;第三,金融体系相对滞后;第四,大量的产能过剩;第五,民营企业大量倒闭。

在改革胶着的情况下,如何摆脱困境?王玉凯建议:第一,最大限度地排除改革的阻力;第二,防止颠覆性错误的出现,特别防止左的思想干扰,危害改革的精神气质;第三,在改革的关键部位上,在制度上取得实质性突破。

王玉凯强调,改革的关键部位就两个,一个经济改革,一个政治改革。他说,“政治改革,你们可以想像,中国的过剩产能,难道是市场机制配置的结果吗?过剩产能是政府宏观调控的产物。”

王玉凯警告,如果改革难以突破,有可能进一步加剧中国的风险。

此前,汪玉凯已频频替习阵营释放政治变局信号,公开谈论政治体制变革与总统制

今年的3月底,汪玉凯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首次透露,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如果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

7月11日《凤凰博报》刊发汪玉凯的访谈文章。汪玉凯说,政治体制上端还有三个更关键的要素,那就是宪法权威、民主与法治。中国这么多年的政改主要集中在下端改革,而上端改革明显有不足,这样就导致执政风险上升。

汪玉凯认为,中国也可以借鉴总统制的一些制度形式,总统制也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如果在中国实行总统制,应该是一个系统性改革,要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职责权限、政治体制、司法体制、行政体制等多个方面,进行系统化设计。

汪玉凯还表示,搞总统制首先要考虑中共常委制和书记处的去留问题;国家行政机关的总理职位也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在立法方面,现在人大是国家立法机关和权力机关,如果改革的话应该加强立法机关的权威性和稳定性。从司法体系来看,关键要建立起司法相对独立的架构,保障司法体系的独立。

至于总统这个职位的产生,汪玉凯认为,从国际社会看,可以是直接选举,也可以是间接选举。从中国的实际情况看,如果当下不能直接选举,可以通过人大间接选举产生也是可以的。

中共六中全会上,习近平被正式称为“核心”。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确立了核心地位后,在今后中共高层人事布局上拥有绝对的权力,拥有一票否决权,中共常委制被削弱。

时政评论人士分析,“习核心”的确立意味着“江核心”被否定;“习核心”是巩固权力的步骤,以后习会向总统制迈进。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11-05 6: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