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15)地府销官禄

作者:杜若
八仙渡海图。吹横笛者为韩湘子。(Fotolia)
    人气: 718
【字号】    
   标签: tags: ,

湘子吃了三杯酒,倒地便睡,沉醉如泥。闹哄哄的宴席终于安静下来。众人都以为韩湘醉倒了,其实韩湘的元神此时到了阴曹地府去见阎王。因为玉帝敕旨,派他去度韩愈回天复职。韩湘几次出入韩府,但见叔父禀性迂疏,立心戆直,贪恋着高官厚禄,没有丝毫回头之意。韩湘担心叔父的寿数,因此去见阎君,查看韩愈的阳寿、官禄,在他将要命断禄绝时,再去唤醒他。

阎君听说韩湘的来意后,命鬼判取来生死簿。只见上面写道:“永平州昌黎县韩愈,三岁而孤。后登进士第,担任宣城观察推官,升迁为监察御史。元和初,担任擢知国子博士,后拜河南令;迁职方员外郎,复为博士⋯⋯改太子右庶子为淮西行军司马,迁刑部侍郎,后升礼部尚书,因其上表切谏佛骨,贬为潮州刺史,一路上豺狼当道,雪拥蓝关,饥寒迫身,几陨性命;后得改袁州刺史,召拜国子祭酒,复为京兆尹,吏部侍郎。”

韩湘一看叔父还有许多官禄,所以不肯回心,当下决定撤销韩愈的官禄。湘子看到第五张,是林学士的官禄。韩湘心想:“岳父林学士是云阳子转世,叔父韩愈若复职回天,岳父也要归天回位。”韩湘索性一笔全都涂抹了,免得他们再下凡转生。

十殿阎君看着韩湘挥手撤销官禄的大动作,不免额头直冒清汗。韩湘明白他们的心意,宽慰道:“韩愈是卷帘大将军冲和子,学士林圭是云阳子,他们因酒醉争夺蟠桃,打碎玻璃玉盏,冲犯太清圣驾,被贬谪下凡。他日谪限期满,还会回天复位。玉帝怕他们迷昧前因,堕落轮回,因此派遣贫道去唤他。贫道先除去名字,以免鬼差追魂摄魄,多生滋扰。”十殿阎君听后,心里才豁然开阔。

韩湘从地府回来,便酒醒了,他站起来对韩愈说:“大人莫怪贫道口直,贫道适才去了地府,查看大人的寿数,明年遭贬谪,寿算只有一年多。大人注庚五十七岁,五十八岁丧黄泉,字字行行,看得真实。”韩愈听后,雷霆大怒,寿辰之日,竟然有人给他报丧,当下命人把韩湘赶了出去。

韩湘离开前,对着石阶随手一挥,石阶顷刻长出绿叶,开出一朵金莲花。众官近前一看,只见花瓣上有两行金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湘说道:“这两句诗就是大人日后的结果。大人今日不随我修行,日后必会懊悔。”随后,湘子便不见了踪影。@#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韩愈是越听越焦燥,只好赐一碗冷斋饭给他。韩湘说:“承蒙大人赐斋,再赐一葫芦酒,再给张桌面吧。”林学士见韩愈一脸愠色,就劝道:“亲家,今日喜庆,就给他搬张桌椅,坐下来吃。”韩愈就命张千把那张虎皮椅给他取了过来。
  • 韩愈寿辰之日,韩湘不请自到,为叔父贺寿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因韩湘修道有成,早已脱了俗胎,变化自如,即使站在韩愈面前,他也不认得那是自己的亲侄儿。
  • 韩湘祈来大雪,唐宪宗龙心大悦,要封赏湘子。韩湘进殿面君,只见他既不高呼万岁,也不跪拜,立在金銮殿上,不行君臣之礼。宪宗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下之主,上自卿相臣僚,下至苍黎黔赤,见到朕无不嵩呼拜跪。你只不过一个游方道人,生养在我大唐境内,怎敢如此无礼!”
  • 韩愈一听小道士要走龙凤门,顿时怒从心上升起,喝叫左右:“把那道童抓进来!实实打他四十大板,追他度牒,解还原籍。”
  • 大唐皇帝宪宗,自从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不料,最近两年大唐遭遇旱灾,雨雪不下,树梢生烟,民不聊生。
  • 湘子唱道:“古人云:‘百岁光阴如火烁,一生身世如水萍。’人纵有万顷良田,但日食仅米一升;高楼广厦千间,但夜眠也仅七尺之地。何苦要把方寸愚昧之心,来瞒昧天地诸神,死抓着贪痴不肯修行。就是夫妻恩爱、母慈子孝,这天下谁人没有散场的时节。人生来世,匆匆一场,枉然忙忙碌碌,转眼就入轮回,替人作马作牛,究竟金银、恩爱哪一样可以替代你入轮回?”
  • 湘子唱罢便走了,径直走到韩愈家门外。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了一番。窦氏隐约听见,说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的声音吗,怎么说找不到你哥哥呢?”韩清说:“那不是哥哥,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的上马石上打渔鼓唱道歌呢,街坊上的老少都围着他听呢。”
  • 韩湘子连过了这几大关,坚实的道心助他成真证果,脱化凡胎,超出凡界。湘子在山中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并随钟、吕二师步入仙界,参拜玉帝。
  • 韩湘子过了鬼判一关,连走几日都平安无事。这一日,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 韩湘的修行念头如金如石,一丝一毫也没有受到迷惑。当晚星月无光,韩湘只听得风声泣树,水响潺潺,伥鬼高呼,山魈后应,他一口气强跑了二三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