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大选前夕系列专访之三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在选后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时表示,美国主流媒体在本次大选中一边倒,已失去读者信任,而大纪元与新唐人的报导公正独立,是最可信赖的媒体。

人气: 20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08日讯】(新唐人记者萧茗、大纪元记者陈俊村联合报导)在美国大选如火如荼展开之际,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以下称记者)除了专访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先生之外,也采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man)、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先生。

专访骆家辉:希拉里和川普之间应如何选择
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前劳工部美西华裔总长:川普重视亚太裔

以下是斯蒂尔接受新唐人专访实录:

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以下称记者):非常感谢斯蒂尔先生接受我的采访。在采访前,我想谈谈这次采访的目的,我也与前驻华大使骆家辉提及这一点。对于任何总统大选,尤其是这次大选,美国民众、我们观众真正希望的,不只是想了解(候选人的)政策,而更想知道,候选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因为他们(候选人)的判断力和价值观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国的未来。我们也知道,在未来数十年,世界上最重要的国与国关系很可能就是美中关系。它不仅关乎美国或中国,而且对建立世界秩序具有重要意义。所以,我这次采访的目标是,让这些根本的判断和价值观反映在美中之间关于人权、贸易和国家安全的讨论中。您认为这样可以吗?

斯蒂尔:很好,好的。

记者:我的第一个问题,川普在竞选中提出的关键问题之一是,美中贸易不平衡。该问题的背景是,美国长期与中国接触的政策,在经济上与中国接触,以便在政治上影响中国。现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人并没有获得更多自由,中国并没有变得更民主。同时,制造业工作正流向中国,中共也向美国投资,并开始利用其经济实力,以多种方式渗透美国社会。如果川普成为下一任总统,他对华经济政策的框架将是怎样的?

斯蒂尔:首先从“再现美国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个观点来看,并不需要因为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开明的国家而道歉。希拉里和奥巴马一直错误地认为,美国没有这么特殊,我们可以和每个人相处,并在后面领导他人。这是很荒谬的,而且是摧毁国家的观点。

川普知道,美国人视自己为站在顶峰的特殊人群,能将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宗教自由带给全世界的人们。

这可以从与中国进行贸易开始。中共是个极权国家,而且彻底地贪腐。如果你不加入共产党,你就没有未来。共产党是由一群非常狡猾的流氓所把持,与意大利的黑手党没有什么差别。这个我们都知道,川普也知道。

对美国人来说,与中共那些流氓交易的结果是非常糟糕的,因为国务院有太多的美国人很天真,他们认为它只是个一般的国家。事实上,它是个不稳定的国家。中共很不稳定,他们可以因为一个理由而组建世上最庞大的军队,但这不是为了抵御外国人,而是针对自己的人民。他们需要强大的警察部门、犯人和巨大的监狱系统,他们也需要间谍和部队来控制其人民。

在中国各地,每个月都有动乱、抗议和群体事件,但(在中国)没有人知道,因为中共封锁消息。

加州共和党领袖人物斯蒂尔夫妇(Michelle and Shawn Steel)和川普合影。(脸书图片)
加州共和党领袖人物斯蒂尔夫妇(Michelle and Shawn Steel)和川普合影。(脸书图片)

记者:当我们在这个选举周期谈论中国时,我们是围绕贸易和经济进行的。我的问题是,川普如何看待未来50至100年的美中关系?是更关注贸易和经济方面的关系,还是国家安全方面?当我谈到国家安全时,我认为有两层意思:可能是关于军事冲突,也可能是关于中共政权收买的美国政界人士、媒体、商界领袖构成的威胁。美国的基本价值正遭到损害。您认为,川普如何看待未来几十年的美中关系?

斯蒂尔:我认为川普已经多次表态。他与熟悉亚洲事务的共和党国会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曾就此议题进行讨论。就长期而言,中共是美国的第二大威胁。第一大威胁是激进的伊斯兰教徒。他们不应该壮大,早就应该被消灭,但奥巴马和希拉里都不了解他们。

中共比他们更强大,拥有更多资源,而且有扩张至全亚洲并控制亚洲的意图,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你可以看看(中共)在南中国海扩建新岛屿设施的景象,那将迫使越南、菲律宾、印尼和台湾屈服于中共,甚至连奥巴马都表达过关切之意。川普则更明确地说,这是很危险的,军事设施必须予以撤回。

记者:另一问题呢? 自从美国接触中国政策出台后,中共力量渗透美国社会。美国很多政界人士、商界领袖基本上都被中共政权收买,有可能损害美国基本价值观。这是真的吗…..

斯蒂尔:我想你是对的,中共肆无忌惮地这么做。他们刚收购了一家大型的好莱坞公司,他们还试图买下更多好莱坞公司,但别忘了,中共领导人有时候也会犯下重大的财务错误。

当你经营一个以少数领导人、利益和贪腐为基础的经济体,那是不稳定的,因为在某个时间点,中国内部可能会发生重大的经济危机。别以为中国经济学家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是很厉害,但有些事情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控制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是人们能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而中共却试图加以控管。

他们今天有很多钱可以买下美国的资产,但我记得很清楚,日本人在30年前也是什么东西都买。他们收购纽约市的大型建筑和设施,也买下很多公司并引进日本汽车。当时每个人都说:“天啊!我们该怎么办,日本人要买下美国了。”然而,当日本经济反转时,他们输得一蹋糊涂,他们买了一大堆不良资产,不得不以钜额损失卖掉资产,而很多美国人却赚了日本人的钱。

中国人现在也在冒同样的风险。我知道有一家大型公司现在经营得很好,但在中国人(中共)的操控之下,他们可能不会再这么好。因此,中国人如果想收购企业或什么,就必须知道如何经营,否则会有大问题,遭逢投资损失。

记者:当我们与中共谈贸易时,有意思的是,人权经常被提及。在此方面,有一个特别的主题,它没有受到应受到的充分关注。这就是发生在中国的最大的宗教迫害。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就是迫害法轮功。我知道,中国很多宗教团体受到镇压,他们的活动受到限制。但在法轮功的案例中,中共的镇压运动其实就是为了铲除法轮功,这是中共的国家政策。研究人士说,中共迫害的手段包括,强摘器官,涉及数万人甚至更多受害人。实际上,小布什政府早年曾向中共政府提及法轮功问题,但只有一次。奥巴马政府则从来没有公开向中共政府提及该问题。我的问题是,如果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他将如何处理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他将提及并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吗?

斯蒂尔:好问题。我不能告诉你,川普一定会做什么,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的团队中有了解这些讯息的人。其中一名关键人物是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John Bolton)。他很了解中国,还有其他川普倚重的人也是。

我们都知道(中共)强摘器官。开枪打头,就可以摘取心脏,而打心脏就可以摘取眼睛。我们知道(中共)强摘器官的事情已有几十年了,这是中共的老手段,邪恶至极。这与激进的伊斯兰教徒没有多大差别,这很野蛮。而针对非常平和的信仰团体,藉由虐杀其成员的方式加以摧毁,这是人类社会出现过最邪恶的事情之一。

我太太是美籍韩国人,她支持朝鲜人逃离朝鲜,但他们必须经过中国才能前往韩国。而中共在寻找大多数基督徒与这些朝鲜人,一旦抓到,就会把他们送回朝鲜处死。

自中共1949年建政开始,中国的基督教教会就受到压迫,还有天主教徒也经常被迫害致死。中共一直是无神论的政党,他们不相信宗教,他们嘲笑佛教徒,他们是所有宗教的敌人。

大多数川普身边的人都知道中共完全不是一个支持自由的群体。他们嘲笑自由的观点,认为拥抱自由是懦弱的表现。需要向中共领导人提起,这没什么可取笑的。我希望,这是唐纳德·川普会见中共领导人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如果你反对宗教自由,我们就不会与你合作。

记者:2016年6月13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谴责发生在中国的、由国家批准的、从非自愿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美国众议院)这一行动虽然好,但来得相当迟,而且也不够,因为尽管人们在努力,证据仍表明这场罪行直到今天还在延续。如果川普(将来)执政,你认为,美国将迅速做更多事情,来制止强摘器官吗?和奥巴马政府相比……

斯蒂尔:我无法预测,但这是必须要做的。民主党人忽视了很多议题。让我们强硬起来,弄清楚谁在我们这一边,谁反对我们。

众议院只有共和党员才谈论活摘器官问题。这在参议院并未发生过,因为民主党控制了参议院。让我们明确地说,一个群体从事器官摘取与杀人的行径,是非常可怕和可恶的事情。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并不在乎,怎么能不在乎呢?你不过也是人。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事。

一旦我们执政,我们必须提及此议题,并让更多人知道这有多么严重,因为当我们跟奥巴马提这个问题时,他可能不在乎,但如果你向川普提这个问题,那个大门会更加敞开。

(记者澄清说,上述决议案是两党国会议员共同签署的,但斯蒂尔表示,那是90%的共和党议员和部分民主党议员,民主党议员没有那么多人。)

记者:和平和繁荣的中国将是世界之福,也将是美国之福。川普认为促成未来中国走向和平与繁荣的正面力量来自何处?如果他当选总统,他将如何对待并发展这样的力量?

斯蒂尔:问得好。在任何国家,我们期待的最佳社会是拥有强大中产阶级的社会。这出现在韩国、台湾和泰国。有了这些不再相信政府谎言、不那么怕政府的中产阶级,改变就可能发生。我认为这是当中国人群出现问题时,中共为何一直非常害怕的原因。因为当有朝一日中共解体,而且可能很快,正如东欧和前苏联一样,所以它(中共)会尽全力阻止这件事情发生。如果我们帮助中产阶级,一个能在中国壮大的中产阶级,它就能变成一个重要的群体,这有助于民主的发展。

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还不够强大,仍只有非常富裕、有权势的人和众多的穷人。如果美国的政策能协助(中国)建立更强大的中产阶级,提供更多资讯,开放电脑(网络),让人们互相讨论,那就会摧毁中共,而这正是我们的目标。

记者: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在谈论美中贸易问题时说,川普对中国用了很多侮辱性的话语。川普如何看待中国人民?

斯蒂尔:骆家辉知道川普说的是中共领导人,而不是中国人民。川普到过中国,他有投资项目,也与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合作。他把他们视为一般人,就像我们一样,但中共是不同的群体,他们是不一样的黑帮。

人们会谈论华府的精英分子与贪腐问题,而中共也有相同的问题,他们也有精英分子,一小撮拥有强权的人。川普不满中共的领导阶层,也不满美国的领导阶层,他是个平民主义者。

记者:所以他不反对一般的中国人民?

斯蒂尔:当然。他的一生都待在纽约,他与世上各种人都共事过,对他人绝无敌意。希拉里的人指控他是种族主义者,但这不是真的。他的一生都在帮助非裔美国人与穷人。在参选总统之前,他一直被视为自由主义者。#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11-08 7: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