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16)云横秦岭家何在

作者:杜若

〈韩湘子、曹国舅二仙会乐〉(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123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唐境内解除了旱灾,举国欢庆,唐宪宗也为天下庶民高兴。吃过宴席,便带着酣畅的酒意,沉沉睡去。梦中,宪宗看到仓厫粮米散布田中,旁边有一个金甲神人,左手持弓,右手搭上两只箭,朝宪宗射过来,正中宪宗金冠。宪宗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次日早朝,宪宗宣众官上殿,他问百官此梦主何吉凶?学士林圭跪在丹墀下奏道:“米在田中,是个番字;一人持弓、两枝箭,是个佛字。陛下,此梦的意思是,今日会有番僧进贡佛宝奇物。”

话音刚落,便有黄门官来报,有两番僧要觐见。宪宗立刻宣召番僧入见。只见两个番僧手持着金丝大匣,站在金銮殿下,匣内盛放着释迦牟尼的佛骨,宪宗看到空中祥光缭绕、瑞气盘旋,心中非常欢喜,他走下御座,接捧佛骨,供养在龙凤案上,倒身跪拜。

宪宗颁诏,大唐境内家家念佛、户户斋僧,有谤毁不敬者,以大逆不道论处。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都在瞻奉舍施,唯恐弗及。唯独礼部尚书韩愈不肯拜佛,他上书《论佛骨表》直谏宪宗,要求将佛骨烧毁。

宪宗看过奏章大怒,见韩愈狂放,诋毁圣贤,罪不可赦,就命侍卫将韩愈押到市曹斩首示众。因为裴度、崔群等大臣极力劝谏,宪宗才赦免韩愈死罪,但心中愤怒难消,将他贬到八千里之外的广东潮州,三月之内必须到任。

韩愈死里逃生,匆忙回到家中,准备即刻启程,一刻也不敢耽延。

韩愈离家,转眼三个月过去,天寒地冻,冰冷异常。天也开始飘起了雪花,这雪越下越大。韩愈的随从家仆说:“老爷,你当时不听道人劝告,非要恋着功名不肯罢休。今天可好,大雪封山,阻了前路,这可如何是好。”

韩愈听了默默无言,只顾凄惶趱路。不想那风越刮越狂,雪是越下越大,腹中饥饿,身体疲惫。因雪太厚,连马儿都已经走不动了。韩愈只好下马。跟随他的家仆走到半路,独自逃命去了,只剩韩愈一人孤苦伶仃地赶路。一连十日路绝人烟,身无宁处。因大雪封山,韩愈找不到脚下的路,迷失在空旷的大山中,方圆十里之内看不到一户人家,眼看就要被冻死了。

就在进退维谷、万念俱灰之时,原本在风雪中瑟瑟发抖的韩愈,忽然发现自己坐在一间非常干净暖和的茅庵中,更奇怪的是,一个道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对面的榻上,只见那道人长叹了一声,来到韩愈身边,含笑说道:“叔父,还记得侄儿韩湘吗?”韩愈惊讶地看着,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真的是自己的侄儿韩湘!韩愈这才知道,侄儿施展了神通,前来救他。

韩愈抱着湘子,老泪纵横。湘子请他喝酒吃馒头,韩愈发现这酒的味道非常熟悉,像是自家酿造的,馒头还是热腾腾的。韩湘笑着说:“这还是叔父办寿辰时喝的美酒呢!”韩愈听着又落下了眼泪,后悔当时好坏不辨,把侄儿赶出了家门。

待韩愈用过酒饭,韩湘把他扶到床榻上,对他连吹三口气,韩愈立即从冰冷僵硬中完全缓了过来。在生死的巨大落差中,韩愈方才晓得修道的伟大。回想以前多次驱逐湘子,心中百般不是滋味。韩愈擦干眼泪,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湘子笑着说:“叔父,是不是还记得金莲花上的金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儿就是蓝关呀!”韩愈恍然大悟,长叹道:“原来已经到蓝关了。既然这世上一切都是有定数的,那我就圆了花上的诗吧!”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这首诗收录于《唐诗三百首》之中。韩湘施展神迹,救助了韩愈,也终于唤回了他修行的意愿,成就仙传中,鼎鼎有名的韩湘十二度韩愈的千秋佳话。@#

(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湘子吃了三杯酒,倒地便睡,沉醉如泥。闹哄哄的宴席终于安静下来。众人都以为韩湘醉倒了,其实韩湘的元神此时到了阴曹地府去见阎王。因为玉帝敕旨,派他去度韩愈回天复职。
  • 韩愈是越听越焦燥,只好赐一碗冷斋饭给他。韩湘说:“承蒙大人赐斋,再赐一葫芦酒,再给张桌面吧。”林学士见韩愈一脸愠色,就劝道:“亲家,今日喜庆,就给他搬张桌椅,坐下来吃。”韩愈就命张千把那张虎皮椅给他取了过来。
  • 韩愈寿辰之日,韩湘不请自到,为叔父贺寿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因韩湘修道有成,早已脱了俗胎,变化自如,即使站在韩愈面前,他也不认得那是自己的亲侄儿。
  • 韩湘祈来大雪,唐宪宗龙心大悦,要封赏湘子。韩湘进殿面君,只见他既不高呼万岁,也不跪拜,立在金銮殿上,不行君臣之礼。宪宗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下之主,上自卿相臣僚,下至苍黎黔赤,见到朕无不嵩呼拜跪。你只不过一个游方道人,生养在我大唐境内,怎敢如此无礼!”
  • 韩愈一听小道士要走龙凤门,顿时怒从心上升起,喝叫左右:“把那道童抓进来!实实打他四十大板,追他度牒,解还原籍。”
  • 大唐皇帝宪宗,自从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不料,最近两年大唐遭遇旱灾,雨雪不下,树梢生烟,民不聊生。
  • 湘子唱道:“古人云:‘百岁光阴如火烁,一生身世如水萍。’人纵有万顷良田,但日食仅米一升;高楼广厦千间,但夜眠也仅七尺之地。何苦要把方寸愚昧之心,来瞒昧天地诸神,死抓着贪痴不肯修行。就是夫妻恩爱、母慈子孝,这天下谁人没有散场的时节。人生来世,匆匆一场,枉然忙忙碌碌,转眼就入轮回,替人作马作牛,究竟金银、恩爱哪一样可以替代你入轮回?”
  • 湘子唱罢便走了,径直走到韩愈家门外。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了一番。窦氏隐约听见,说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的声音吗,怎么说找不到你哥哥呢?”韩清说:“那不是哥哥,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的上马石上打渔鼓唱道歌呢,街坊上的老少都围着他听呢。”
  • 韩湘子连过了这几大关,坚实的道心助他成真证果,脱化凡胎,超出凡界。湘子在山中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并随钟、吕二师步入仙界,参拜玉帝。
  • 韩湘子过了鬼判一关,连走几日都平安无事。这一日,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