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韩美闺蜜门是民主制度造成的吗?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0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分析活摘器官的内情。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这个星期东西方都发生了对政局影响深远的“闺蜜门”事件,一个是韩国总统朴槿惠的闺密被曝光干涉朝政,另外一个就是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闺蜜,从她前夫的电脑中发现了被希拉里团队删除的机密邮件,所以FBI就重启了对“电邮门”的调查,直接影响了选情的走向,虽然目前还没有最后的结论出来,但是对希拉里支持率的重创是有目共睹的。

那这两个话题也一直占据了上一个星期媒体的头条版块。虽然大家的讨论非常的热烈,我们还是觉得这两个事件都有它继续讨论的空间,那么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深入的点评一下这两个事件背后的因素。关于韩国的“闺蜜门”现在仍然在持续发酵,大陆的网络媒体也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扒了个底朝天,我们就不去讲太多的了,只是简单的回忆一下跟后面讨论有关的部分。

横河:先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事情发生是在7月底开始,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抗议校方违规招收了朴槿惠的密友崔顺实的女儿入学,这个事情最终导致了校长的辞职。它其实也是整个“闺蜜门”的引子。到了8月份,韩国检方就开始调查崔顺实的财团可能违法的情况。进入调查以后,崔顺实就开始清理她的办公室和她的东西,结果有一部分不用的物品就交给了物业处理,很可能就是JTBC电视台从中挖掘出了一台电脑,最戏剧性的描述说是翻垃圾翻出来的,发现了至少有44份修改的朴槿惠的演讲稿。

以后在媒体的挖掘下,崔顺实干政的方面发现越来越多,而且证据也越来越多,引发了民众的强烈不满,举行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个事情从学界延伸到了社会,现在宗教界也出来表态要求朴槿惠下台,连朴槿惠母校的学生都要求她下台了。最新的进展是本周末将有一个大规模的示威活动。

3日那天,崔顺实被逮捕;4日,朴槿惠就崔顺实干预国政事件发表一个讲话,她谈到如果需要的话,她会诚心接受检方的调查,并接受特别检查的调查。而且她否认了外面传言说她受邪教控制,说她在青瓦台做巫法,她说这个事情没有。这个是韩国的《朝鲜日报》报导的,就是比较官方的报导。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共官媒这次也是大肆渲染南韩的政治,说它是所谓的“密室政治”,而且特别重点突出了邪教控制的这一部分。那您刚才说其实邪教这个问题,朴槿惠自己公开的否认了。那您觉得这个中共官方它是不了解情况呢,还是有意来误导呢?

主持人:我觉得中共官媒这次的调子明显的是误导,它想竭力证明这么几点,就是它想证明南韩的民主制度不如中共的独裁制度,而且它要显示出民主制度更腐败,它故意去渲染崔顺实父亲的“永生教”的身份;再一个,它竭力把这个丑闻往萨德防御系统上面扯。当然官媒的说法比网络上一些人的说法要巧妙一些,网络上就很露骨了。

你比如说4日那天,人民网转载了《解放日报》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很有意思,它说崔顺实并不仅仅是受贿那样的权力性的腐败,它说:“闺蜜干政”是踩在一连串“密室政治”的阶梯上;然后它说“密室政治”的典型就是“萨德反导系统”。你看它把这两个性质毫不相干的事件,居然能用这种方式把它扯到一起去,故意让人家想像这个萨德事件实际上跟这种腐败是一类的。

这个文章还引用了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的话,这个主任叫郑继永,他说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是朴槿惠的精神导师,是永生教教主。这篇文章是11月4日的,其实早在这个事件曝光不久,韩国媒体就澄清了崔太敏并非是永生教教主,永生教教主另有其人,永生教跟崔太敏也没有关系,崔太敏创的是一个叫“永世戒”,它是一个理念,它跟永生教没有任何关系。

在10月31日的时候,搜狐的传媒狐专访了曾经在韩国电视台评论部工作过的一个人,把这个误解已经澄清了,也就是说在中文媒体里面这个误解也已经澄清了。但是到了11月4日,人民网还转载了一个明显是错误的信息,还故意渲染,而且还用专家出面,所以我认为中共的官方媒体它已经不是误解,而是别有用心了。

主持人:我们当然不会说这个民主制度是不如中共的独裁制度,但是这件事情它确实也是个政治丑闻,那么我们也觉得它确实是暴露了民主制度的一部分的局限性,您怎么看待呢?

横河:当然局限性肯定是有的,所谓的“局限性”就是说它不能够预防这样的事情发生,至少在南韩那个民主制度,其实我们看美国的民主制度也是一样的,预防性的措施,大概现在没有一个制度能够做到把这种弊端都在没有发生的时候就预防了,就是说我知道你将来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就不选你,这个很难做到。西方国家竞选,候选人互相揭短,媒体把候选人放在显微镜底下让公众去检验,其实就是一种部分的预防措施。

但实际上相比较而言的话,这些事情在中国肯定要严重得多,你比如说王林就不仅和当时的一些政治局常委合影,还传说是江泽民的“国师”,但只是这种事情在中国大陆它不会曝光,也不会被报导,就是不被人知道而已。所以独裁政权和民主政权的区别在于,发生了这种丑闻以后,民主政体能够把它曝光出来,而独裁政权不会把它曝光出来,就这个区别。而且我相信独裁政权要比民主政权发生这种丑闻的严重程度大得多。

这件事情其实它的整个过程恰好证明,和独裁政权相比较,民主制度是有优点的,就是说即使它不能够预防,它也有足够的手段去揭露出来和后续处理。你看曝光和调查的全部过程都依赖于民主制度的优点,我举几个例子,一个就它的整个过程当中,梨花女子大学的抗议,就是因为他们的抗议,尽管这个抗议到最后事件爆发出来它不占那个重要因素了,但是抗议是一个引子。那么它显示的是什么呢?是南韩学生集会抗议的自由。

对于一个特招生在中国根本就不能算个事情,你想想看人家不仅是特招生,人家专门设个系,全都是关系、后门,都没有人敢抗议的。但是在梨花大学学生眼睛里面,他们就揉不得这个沙子,他们就坚持抗议,终于引起社会关注。从时间顺序来说的话,梨花女子大学的抗议在先,警方调查在后,虽然只差几天时间,但很可能就是跟梨花女子大学的抗议有关系。

另外一个,检方他并不因为嫌犯是总统的闺蜜,他就不调查了。这体现什么呢?司法独立。当然司法独立不会没有压力,就在美国这么三权分立的国家,司法还不能够完全独立,还要受政治压力,但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中国那种政法委直接插手阻止,就是说这种事情在中国连调查都不会发生。

第三个好处是,媒体它基本上是独立的,对于重大新闻它可以自由的去挖掘,当然媒体有立场,韩国也有政府代言的媒体,就政府控制的媒体,韩国是有的,美国没有,但是调查基本上是独立的,媒体的调查它不会受到警方,或者来自政府的阻止,更不会是因为调查就被抓起来。中国有很多记者调查就被抓起来了,说敲诈勒索罪。是为什么呢?记者去调查的时候,被调查的这个部门就去行贿,反过头来就说记者敲诈勒索,这个在韩国肯定不会发生,所以这就是新闻自由的优点。

最后一个就是,民众能够集会抗议要求总统下台,这个是民众的集会和表达的自由。从这个事件进展到现在的所有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都是民主制度的优势,当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它不能允许任何人来内部处理,而是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民众和媒体来监督。

以上我讲的四个环节在中国都不具备,所以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中国。不是说中国没有这样的腐败事情,而是说不会出现公开的抗议、检方不会调查、不会允许记者去独立调查。所以中共的制度它从来就不能够阻止政治腐败,阻止的就是曝光腐败。所以这个区别就是说,一个民选官员在民主社会他可以被监督,在独裁社会他不能被监督,至少不能被公众监督。你比较一下哪个更好?

主持人:关于韩国的国民传统和道德我们几年前做过一期节目的,当时的题目就叫“韩剧软实力和国家形象”,从韩剧里面我们能看到韩国人他对这个传统理念是非常坚持的,韩国的主流社会对传统的理念也非常的推崇。我们现在就拿这个朴谨惠个人来说,我这里不是说她不好,我们只是作为一个例子来讨论一个现象。她自己就曾经说过:“人要活的正直和真诚。无论遭受多大考验,只要视真诚为道路上的灯塔,绝望也能锻炼我。”她的话语当时为她赢得了非常多的尊敬。

那么我们会看到不光是她啦,其实很多韩国政治家经常在道德、金钱方面都会有一些问题,那么为什么他们主流这么推崇传统观念,但是到实际生活中就会出问题呢?

横河:首先是说她出问题,她这个出问题实际上是“闺蜜干政”。“闺蜜干政”它从个人来说的话,很可能是跟她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她父母都是被暗杀的,在精神上就是这一家人给了她支持,所以她把个人的感情带到她的工作当中。这肯定是不对的。但相比起中国大陆的这种家族性的腐败,这是不能比的。只是说韩国人的要求更高。

所以从这个事件我们看到的是,韩国国民对这个传统价值和政治人物的道德要求是相当高的,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他是认真对待的。就是拿什么标准来衡量,就是韩国的衡量标准仍然是以韩国社会所公认的一个道德水准来进行衡量的。政治人物腐败总是有的,我们不能以政治人物的腐败作为标准来看这个国家的道德水平,而是要从民众对政治人物的要求来看这个国家的价值观和道德水平。从梨花女子大学对特招生的抗议,到媒体和公众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正好说明这个国家的整体价值观还是符合普世价值的,正好是说明这个。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说在大陆虽然官媒是比较隐晦的,但是网上有比较露骨的说法,说这件事和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有关系,他们说这是被惩罚了。虽然这两件事情您刚才也解释了,这个萨德反导弹系统跟这个事情表面上是没有关系的,那内在有没有一些连系呢?

横河:其实我觉得还是没有什么连系,不能说萨德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特别不能说因为萨德系统就受惩罚了。其实是反过来的。萨德它本身是一个防御系统,对其他国家没有威胁,它不是进攻性系统。如果不是中共纵容北朝鲜接二连三的核试验的话,南韩就没有必要去部署萨德。

而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的话,北朝鲜的核爆受害最大的其实是中国的东北。所谓“养虎为患”的话,其实是中共养虎为患。中共纵容北朝鲜,结果北朝鲜所做所为反过来危害了中国的利益。因为万一这个核试验出了什么事的话,受害的是中国民众。如果说做了什么事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或者做了什么事情反而自己受惩罚的话,实际上是中共在萨德系统上,不是南韩。如果说南韩因为什么事情受了惩罚的话,那完全不是萨德系统,是另外的事情。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韩国的历史,自从李承晚时代开始,历任的总统都是灾难重重的,要不就是刚下台就被查,要不就是下了台就被迫自杀。有人说这些总统的遭遇都是跟韩国动了龙脉有关系。那您在以前节目中也经常会谈到天意,那您觉得这里面,就是朴谨惠这次遭遇这样的“闺蜜门”,有没有天意的成分在里面?

横河:我倒是看到了一个跟天意有关的说法,要比这个萨德反导系统的说法有道理的多。南韩属于东亚儒教文化圈,它的文化作品当中也很强调传统文化,这个我们以前讨论过了。但是今年它却做了一件和南韩的文化和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的事情。南韩的国营电视台KBS旗下有个剧场,原定在5月6日开始一连3天在首尔上演4场神韵艺术团的演出。

今年1月份KBS电视台单方面取消租约,神韵主办方就起诉,南韩南部法院曾经判决神韵主办方胜诉。但是这以后KBS又提出上诉,因为KBS是政府的,韩国法院就在中共领事馆的胁迫下,推翻了原来的判决,就同意KBS剧场取消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这时候离神韵正式上演已经不到两天了,所以没有办法再上诉了。

法庭上曝光了两份中共驻韩国领事馆的公文,证明是中共利用中韩两国的关系,特别是KBS影视产品在中国的市场作为威胁,公然干预韩国内政。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呢?是在今年5月份判决的。以后韩国就开始连续出事了,就今年就出了几件事:一个是航运公司,韩进是韩国最大的航运公司,世界第七大航运公司,破产了;三星旗舰Note7电池爆炸引发重大危机,这可不是一般的危机,就整个他们把这一个旗舰产品就彻底取消掉了;再加上这次“闺蜜门”事件,一个国家几个月连续出现这么重大的政治、经济危机,这种事件是极其罕见的,所以我认为这个事情很可能就是跟天意有关。

主持人:虽然这几个事件都非常罕见,但是我们并不能把这几件事件就直接跟那个取消神韵演出去挂勾。就像比如天气预报有的时候会跟那个股票的走势会重合,但是你并不能说这两件事情是相关的。您为什么说这个它不可能是偶然事件?

横河:第一个,它时间有前后关系,就是说5月份取消神韵演出,7月底就出现了梨花女子大学抗议,到10月底就延续到了朴槿惠的危机。7月底出现抗议,8月底韩进海运就破产了,到10月份三星的Note7一开卖就出事。它每一件事情独立的,都是轰动世界的大新闻。出一件事情你可以说是偶然的,出两件事情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了,到三件事情一出的话,那一定是有一个相关的原因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是,类似事件不只一次出现,2010年,希腊政府官员在和中国的中远公司高层见面以后,原定于6月3日和4日在雅典音乐厅的神韵晚会被以技术故障而无限期推迟,此后希腊的经济持续恶化陷入全面危机,我们知道希腊政府基本上破产了。

像这种事情就是说如果你单独的看,你都可以说是偶然事件,但是如果你连在一起看的话,你就很难再把它完全归咎于偶然事件了。就像当年2002年的时候,江泽民访问冰岛,冰岛政府就阻止法轮功学员入境。你记得唯一一个因为金融危机破产的国家是哪个国家?就是冰岛。

有些事情是这样的,如果你不相信,那就没有关系,但是古人是相信的。中国历代帝王当出现重大天灾的时候,那也没人要他承担责任,他就要下罪己诏。那你可以说这天灾就是天灾,为什么皇帝要下罪己诏呢?皇帝就认为是自己治理不当才导致天灾的。就是说信神的人他可以去这么想,你不信的你也可以不那样想。

但是如果当这么多事件都发生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应该想一想了,就是究竟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来导致这些事情发生?因为神不会直接了当地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但是如果是神要把这样的事情来提醒人的话,那你说祂怎么做?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这个观点非常有意思,以前还确实没有听人从这个角度来解释这些事情。那么如果是天意,我还有一个问题,比如说韩国它是司法独立的,当时取消神韵演出,这个是韩国的法院做出来决定,按理说是跟总统没有关系的,那这个惩罚为什么不是针对这个司法系统?而是说针对到一些公司啊,甚至会牵连到总统,为什么不是针对性的?

横河:严格的说,其实这个还不能说是上天的惩罚,只能说是警示。因为它没有到达惩罚,神真的要惩罚起来,可能不是这么轻的,所以这只是一个警示。但是仅仅是个警示,它的针对性是相当强的。因为这几个事件背后,虽然我们知道中共是最主要的因素,但是具体执行的却都是这些国家的政府。

韩国这个事情最起源是政府的电视台,国营电视台,并不是普通的民间机构,而法庭只是顺应政府的要求做了错误的判决。所以政府的作为违反了自己的价值观,甚至违反了自己的法律。像韩国法庭的判决,它其实违反了一个最基本的,就是合同契约。当剧院和神韵主办方签订合同以后,任何法院的判决应该是尊重契约的,契约是民主国家最基本的精神,就是民主国家的基石就建立在契约基础上。政府他是国家的代表,政府违约了。如果神要给一个警示的话,那你说怎么办?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韩国政府屈从中共压力,因为中共政府拿KBS在中国市场的利益来威胁它,那它屈从了中共的压力,它到底得到了多少利益呢?

横河:实际上为了利益放弃原则的话,利益就是得到了它也不会长久。还有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的国家是不能跟魔鬼签约的,中共它就是魔。你跟魔鬼订约的话,那么历史上有很多故事,你一旦跟魔鬼订约的话,你的灵魂就没有了,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

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韩国当时为什么要服从中共呢?它是以韩国文化产品有一个中国市场被中共威胁的,但是一转眼中共就不认账了。你看今年萨德反导系统一出来以后,中共马上就发了一个“禁韩令”,韩国的文化产品在中国市场立刻受到惨重的打击。也就是说你跟它订约以后,它是得寸进尺的,而且那个约也可能只是暂时的,下一个事件你又要屈服。一旦跟魔鬼订约以后,你就要一步接一步的往后退,最后你要把自己所有的价值观全部放弃,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放弃可能都不够。就是说以为和中共签约就可以得到利益的想法本身都不会兑现的。

主持人:那我们剩的时间不多,我们赶快再来讨论一下美国的大选问题。那美国在大选的前10天,FBI重启了“电邮门”的调查,引发的因素也是希拉里的闺蜜。大陆媒体对这一次美国大选的介绍,一直就在说它们是一团糟,特别是“电邮门”的重启更让大陆的媒体找到了借口说,你看,这个民主制度就是一团黑暗、一团混乱。您怎么看?

横河:这里其实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这次的美国大选确实有一个特点,都是挖对方的个人丑闻,就让人家看起来美国的总统候选人私生活这么糟糕。但是你如果换个角度看,他们去挖对方丑闻的目的是为了让选民不要选对方。为什么要挖对方的私生活丑闻呢?正说明在美国选举总统也好、选举官员也好,它是要以个人操守作为衡量标准的。

主持人:就是他的个人操守是他的基本保障。

横河:对。他仍然认为选民们要以个人操守、个人的道德来作为衡量标准的。要不然他挖这个干什么?就是把个人操守要放在公众面前来检验,他能不能担任公职,至少说明这一点。至于现在的候选人是不是符合这个标准,能不能选出人们心目中认可的人来,那是另外一回事。在中国就没有这个条件。这个官员在担任职务之前,你是不会知道他的个人操守,他担任这个职务以后,他再怎么腐败,你也不能知道他的个人操守,而甚至连揭发出来以后还轮不到你去监督,还得是党内自己监督。

这实际上是一个预防措施,防止个人操守不行的人当选总统。当然从现在看来能不能起到预防的作用,可能要打个问号。不管怎么说的话,它的机制比这个独裁政权的黑箱操作更能够事先预防一些个人操守很糟糕的人进入政界担任公职。

另外一个问题,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论,就是讲FBI重启“电邮门”的调查,在这个时候是一个阴谋论。其实美国人的阴谋论更强,美国对任何事情都有一部分人用阴谋论来解释,包括登月,说登月从来没登过,就是阴谋。这个阴谋论有什么好处?阴谋论是针对政府的,他们本能的对政府不信任。所以美国民众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用阴谋论来监督政府的,就是政府是被放在放大镜下面的,被民众监督的,这其实是一个民主制度的优点。

至于说FBI重启“电邮门”调查,其实它还有一个追究的问题,就是事后追究。这个事情谁的责任?FBI的首脑他要不想最后变成任何一方的替罪羊的话,他拿到这个消息以后,他没有其它选择,他必须拿出来,因为事后没有人替他承担责任,为什么你知道了不说?所以为了防止事后的追究责任的话,他也只能这样做。

这其实倒反映了在民主制度下,它有一套完整的追究责任的机制,使得担任公职的人、承担一定责任的人,他必须要考虑到事后是不是能够保证他对宪法负责,他对选民负责了,对这个国家负责了,而不是更多的效忠个人。况且他是按照程序向国会报告,而不是向媒体曝光。

民主制度也不能防止个人的腐败和个人搞阴谋,但是民主机制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防这样的事情,而且一旦这样的事情出来以后,它有一套完善的机制可以去调查和惩治。美国媒体现在对这件事情的挖掘、政府的机构的调查,这恰恰说明相对来说的话,民主制度比独裁制度有更多的优越性。

主持人:那在重启“电邮门”调查之前,我们知道柯林顿的领先优势是一路领先的,那么这件事情一出来,选情就发生了比较大的逆转。到目前为止,希拉里的优势已经岌岌可危了,虽然还没有尘埃落定,她的选情已经非常胶着了。那您觉得这二位,当然在美国都没有发生阻止神韵演出的事情,那您觉得这两位选举人,他们能不能从韩国总统遭遇的情况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横河:只能说希望如此。实际上要看谁考虑神的因素,谁相信天意,和自己能不能顺应天意。我觉得它是应该有影响的。

--转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6-11-10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