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三

五月飞雪——石家庄奇冤

撰写:俞晓薇

被迫害致死的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左志刚。 (明慧网)

人气: 349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1日讯】2001年5月30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气温骤然下降,火热的天气忽然变得异常阴冷。附近的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了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百姓们议论纷纷:六月飞霜,定有奇冤,而现在还没到六月呢。纷扬的雪花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冤情?

冰冷的五月

她曾经是个幸福的未婚妻。2001年5月30日晚上,志刚失约了。下午三点多,桥西公安分局的人到中山路的瑞光计算机公司,把志刚带到了兴华派出所。他一夜未归。第二天,志刚还是没有回来,两人拍摄结婚照的计划落空了。她焦急地等待,不料等来了志刚的死讯。警察对左爸爸、左妈妈说,志刚“自杀”了。她不相信!他们全家都不信!一个33岁、身体健康、工作顺利、正筹备喜事的小伙子,为什么要自杀?

左志刚善良、开朗、乐于助人、热爱生活。他心灵手巧,会修理电视机、电脑显示屏。在他的抽屉里、桌子上,经常摆着替别人修理的电器。志刚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时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事情总是先考虑别人。单位同事、邻居大妈都夸志刚是个大好人。志刚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是顶梁柱,父母见了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他曾征求她的意见,是否愿意和他一起照顾病退在家的二姐。她说,她愿意。可是,她和他,却被恐怖的大棒打散了。

张竹亭永远不能忘记,儿子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是5月30日上午,志刚从公司打电话回家,询问家里刚刚修好的天窗的情况。他说:“不漏了我就放心了。”多好的一个孩子!志刚从小就善良、懂事、节俭、贴心,孝顺父母,关心姐姐,从没让爸妈操过心。然而,就在全家欢天喜地为他准备婚事的时候,他走了。布置好的新房原样没动,她舍不得啊。她时常走进去看看,对着空空的墙壁,喃喃自语:“如果志刚回来就好了。”

左耀新万万没有料到,在自己准备含饴弄孙之际,却接到儿子死亡的消息。那一年五月的最后一天,噩耗从天而降,撕碎了他的心。

2001年5月30日晚上7点多,兴华派出所的人在抓走志刚后,又到左耀新家里搜查。他们要找什么?“罪证”?志刚是人见人夸的大好人,为什么公安局、派出所要把他当成坏人呢?就因为他炼法轮功?

5月31日下午5点多,左耀新接到桥西公安分局的通知,让他到3302保卫科见面。他们询问了他两个小时后,对他说:“左志刚已经于早晨6:30左右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留置室上吊自杀了。”

好似五雷轰顶,左耀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时隔一天,儿子就没了?“自杀?”他们非法抓人,一夜之间害死了志刚!

6月1日上午,桥西公安分局向左耀新和张竹亭“解释”经过:5月30日下午,在兴华街派出所,公安人员对左志刚进行了询问,到晚上9:30左右结束,当时左志刚心态平静。第二天早晨7:20-7:40之间,监管他的联防队员为他买了早饭,看到他准备吃饭,就去打扫外间的卫生,大约6、7分钟后,发现左志刚用自己半袖上衣在铁栅门上上吊了,经抢救无效死亡。他们没有出具法医鉴定书。

左耀新和张竹亭强烈要求去看现场和遗体,公安局先是百般推脱,最后直到6月2日才让他们到兴华街派出所看现场,当时现场已被破坏,但家属还是找到了疑点。首先,铁栅门只有1.6米高,而左志刚身高1.72米,怎么能在铁栅门上上吊自杀?左耀新问公安局人员,儿子被抓后,有人看着他吗?回答:“当然有人看着。”既然派出所的留置室24小时有人看守,里外仅隔一道铁栅门,看守人员既看得见也听得见,怎么可能让一个大活人自杀?再者,被看管人员死在监管场所是重大责任事故,如果被害人是自杀,公安一定会保留现场的自杀证据,为什么要把现场破坏掉呢?

在火葬场,家人查看志刚的尸体时发现,志刚的面目正常,没有一点上吊自杀造成的双目外突、舌头在外的特征。在左志刚的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还有血迹。他的背部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显的伤坑,后背大面积的皮肤是紫色的。他的头部有伤,左脸部和腮部都有钝器击打造成的肿块,右耳全部是紫蓝色,而他的衣服上没有血迹。另外,公安分局说左志刚是将上衣撕成布条、卷成条后上吊的。家属们看到,左志刚当天穿的衣服好好的,并没有撕成布条。

家属多次要求桥西公安分局出具尸检报告,但分局推脱说不让看,一个劲儿地催家人办理遗体火化手续。直到2003年7月11日,左耀新和张竹亭不断上访,才拿到了法医鉴定书的复印件,没有附照片。检验意见是“分析为生前缢死”。

河北政法委密令

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家中的孝子、单位的敬业员工、快乐的未婚夫,一夜之间被害死。如此杀人命案,居然不能进入司法程序,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继续作恶。上访信、控告状寄了无数份均无回音。最合情合理合法的重新鉴定申请无人受理,因为左志刚是法轮功学员,河北省政法委秘密下令,不让立案。据说检察院曾经想介入调查,却不了了之。这是什么世道!

在左志刚遇害后的5年多里,两位七旬老人抱着儿子的遗像,走遍了区、市、省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人大、政府、新闻单位和多家律师事务所,跑断了腿,流干了泪。他们要求调查左志刚被迫害致死的原委及法办凶徒,得到的回应是:法轮功的事,不管。还有人说:“管公安局的事,不是脑子有毛病吗?”左志刚修炼法轮功,所以他的案子成了“政治事件”。公检法不给立案、不让律师接案、不让记者报导,而且就连左志刚的遗物也是在家属多次强烈要求下,于2005年才被归还了一部分。

2006年5月21日凌晨5点多,左志刚的母亲下楼遛早儿,被守在楼道里蹲坑的警察拦住,几条大汉强行将老人截回家里,还要进门查看,被老人严词拒绝。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李军现场指挥,带来了好几辆警车和一大帮警察,兴师动众、如临大敌,非说老人要出远门。直到5月23日,还有一辆警车在楼下24小时盯守,只要老人出门,警察就死皮赖脸、明目张胆地跟踪。国库里的钱都用在迫害好人上了,这样的国家还有希望吗?

回顾漫漫伸冤路,左耀新说:“我们访问过很多记者、律师,他们都表示无奈,因为他们的上级有指示不让他们管。市公安局,省、市检察院,省公安厅、纪检部门都有申诉。他们有的表示同情,但说此案子挺大,不是一时能够解决;有的部门就一句话,‘法轮功这个事一律不管’。有的部门连接见都拒绝。总之,他们就是不管。”

“当权者可以随时随地抓人、害人,我们的电话他们老在监控著。我也不怕,儿子都死了,我们已经老了,他们要弄死我们,就随他。我们生活已经很困难。”

桥西公安分局拒绝为左志刚出具非正常死亡证明,为了讨还公道,完整保留证据,两位老人拒绝火化儿子的遗体。他们多次正告公安:“要想火化尸体,除非先活烧了我们。”

2007年4月26日,石家庄燕赵都市报B05版登出公告:石家庄殡仪馆以60天为限,欲在2007年6月25日过后销毁遗体。其实早在2006年6月石家庄殡葬管理处已经出过同样的公告,当时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左志刚的遗体又保留了一年,而这一次据悉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

左志刚的未婚妻听说遗体要被强制火化,匆匆赶来,对着左耀新和张竹亭含泪叫着:“爸、妈!”三人哭成一团,亲友们泪如雨下。

自从看到强行火化的公告后,70多岁的老人又开始新一轮的上访。他们找到桥西公安分局的相关领导,要求批准家属委托的律师和法医介入案件重新鉴定,调查真相。相关的领导先是表示要“研究研究”,然后推脱,让老人去找检察院、法院解决,再之后反而污蔑二老闹事,不让进门。接待的警官嚣张地说:“律师算什么?”桥西公安分局领导以前的说法是,如果不服鉴定结论,可以自己找法医重新鉴定。当家属真的找到了敢于维护公正的法医时,国保大队长邓印林又欺骗家属说,法律规定,不允许家属自行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必须在河北省二院做解剖鉴定。一个2001年参加鉴定的检察院法医还信誓旦旦地说:“用党性担保鉴定结论是真实的,确实是自杀。”有哪个正常人会相信这种“党性”的保证?在这块土地上,中共以“党性”为由迫害的好人、制造的悲剧还不够多吗?

白色的莲花

左志刚被害离世,在亲属中引起了巨大震动。两百多名亲人,亲见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这场对“真、善、忍”的疯狂迫害,使得千万个家庭支离破碎、陷入无边的痛苦,也给社会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思念志刚,人们潸然泪下。这位原石家庄电视机厂的技术员、飞利浦计算机显示器的认证维修工程师,兢兢业业地工作,和善可亲地待人。他经常义务帮助别人修理电视机,他还曾经毫无怨言地照顾病床上的友人和亲人,却不计较他们曾经对他的伤害和冷漠。这样一位好人,在新婚前夕被迫害致死,天理不容!

2007年8月7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了“追查河北省石家庄市迫害法轮功学员左志刚的责任人的通告”,追查的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有:河北省石家庄市政法委书记栗进路,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张石余,政保支队大队长邓方、警察王晓峰、李兴山;桥西区公安分局局长张金池、副局长赵新建、杜丙辰;国保大队长李荣旗,警察邓印林、侯文华、姜玉贵;石家庄市维明街派出所(原兴华街派出所)所长王建华,警察孟林海、白援吉;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法医谷建平,石家庄市公安局法医李根明、赵奇,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法医王建兵(出具虚假尸检报告)。

2015年5月以来,已经有近21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江泽民的反人类罪,要求将迫害元凶绳之以法。几年来,在现政权的反腐“打虎”和清理官场的行动中,多名河北省官员落马,其中包括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省委书记和政法委高官等恶人。善恶必报,因果不虚。所有参与迫害左志刚的单位和个人,决不可能逃脱正义的审判,必将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接受惩罚。

小左走后,有一天,他的亲人看见,他穿着黄衣回来了,和以前一模一样。在他的遗像前,两根白色的蜡烛,点燃后滴成两朵莲花。白色的雪花、纯洁的莲花,为这位善良的青年飘落、开放。

参考资料:
1.《33岁工程师遭迫害致死 6年后恶人再谋毁罪证》,2007年6月10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 黄凯莉,《凶徒仍逍遥法外 左志刚父母拒绝火化爱子遗体》,2006年7月15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左志刚至今未能昭雪,遗体仍未火化》,2005年6月12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4.《走完人间正道的左志刚》,2001年7月1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5.《六月飞雪,人神共愤》,2001年6月8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6-12-01 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