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习近平的“核心”之战(4)

10月27日,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结束,会议正式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Getty Images)
人气: 244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报导)10月27日,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结束,会议正式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此前江泽民的“核心”地位,从未得到过中共内部的承认。习近平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能够在“江核心”还在世之时,以“习核心”取而代之,中间经历了不少恶斗。

(接上文)

落马高官都是江派“大老虎”  

纵观习近平被封“核心”前后的三个月,“打虎”有如下动态。

9月18,中共最高检察院消息,备受瞩目的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其为落马的前副国级官员——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的哥哥。令计划因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于今年7月4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令计划没有被公开的罪行,不仅是其参与了妄图废黜习近平的政变阴谋,而且是主谋之一。他自始至终都是江派的核心人物。据此前报导,胡锦涛本人说过令“根本不是自己人”。令计划作为安插在胡身边的一个权力监控者,而被江派安排当上胡的贴身大秘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令计划是作为“暗钉”被江泽民安放在胡锦涛身边的,这通过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长后的作为得到进一步证实。令接手统战部之后,统战部加强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积极迫害法轮功的这一行为令他的卧底身份暴露无遗。

此外,今年10月过堂的“老虎”,排第一位的“巨贪”是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白恩培,其被控受贿超2.4亿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排在第二的是朱明国,受贿金额1.41亿余元。

白恩培10月9日被判死缓并决定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  白涉及包括令计划、周永康等在内的众多贪官案,习近平亲自批语“罪大恶极,令人发指”。

白恩培是周永康的马仔,落马后被陆媒起底,其曾因贱卖国有资产给周永康的马仔、涉黑四川富豪刘汉兄弟而遭实名举报。而刘汉与周永康儿子周滨是生意伙伴。

2003年,经白恩培批准,与刘汉相关联的宏达股份以1.53亿元的超低价收购了市值5000亿的亚洲最大铅锌矿——兰坪铅锌矿,并持有该矿业60%的股权。

报导披露,白恩培落马后交代,周永康任职四川省委书记和调任北京后,曾亲自致电给他,希望他能够对与周滨关系密切的兰坪县铅锌矿收购项目给予关照。

11月11日上午,曾任广东省政协主席、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兼省委政法委书记、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大陆媒体《界面》报导称,多位官场人士表示,朱明国的落马与周永康案脱不了干系。“在海南当副省长时,朱明国就是政法委书记,去了重庆也是,回广东又是政法委书记。”

上述官场人士还透露,周永康接受调查后,有人在周永康家被查封时看到朱明国的一封效忠信,朱明国曾把个人简历和效忠信送过去,请周永康提拔。

同一天,前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长、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赵黎平一审被判处死刑,成为中共十八大后首个获死刑不缓期执行的落马官员。

陆媒报导赵黎平时提及赵多次陪同周永康考察的经历,显示赵与周的关系非同一般。如2005年、2009年赵黎平曾陪同周考察伊利集团。2011年,赵黎平亦陪同周永康前往蒙古国访问。

2015年3月,《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财经网上刊文称,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人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在中国官场,“遮天蔽日”有擅权、谋反的意思。周、薄、徐、令四人在政法系统、党系统、经济系统、军队系统大量安插了自己的人马。

随着这些贪官的落马,人们不难发现,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核心成员,除巨贪,涉政变外,且都有一个共同特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

1999年以后,这些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江派官员纷纷上位,在中共高层、军队和地方占据重要位置。

2016年1月,明慧网曾集录了106名中共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的情况,无一例外,个个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评论说,为了维持这场伤天害理的迫害,贪腐已经成为江泽民刺激官员作恶的基本模式。有人在名利的诱惑下,泯灭良知,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因此而升官,因升官而获得更大的权力,因权力而贪腐受贿。结果是因迫害而起家而升官,以贪腐受贿罪名而落马、入狱。

民间舆论说,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都是贪腐之徒,今天落马正是因为他们昨天迫害法轮功得到的报应。

大纪元此前也报导:因惧怕迫害法轮功最终遭清算的江泽民主导了废掉习近平的政变计划,曾庆红是主谋,周永康和薄熙来具体实施,并企图在中共十八大上让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的职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待时机成熟后,联合江泽民军中势力,在“十八大”后两年内,赶习近平下台,推薄熙来上位。

确立“习核心”的理论

在此背景下,习近平要想顺利施政,就不得不大力反腐查黑幕,掌控所有高层的问题,进而清理门户,为确立“核心”扫除障碍。同时,当局也要为确立“习核心”做理论准备。

2015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专题教育方案》。

同年12月底,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三严三实”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对政治局提出四点要求,其中第一点是“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第二点是“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有很强的看齐意识,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

2016年1月7日,政治局常委会全天开会,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高法、高检党组工作汇报,听取中央书记处工作报告。

港媒《动态》专稿表示,因为人大、国务院、政协的党组书记分别是张德江、李克强、俞正声,他们在常委会上的角色变成了“汇报者”。这标志着奉行“集体领导”原则的政治局常委会变成了“君臣对”。

会上,习近平要求通过深入学习贯彻党章和《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这段话中出现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也出现了“核心作用”、“领导核心”,

至此,“四个意识”的原材料已经准备齐全。

最先对“核心”、“看齐”心领神会、一点就通的政治“明白人”是两位省级大员。仅仅一天之后的1月8日上午,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重要讲话。

黄的效忠讲话中出现了“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和“向习总书记看齐”两个新词组,从此成为各省表态的标准版本。

另一位“明白人”是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同样是在1月8日,李希主持召开辽宁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强调:“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一是要坚决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这是“四个意识”的首次完整亮相。

从1月11日开始,各省诸侯空中接力,纷纷在公开场合就“维护习核心”、“向习看齐”、“四个意识”展开效忠表态竞赛。集中表态活动一直持续到2月中旬。一共有19位省委书记在表态中说到了“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2016年1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从政治局层面首次提出了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随后,核心意识开始被媒体和舆论热议。

半年之后,“习核心”表态竞赛的最末两名是王儒林、强卫(已在63岁被提前退居二线闲职),不仅不承认“习核心”,连“四个意识”也不肯乖乖背书。而表态竞赛的几位佼佼者中,黄兴国落马,陈全国、李鸿忠升迁,李希得到了将整个辽宁官场推倒重来的尚方宝剑。

六中全会之前之中,当局全方位向“习核心”冲刺。

10月18日,《人民论坛》杂志网推出调查报告,进一步表示出对习近平核心地位的高度期待,称习的大国领袖特质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由衷认同,越是崛起的关键历史时期,越离不开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和引领时代的领袖人物。

10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要“锻造一个更加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

10月26日,《解放军报》发文称,“一些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的解决,迫切需要一个坚强的中央领导集体和领导核心。” 当时正在召开的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研究了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保持高度一致。

习江博弈必定有一个总的解决

“习核心”可谓已经从政治暗示的幕后,走到了政治表白的前台。

值得注意的是,六中全会公报在增添“核心”的同时,也增加了对领导人“禁止吹捧”、“坚持集体领导,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的条文。

在习近平对外形象和内部权势都迅速扩展的气氛下,如此绝对化的语气,十分耐人寻味。这背后,极有可能存在着政治博弈。

自由撰稿人陶仁分析, 可能性之一,是这两条规矩并非针对习本人,而是用以规训中共高级干部和地方党委书记挑战中央权威的情况发生。

另一种可能,是对手阵营对“习核心”的反击。作为“十七大”时异军突起的接班人,习近平在北京的根基并不牢固,上任后4年的反腐,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中并非没有对立阵营。

陶仁表示,对手似乎希望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位最高领导人的权力有所限制,维护“集体领导”的底线,则说明习对于中央委员会的控制还不够,对手选择在“核心”这一名义称谓上让步,来保住现有制度的实体。

对手看重、担心的是,对习近平个人宣传的反响是否会助力于习实际权力的增长,让习近平在政治局乃至中央委员中有更多专断的资本,使其它政策也都像“反腐”一样,具有不可颠覆的民意基础和正当性。

2015年4月13日,王岐山曾在中纪委派驻机构建设工作培训班开班式上表示,中共出现了危险和挑战。“这个挑战最让我们担心的是来自内部,来自于国内和中共内部。”

大陆体制内专家、前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在接受外媒专访时表示,通过六中全会,习江之间的博弈要有一个总的解决,不把这些“大老虎”、“老老虎”拿下,中国的事情没法推进。而现在,这个时机已成熟。

“习核心”接下来会做什么呢?

辛子陵说,习近平在确立了他在党内的最高领导人核心权力之后,实施政治体制改革,包括“六四”、法轮功这些问题都将得到解决。

有传闻说,习近平有可能会实施总统制,改变中国的政局。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7月30日在台湾演讲时证实,大陆有人提议改成“总统制”,习近平担任两届总书记后修宪,再担任第一任总统当五年,等等。

但更多人士认为,在中共的体制内改革如同水中捞月,只有解体中共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台湾著名政治学教授明居正表示,在苏联、在东欧,都有过类似中共这样的核心领导,但这些国家的共产党都解体了。习近平现在反腐面对的,不光有利益受损的太子党、地方省级大员,还有千千万万的贪官,他们结成“贪腐共犯”结构,极大地阻挠习的改革。“习要改革,唯有改掉中共,才是唯一正确的路。”

大纪元特稿《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说,习近平在清理江泽民派系的人马中,无论是在党内、军队、政界、商界还是在外交、国安、公安、文宣等系统,都得罪了无数的人。江泽民“腐败治国”的理念造成“无官不贪”的官僚集团,同时也对习心存怨恨。所幸由于江系人马恶贯满盈,名声极坏,习的行动深得民心。也因江泽民迫害佛法,罪业弥天,习的行动顺天而为,也必得到天意眷顾,所以有惊无险,走到今天。(全文完)#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2-03 1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