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四

姚远鹰的故事之二:迷茫中走向成熟

姚远鹰在研士研究生的实验室内。(姚远鹰提供)

人气: 21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叶蓁报导)走近法轮大法,姚远鹰拥有了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童年,但是在三年后,她的内心充满了迷茫、困惑。那时,远鹰刚上初三。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严酷迫害。一夜之间,好人成了“坏人”,信仰成了罪状,“法轮功”成了导致人人自危的敏感词,姚远鹰一家也面临着进与退、抗争与妥协的考验。

迷惘之后的坚信

从远鹰上学以来,父母为让她专注于学业,几乎不看家里的电视。法轮功被非法镇压的消息,还是远鹰舅舅告诉他们的。一打开电视,他们发现几乎所有频道都在铺天盖地地污蔑大法,让远鹰非常震惊。她说:“我当时心里特别不能接受,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被电视台这么说?”

远鹰所在的中学,每个班都被强制举办一场批判大法的班会。她记得,有个父母在市政府工作的同学受毒害最严重,在讲台上声泪俱下地说着污蔑大法的言论。远鹰听他讲的内容都是新闻宣传的那些,在惊愕之余,也觉得非常滑稽。没有电脑、网络,也无法和同修联系,远鹰一家无法接触外界信息,加上学业越来越繁重,远鹰说自己在迫害开始后陷入四五年的迷茫期,但是内心深处,她对大法真相充满了期待。

转机就出现在2003年,远鹰刚考入河南师范大学,她的姨妈给他们一家送来宝贵的资料,是几份真相光盘,其中包括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影片《伪火》。看到了多年祈盼的资料,远鹰内心的疑团逐渐解开,她知道法轮功为什么被迫害,以及中共的邪恶本质。

了解真相的姚母抓紧时间向亲友讲真相,联系当地同修,还与同修相互配合,一起去公安部门讲真相,要求释放被非法逮捕的同修。由于一家三口修炼的难得环境,更多的同修来到远鹰家,互相交流修炼与讲真相的心得。母亲和其他同修的行动感染了远鹰,她觉得自己曾在大法中受益良多,难道不应该主动学法、炼功、讲真相,把之前虚度的时光弥补回来吗?

姚远鹰刚到美国时,在渔人码头留影。(姚远鹰提供)
姚远鹰刚到美国时,在渔人码头留影。(姚远鹰提供)

讲真相 三退

远鹰把向同学讲真相作为自己的重要项目。“最开始我还不懂怎么讲,心理压力也很大,几乎身边的人都反对大法,你仿佛能感觉到空气中压抑污浊的物质。”最早尝试讲真相,是在远鹰大学的八人间宿舍里。室友们聊天时,一个女生突然谈到毛泽东的坏处,宿舍一下子炸开了锅。其他室友纷纷反驳:“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女生就跟大家解释自己了解的中共历史,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法轮功。

远鹰觉得时机到了,加入谈话。她发现室友们都对天安门自焚伪案存有误解,她就以第三人的身份,重点给她们分析《伪火》中曝光的几大疑点。“我给她们讲,新闻慢放时,你能看到刘春玲试图站起来,身后却有个穿军大衣的人用棍子一样的东西往她头上打;那个小女孩,烧伤后不可能浑身裹着白纱布,不在无菌病房治疗,做了气管切除手术不到一周怎么能说话唱歌?”

远鹰的话石破天惊,室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继续解释,专业医生其实很容易发现这些漏洞,只是我们缺乏专业知识,很难看破中共谎言。有的说以前看到老师们炼法轮功,还觉得功法挺好的,怎么突然就被镇压了;更多人不再一味听信中共宣传的言论,开始反思。

刚入学时,学校就给新生办讲座,散布污蔑大法的谣言,还禁止同学私下里谈论大法。远鹰走出讲真相的第一步,克服了重重阻力和压力。她回忆说:“当听到别人说的都是中共造谣的完全错误的事情,而我明明知道事实真相,心里真是着急。那种想让他人了解真相的急切心情盖过了怕心,我就鼓起勇气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姚远鹰读博士研究生期间,在北师大校园里与老师同学合影。(姚远鹰提供)
姚远鹰读博士研究生期间,在北师大校园里与老师同学合影。(姚远鹰提供)

早期讲真相,远鹰还不太成熟:“我看的真相资料太少了,也不知道上明慧网,只能在寒暑假回家时,抓紧时间多看些真相光盘、小册子,学习讲真相方法。后来还有考研压力。”大约2004年前后,远鹰家购买了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成立资料点,她有了更多的机会了解、学习,讲真相越来越有力度。

“上研究生后,我给更多同学讲真相,包括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被中共迫害的情况。多亏了用心制作真相小册子的同修,让我们大陆同修及时了解真相。每次看完后再去讲真相,真的很容易。”她还学会了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讲述真相。

信仰神佛的,她就从中共宣扬无神论切入话题,帮助他们看清中共本质;对政治感兴趣的,她就从中国历史、社会现状说起,让他们更容易接受大法真相;而关系特别要好的,她会坦诚告知全家修炼的情况,用自己的例子证实大法;如果碰到缘分更大的,她会在讲清真相之后弘法,推荐他们学习大法。

宿舍有个室友信佛,接受真相后,远鹰告诉她,如果身体不舒服或者遇到什么危险,记住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可逢凶化吉。有次那位室友真的突然发病,非常痛苦,她想起远鹰的话,诚心默背九字真言,身体的痛感奇迹般消失。

还有一次,远鹰戴着耳机听讲法录音,一个同学凑过来问她听什么。远鹰意识到这是讲真相的好时机,就告诉她是《转法轮》。同学惊讶地说:“这不是不让炼吗?”远鹰就从大法基本修炼原理、教人向善的原则讲起,说到自焚伪案,还有“三退保平安”的大潮。

她说:“中共从建党到现在的历次运动,杀害八千万中国人,最终一定要被清算的。学生入团、入党时,都发誓为它奋斗终身。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不要跟着它一起遭殃啊。”同学一听,爽快地答应“三退”,还问能不能帮她全家都退出来。远鹰给了她几份真相资料,告诉她必须家人本人同意,才可以给他们退,可以先让他们了解真相。

远鹰回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从硕士到博士,我几乎跟班里的几十名同学都讲了真相。”

姚远鹰在天国乐团里。(姚远鹰提供)
姚远鹰在天国乐团里。(姚远鹰提供)

冒险派发真相资料

2010年,远鹰顺利考入北师大攻读博士学位,离开家乡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这时候,她已经是位成熟独立的青年大法弟子,在当地她很快找到学法点,主动参与当地讲真相的工作。10月份的时候,有同修搬到了一个豪华小区,每周末她都在这座小区的西二区内,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到晚上9、10点后,她自发组织在小区内挨家挨户发放传单的项目。

由于住学校宿舍,远鹰只有周六、周日晚才能参与发资料的项目,每次去都会戴个帽子,“乔装打扮”一番。“那个小区非常大,都是十几、三十几层的高层公寓,每栋都有密码锁,随处安装着摄像头,发资料的难度非常大。”

每次走进大楼,他们大多等到有人进出时,跟着走进去;而有时候就很巧,大门没有上锁。如果是层数少一点的公寓楼,她会一层一层走上去发,再下楼离开;如果是三十几层的,她就坐电梯到顶层,从上往下发。她说:“我们一般发资料,会放在人家门口的信箱里,或者用双面胶贴在信箱或门上。”

虽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远鹰还是遇到几次尴尬甚至危急的情况,那时候也只能凭自己的经验灵活应变。她经常在发放过程中,碰到楼下或楼上出来一大帮人,她就轻手轻脚往相反方向走。“但有时你正好在顶层,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非常紧张了。”

有一次她刚给一户人家放好资料,主人就从屋里出来,警惕地瞧着她。因为出入大楼的都是住户或其亲友,很少有陌生人能进来,如果屋主怀疑远鹰,极有可能报警,加上她身上还背着大量真相资料,就不可避免遭到中共的迫害。对视几秒钟后,屋主问她来做什么,远鹰急中生智,说来找某某朋友。屋主说不认识,便放她走了。

他们这个项目进行了几个月都没有做完。远鹰说:“小区非常大,我们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能看到大法资料的话,一定会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一直坚持在做。可是我们还没发完,就出事了。”(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2-06 1: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